轉載|跟進報導: 富臨工業行動被捕兩人保釋 警署外聲援記者會頻遭警告

[草根.行動.媒體] 2020年5月10日/記者:落草

就今日富臨員工抗議老闆剝削,無薪假變停工拒付遣散費事件,警察到場保護富臨並拘捕一名工會幹事及本媒體特約公民記者一事。截至今日傍晚,警察原不肯放人,向被捕人士友人表示最快明早才有可能保釋。其後不知何故,到被捕人士友人送完飯後,警察又表示被捕人士好快出來,可兩人各以一千元保釋。

晚上九時,職工盟與數個職工會在長沙灣警署門外舉辦聲援行動及記招。期間不斷有警員警告他們違反限聚令,更曾一度想封鎖警署外的行人路。最後記者訪問時也只能在對面馬路進行,記者訪問期間,警察亦多次以揚聲器,警告各人盡快離開,現場氣氛頗為緊張。


被捕工會幹事林小薇講述早上事發經過,指警察多次無理拉扯記者書包,當她嘗試協助公民記者時,詢問以何罪名拘捕記者,未獲回應之餘,忽然便同樣被捕。她指其實最擾亂秩序的就是警察,觀乎工會的街站,工友的工業行動,本來俱相安無事,只有當警察出現時,才會出事。可是,當建制的團體做街站,就不會被警察滋擾,明顯是選擇性執法。同時,林小薇指出警察濫捕,無法無天。

[草根.行動.媒體]的特約公民記者思苹(筆名)表示,同意林小薇對警察濫捕的指控。她回憶當時警察向她說,如果她是記者就到樓下跟其他記者一起,否則就去做茶客,可是酒樓部長說不歡迎她,警察就繼續叫她到樓下記者區。思苹指,當時樓下有大堆示威者和記者,而已上一樓參與[和你飲茶]的人被隔在酒樓的屏風後面,在樓梯頂的位置只剩下兩名工友,她與林小薇不想見到工友被孤立在那個位置被警察包圍,所以才堅持留下來。她認為警察是執行公職,那個位置最多警察,應該有鏡頭去監察,但當時絕大部份記者已被擋在樓梯下面大堂,所以警察不應有權去指定什麼是記者可以存在的空間。

職工盟主席吳敏兒則表示,這次事件顯示了政府推出的防疫抗疫2.0實在為無用,[僱主可以剝削就會剝削],而警察到場只幫助僱主,只會令到勞資關係越來越不平等,被剝削而需要抗爭的工人越來越多,到時又反而指責工會叫那麼多人出來,其實問題都是制度的問題。吳表示現時事件未解決,工會會繼續聯絡僱主,以及可能會到該集體其他分店示威施壓。

===================
有關事件詳盡報導:https://wp.me/p2HdPx-5gJ
===================

[草根.行動.媒體]

網頁:https://grassmediaction.wordpress.com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grassmediactio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actionofgrassmedia

轉載|富臨員工母親節控訴無良老闆剝削 警拘捕工會幹事及公民記者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2020.5.10
記者: 落草

今日上午,任職於美孚富臨皇宮酒樓的八位工友,聯同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與深水埗區議員楊彧,在其工作地點進行名為[和你飲茶]的工業行動,支持者趁母親節往酒樓淨飲茶,及呼籲食客罷食。是次行動之八名工友年資由六至十四年不等,根據僱傭條例,一名長工做滿兩年後,若不獲僱主恰當分配工作超過兩星期,則可視作停工(註1),亦有權向僱主申索遣散費。這次行動便是被放無薪假兩個多月的工友,向富臨追討被拖欠之遣散費。富臨沒有理會工友訴求,並召來警察阻撓行動,及後警察更拘捕職工盟的工會幹事林小薇及本媒體的特約公民記者思苹(筆名)。職工盟、楊彧及草根.行動.媒體皆譴責警方配合無良老闆打壓工人,並要求警方立即釋放兩名被拘捕人士。

(照片提供:現場人士)

工友控訴富臨不與員工共渡時艱  勞工處無法協助工人

富臨酒家於2月開始要求工友放無薪假,工友阿東氣憤地指,二月開始被放無薪假,一段時間後,才與一群同事一起被叫回去,逐個逐個人被經理叫入房簽停薪留職的同意書。經理在房內向每個人說,因新冠肺炎,市道不好,如果他們肯不放無薪假而是馬上接受解僱,那麼,次日公司馬上以臨時工的身份,以$50時薪聘請他們;如果不接受解僱就簽停薪留職,等待重新開工。當時年資長的工友都認為無理由自己接受解僱,又為保飯碗,便簽紙同意停薪留職。誰知,等了許久公司無消息。期後,又被公司叫回去,要求他們簽一張紙證明以前的工作時數和薪金,但這些數字均是比真實的少,例如工時每日減約一半,薪金也寫少了。他們不知這張工資證明的意圖為何,只知又被公司嚇,指其實他們不接受解僱轉臨時工,就有可能無限無薪假,不過,公司又不是解僱他們云云。他們心中擔憂,所以去向區議員尋求協助,這才明白到自己的勞工權利。

阿東指,其後他們向仍未被放無薪假的同事了解,原來他們也在八折出糧。同時,公司聘請了許多臨時工,如果是之前接受解僱而轉臨時工的,的確是時薪$50,如果新聘請的則是時薪$48。臨時工不一定每天上班,全看酒樓需要而定。如此,酒樓開支必定大減。

是次行動的八名工友,在三月初開始向深水埗區議員楊彧求助,再透過楊接觸到工會。之後,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亦有協助工友向富臨提出交涉,但富臨一直沒有回應,工會在5月5日及5月9日都有開街站,向市民講解富臨的劣行,惜富臨仍無回應。阿東更指出,即使勞工處致電要求富臨於3月23日與工友會面,富臨也乾脆不出現了事。

富臨亦向主流媒體表示要求工友共渡時艱,又多次向工會和工友稱不是解僱只是無薪假。其實,根據僱傭條例,工友現時狀況,可視為被停工。只要僱員根據連續性合約(連續4周每周為同1僱主工作不少於18小時,俗稱4118)不少於24個月,一旦遭受停工,則可向僱主申索遣散費。是次的八名工友亦是據此向富臨力爭。阿東指控富臨是無良僱主,自己為富臨打工多年,正式是共渡所有艱難時期,現在一出事,公司就棄員工於不顧,更將他們置於水深火熱之中。


(圖片:職工盟資訊頻道:美孚富臨現場:
現場大量軍裝及便衣警員駐守,並警告追糧工友「違反限聚令」。
工友問:我哋嚟追糧,要佢找數,點解會係犯法?
#藍店不了 #富臨找數)

工友遭遇證抗疫2.0荒謬 富臨若申請保就業或可獲1.6億資助

政府於上月 8 日推出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其中保就業計劃提到政府將向僱主提供工資補貼,以 2020 年 1 月至 3 月中任何一個月份的 50% 工資計算,工資上限為每月 $18,000,為期 6 個月,而僱主則須承諾在補貼期間不會裁員,並把補貼金額百分百用於僱員工資。不過,當時多個不同團體皆指出,不能裁員不代表不可以減薪和放無薪假,更不代表所有層級僱員都會獲發同等的五成工資。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推出的翌日,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已明確地表示,僱主若申請基金,就「不可以減少任何『人頭』」,而政府亦「並非檢視每名員工,因為若要檢視一、二百萬名員工的情況,計劃的申請程序及整個系統的設計都要十分之長的時間」。

由於長工工友的薪金開支遠高於請臨時工,因此富臨僱員的總人數在「人頭」的數字上並無變更,即使實際上內部的「人頭」由長工換成臨時工,亦符合資格申請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根據富臨集團最新一份的中期報告,截至去年 9 月 30 日,富臨約有 2,960 名僱員,以最高可補貼 $9,000 工資計算,如果富臨申請基金成功的話,則最多可獲近 1.6 億的政府補助。

警方配合僱主打壓工業行動 拘捕工會幹事及公民記者
警察到場先以限聚令為由要求在場人士散去,又警告參加行動人士為公眾地方行為不檢,及後更拉起封鎖線,組織好人牆來保護富臨姓胡的管理人員,並驅趕在場參加行動的人士。

據現場人士稱,上午約十一時半,行動者約四人一批地進入酒樓,但大部份一直未獲酒樓安排入座,只有少數人在一樓坐下參與罷食及呼籲罷食。直至約十一時三十五分,其他行動者想上樓上匯合但遭其他酒樓員工和警察阻撓。約十一時四十分,本媒體特約公民記者思苹在酒樓一樓進行拍攝工作,有七至十名便衣及軍裝警察多次阻撓她的拍攝工作,更包圍了她在樓梯附近的一個角落。期間,思苹多次表明自己的記者身份並指出自己正進行拍攝工作。相反,大部份警員並無展示委任證。思苹一度指:「咁,我去飲茶得唔得!」警方雖然口頭說可以,但事實上仍對她進行包圍同時又指她不可站在原地。最後,警方大約在中午十二時拘捕她,連同帶走其攝影器材。當警方拘捕思苹時,工會幹事林小薇亦有在場用手機作直播拍攝,及後工會幹事亦被拘捕。

當時部份參與行動的人士已在酒樓一樓坐低參與罷食及呼籲罷食,其餘工友或聲援市民都被酒樓其他員工及警方分隔在樓梯下。據工友阿東的回憶,當時林小薇在與幾位工友聊天,而記者在拍攝他們的談話,忽然一堆警察走來,男警粗暴推開林小薇和記者,記者大叫二人皆是女性叫男警不要觸碰她們,然後才來了個女警。推開工會幹事和記者後,警察開始罵阿東,阿東指自己一向有病須吃藥,而再被警察大聲呼喝,要求出示身份證。他慨嘆,聲援人士被捕「我真係好唔安樂」,且今次「終於親眼見到警察如何粗暴濫捕」,並對於警察幫助老闆來打壓工人十分憤慨。

(圖:現場人士提供,藍圈為被捕位置)

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及楊彧同在其臉書發聲明表示:「我們對富臨一方面收取政府抗疫防疫基金資助,一方面卻肆意剝削工人權益感到極度憤怒。而黑警濫權,打壓工會工業行動的權利,是赤裸裸地暴露了官商黑警勾結的現實。我們再次重申,嚴厲譴責黑警打壓工會及工人工業行動的權利。同時警告富臨不要以在黑警的保護下可以逃避法例,我一定不會就此罷休,一定會繼續追擊到底。最後我們呼籲全港有良知的市民,罷食富臨集團旗下所有食肆!」草根.行動.媒體亦已在網頁及臉書上發表聲明:「譴責警方一方面以限聚令打壓工業行動,另一方面又濫捕公民記者和工會幹事。本台並促請警方立即釋放本台特約公民記者及工會幹事。」

截止今日傍晚六時三十分,本媒體獲得最新消息,兩名被捕人士要到明天早上才會知道能否保釋。

(2040:最新消息: 截至八時許,被捕人士的友人送完飯後,警察又指會[好快出嚟],現時二人已全部保釋出來。)
跟進報導://…她指其實最擾亂秩序的就是警察,觀乎工會的街站,工友的工業行動,本來俱相安無事,只有當警察出現時,才會出事。…//

================================

註1:

假如僱員在任何連續4個星期內,不獲僱主分配工作並不獲支付工資的日數超過正常工作日數總和的一半;或在連續26 個星期內,不獲分配工作並不獲支付工資的日數超過正常工作日數總和的三分之一,即屬停工。上述正常工作日數,並不包括閉廠、休息日、年假及法定假日等日數在內。https://www.labour.gov.hk/tc/public/pdf/wcp/ConciseGuide/11.pdf
==============================

[草根.行動.媒體]

網頁:https://grassmediaction.wordpress.com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grassmediactio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actionofgrassmedia

轉載|【我已是被捕中較幸運的一位……】

轉載:深水埗小學鷄

76228170_541391186594797_4221645439683788800_n

記街坊在深水埗被捕後過程,本文將街坊經歷仔細寫出,希望能讓大家了解整個被捕及拘留的過程,我們不能控制警方濫暴,但如能有心理準備面對種種程序,可減低心中恐懼,保持鎮定。

事源:十月中,阿聰(化名)於內街被捕,其後送往警署拘留近三十多小時,過程中被警察言語侮辱 。

■心理質素需要高 保持淡定
阿聰語帶嚴肅提及,入到警局,你就好像任人宰割,你知道自己有權利,但肉隨砧板上,某些被警察強行要求遵從的程序不得不做,但緊記仍要自保。「好多人就係唔熟,一唔熟警察兇一兇你就驚,一驚就會好易講錯野、做錯事」。有好多人以為只要落完口供,其他時間鬆懈了,但其實 一 定 不 是 !警方趁你放鬆會不斷搭訕,有意無意提及現場關於你的行蹤、個人資料,方便他們搜集證據,就算沒有落口供紙,但他們可以透過你說的話去加快檢控程序,所以任何時刻都只需要講一句「我無野講」。

■內街被捕 防暴包抄
當天網上號召群眾深水埗區下午集會。當日阿聰到深水埗,見人群稀少,先和到場的示威者設路障。未竟,在內街停留時,突然看見前方眾人後退的騷動,隨即內街兩邊被警察包抄,阿聰無路可退,為避免被防暴施加暴力,於是舉高雙手,隨即被押上警車。十多人同時被捕。

■押往警署 長期雙手放頭望地罰企
一到警署,阿聰與其他人一樣,被命令雙手長時間放頭,頭向下,在一面牆排滿人的罰跪。期間警察粗魯呼喝叫阿聰去這邊、到那邊。但因為姿勢,無法看清當時警察的情形,也看不到有沒有被捕者被暴力對待。

■錄口供被侮辱 粗口罵聲此起彼落
阿聰憶述,他與眾多示威者被帶入警局開始錄口供,每個示威者有一張桌子對著一、兩個警察。當天應該太多人被捕,因此同時十多人在場落口供,附近都是警察破口大罵、類似恐嚇的字句來審問示威者。阿聰說,他們一開始會嘗試羞辱你,為了發泄他們的怒氣也好,想引你發怒也好,口供紙所記低的就是會上庭時用的證據,愈少落口供紙,對自己愈有利。阿聰再三提醒,不要講任何野,你不斷重覆講「我無野講」就可以。

「你個刻盡量放空,唔好聽入耳,知班差佬係特登」,見到同場有些年青人沉不住氣,他便嘆氣,「不會知道口供紙會寫了甚麼」。阿聰說,「聽聽下佢鬧,有時又會覺得好好笑」。

警察查看他身份證,看到他的歲數,「嘩x你老母,望落咁唔似,x得多自由閪採陰補陽?」充滿性別羞辱的字句。

阿聰指,最後警察會叫你在口供紙上簽名作實,他那張是空白的,於是他填了一句「我要見律師」。但警察又喝住他,「呢樣野同口供無關,之後會有雜差處理」。

他要求阿聰刪去這句,他無奈就範。「但我明明知道其實我寫咩都得。」

■被逼穿上現場裝備拍照
錄完口供後,等了一兩個小時。警察要求阿聰穿上現場的裝備拍照。

「其實這個程序是警察監生逼示威者,如果我只係帶左裝備係袋,無戴住,好容易就被警察屈」,他再補充,「這個程序我本來有權拒絕」,但人在警署,「你唔知佢會對你做啲咩,無辦法」,但他知那張相有可能成為指控他的證據。

■拒絕寫三世書 交代個人資料
拍完照後,警察隨即給了一份稱「三世書」的東西。「我被捕前有去聽律師的講座,但自己也未聽過有這份」。
三世書要求你交代個人資料、家庭背景等等。「我甚麼都沒有寫,如果警察知道我的個人資料,他們更加容易去找你出去示威的證據」,他繼續說,「例如你填左同阿媽兩個人住,如果之後係你間房搜到裝備,咁你無理由話係其他人或者係你阿媽,咁對自己好不利」。「那些資料不會變成呈堂證供,但會有利警察找到定罪的證據,總之不要填那麼多」。他最後只填了緊急聯絡人的電話號碼。

阿聰記起一件事,現在警察的手段很卑劣,如示威者不足十六歲,會馬上叫示威者打電話叫家人來。家人知道示威者被捕後會很驚慌,會追問示威者情況,「很多時見到屋企人,以為安全,就會鬆懈 ,開始講野。或者係屋企人唔知道唔知路,係咁在警署追問,你一答就瀨野,警察聽到就會搜集證據」(註一)。他見到很多年輕人因此透露太多資訊。

■臭格等待 時間難捱
最後阿聰關入臭格,同一格的人絕大部份都未滿18歲。這時候,大家以為錄完口供,緊繃的神經會開始放鬆。警察會逗你開始傾閒計。「你咁唔好彩,咁岩經過個度咩?」、「信唔信831有人死?」、「其實我都好想知你地諗法」等等,這是警察他們常用,引你說話的。阿聰那時候很冷靜,堅持無野講。晚上十一時左右,律師終於來,簡單看看你的口供紙有沒有問題,和看看如何通知家人等等的處理。

見律師那段時間,令阿聰最開心。「成程你都無人可以傾計」。最難捱,是你被關著,看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但你不知道幾時可以放出去。要有心理準備,要磨練你的意志,不然的話,你會易驚慌,好快崩潰。

■歷經三十多個小時 忠告要冷靜
阿聰最後被關了三十多個小時就放出來。回家先安撫受驚的家人。但因有心理準備,所以這次被捕感覺不算太驚慌。

「其實由落口供開始,根本可以律師在場先做,但警察唔會俾你咁要求」,你的權利,彷佛完全失去了。

他再一次提醒,入到去沉住氣,保持冷靜,好好保護自己,出去再算。

註一

未足十六歲的示威者,必須經警誡及待被捕者家屬或監護人到場後才可錄取口供,否則違犯錄取口供守則,法庭不會考慮接納有關口供。唯近日一單新聞具爭議,詳見: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article/20191107/60242408

另外,根據近日警方錄口供的情況,內文指故意馬上通知家長到警署的手段,是指如警方尊重被捕少年的權益,應同時聯絡家人及律師。現時警方手段只容許被捕者通知家長,目的是在警誡後及簽口供紙期間,引家長及被捕者在對話時透露更多利於檢控的證據。

註二

「三世書」過往只會用於黑社會,用途為搜集更多其背景資料,然而自雨傘運動後政治參與被捕者亦有機會需填寫三世書,警方向被捕人士表示「三世書」並非口供。詳見: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34381

【全港九新界離島師奶反送中聯署】

師奶每日都好盡力去完成照顧家庭的工作,但唔代表我地唔關心社會。無論幾疲憊,作為社會一份子,我地有責任出黎反送中。

■咁大條逃犯條例,得20日低調諮詢期?
2019 年 2 月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允許引渡在港人士到中國內地受審。表面上,政府話係要解決陳同佳案件。但人地台灣都已經話行唔通,不同的大律師和議員,也提出過處理陳案的其他可行方法,政府係都唔聽。無得唔懷疑,政府係借故要練住市民條頸。二十多年前通過既《逃犯條例》,並唔係政府所指的「漏洞」。師奶都知,當年立法會刻意咁做,係因為擔心中國人權保障、法治水平及刑事司法制度不足。反觀目前擬訂草案,容許由行政長官一人揸權,發出證明書便可展開移交安排。變相讓行政長官繞過立法會,自行決定移交細節,削去現時立法機關對個案移交既監察功能。

咁重要,咁大爭議,有十幾萬人上街反對既事,得20日諮詢? 一次月經既週期都不足呀!最終,「走程序」也只是參照了商界的意見。然後,政府不理種種反對聲音和行動,「跳程序」直上二讀。咁樣樣,仲唔係身有屎?

■驚香港好快變到大陸咁?
條例修訂好影響我地師奶既生活:終日提心吊膽。中國內地政治審查的底線隨時變,司法制度深不可測。我地知道內地啲師奶,唔見左律師老公好耐好耐,千里尋夫不果,審訊無得睇,係監獄都不能探。我地知道內地師奶,不能公開拜祭川震死難女兒,揭豆腐渣尋冤未雪被封殺。我地知道內地啲師奶,為左假疫苗問題被監控,有冤不能訴。我地知道內地師奶,為強拆被非法拘禁。除左敬佩和支持這些師奶外,我地盡量唔想成為下一個。

■為下一代?
但,老實講,我地仲有幾多年命呀? 老套啲講,更擔心既係下一代,佢地條路仲好長。如果生活環境越來越差,苦既係佢地。我哋既下一代以後會做好反動的大事,所以擔心嗎?當然,如果為公義,不得不做大事,邊代人都應該互相支持。但也不單如此。修例就正正話我知,無論下一代將來想做生意、開書店、當律師、成為記者、搞藝術也好,都會失去保障。最好,亦唔好做善良及腳踏實地既職業,例如社工及工人,隨時被消失。

■報答老一輩?
我地既父母、祖父母或長輩,有啲都經歷過中國的種種壓迫,我地有責任守護佢地,唔好咁快走舊路。我地既父母,辛苦養大我地,教我地人人為我,我為人人,我地做人唔可以埋沒良心。

■一國兩制蕩然無存?
當然,一國兩制未必保障到師奶整體既權利。正如婚姻制度一樣,最終可能都只係鞏固緊國家、資本主義及父權。但,至少現階段,在種種空間被收窄、被壓榨下,我地要守住自己的良知。

■師奶的參與?
或者我地因為要照顧屋企,未必去到6月9日的遊行。但,反對不義的修法,反對把香港送終,是肯定的。無論是全職師奶、兼職師奶、傷殘師奶、老師奶、單親師奶、新來港師奶、不同種族師奶、任何階層要照顧老幼殘家居既師奶,互相呼籲,各盡所能。

假若強權一意孤行,惡法不撤,師奶罷工,暴政必亡。

■發起人:
官塘全職師奶黃彩鳳 (家有兩位傷殘)
2019年5月28日

聯署連結: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cxkaAWwq1nSxj3TCyd2OvRY25xNu4mEGJF6qDWgji04kCrfw/viewform

異議聲音(天安門迴響)

19890604
想的不只愛國
要的不只民主
做的不只運動
愛恨哀怨 迴響不絕

20190604
要再上路
愛人同志
到廣場去
死生相隨

異議聲音為一個由九七回歸開始,迴響八九六四人民自主提出異議的年度民化藝術聚匯。我們心信人民自主的異議聲音必須被確認及鼓動,所以自零四年度的異議聲音開始,我們放棄再以主辨者的身份籌備及安排演出,只就此發出一個公開呼籲。

1989年的我們,在電視螢光幕前沉鬱無語。
2019年的我們,在電腦/手機屏幕前抑結失語。
1989年的我們,由狂喜墮進死寂。
2019年的我們,由狂燥墮進撒裂。
三十年的歴史,壓在我們頭上。
三十年的歴練,積習我們心思。

你我的圈養頑抗,劃地進擊,造就了間蘺,更造就了高牆。
看不到血淚的平反,看不到血汗的育成,更看不到我們。
歷史,當可由名筆書成詔告,亦可由草根編織默成。
登高一呼,大筆一揮,即有果效,亦只改朝換代,累使不爽。
呢喃細訴,毫毛編繫,雖似不見成效,欲更弦易轍,累進漸行。

失語無言的你,如願分享你的嘶碎,互相編引,保原我們。就請帶同你的發聲、演展、播放器具,於六月三日晚上八時九分匯聚尖沙咀文化中心外「自由戰士*」雕塑前的公共空間,共構一個自主發聲、自由起動、匯聚分享、聆聽訴說、互育共行的民化藝術廣場。

*雕塑被政府罔名為翱翔的法國人

誠然,在一個開放的廣場上,任何一個聲音都應被尊重,當中如出現任何不協調之情況,亦期望各參與的朋友本著互相關顧的理想,主動作出協調及安排。
另外,我們認為人民的廣場本就屬於人民,對任何由上而下的規管的確認,實為不必要及壓縮人民自主空間的行為。故此,此次的民化藝術廣場匯聚,將不會向任何規管機構發出申請或知會。所以,期間各參與朋友將可能需要面對規管者的干預及作出積極回應。當然,既稱人民匯聚廣場,人民之間的互相關顧、支援,以至共同面對及化解任何眼前的困難,將會是至為重要。

異議丹剎啟
中國大陸東南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八日
www.dizzidenza.blogspot.com

尖椒部落weibo被封號

2018年7月13日,運營近四年、發佈了4782條帖子的尖椒部落微博號,被炸了!這是一次毫無理由、含糊不清、濫用權力的銷號,也意味著新浪微博僅存的理性與正義的空間正在被撕碎。在這個大家都遵從權威的世界,我們要大喊不服,我們絕不低頭!

如何支持尖椒部落:
1、在微博上一起發:🕯🕯🕯我們不沉默!請問@來去之間來總 為什麼要封掉全宇宙最棒的女工權益平台@尖椒部落?
2、關注我們的新號@麻辣少年先鋒隊

https://mp.weixin.qq.com/s/IG2QnGytSogu0Bhckcr_iw

異議聲音(天安門迴響)2018

老朋友傳來的訊息
異議聲音(天安門迴響)2018

19890604
想的不只愛國
要的不只民主
做的不只運動
愛恨哀怨 迴響不絕

20180604
要再上路
愛人同志
到廣場去
死生相隨

異議聲音為一個由九七回歸開始,迴響八九六四人民自主提出異議的年度民化藝術聚匯。我們心信人民自主的異議聲音必須被確認及鼓動,所以自零四年度的異議聲音開始,我們放棄再以主辨者的身份籌備及安排演出,只就此發出一個公開呼籲。

1989年的我們,在電視螢光幕前沉鬱無語。
2018年的我們,在電腦/手機屏幕前抑結失語。
1989年的我們,由狂喜墮進死寂。
2018年的我們,由狂燥墮進撒裂。
二十九年的歴史,壓在我們頭上。
二十九年的歴練,積習我們心思。

你我的圈養頑抗,劃地進擊,造就了間蘺,更造就了高牆。
看不到血淚的平反,看不到血汗的育成,更看不到我們。
歷史,當可由名筆書成詔告,亦可由草根編織默成。
登高一呼,大筆一揮,即有果效,亦只改朝換代,累使不爽。
呢喃細訴,毫毛編繫,雖似不見成效,欲更弦易轍,累進漸行。

失語無言的你,如願分享你的嘶碎,互相編引,保原我們。就請帶同你的發聲、演展、播放器具,於六月三日晚上八時九分匯聚尖沙咀文化中心外「自由戰士*」雕塑前的公共空間,共構一個自主發聲、自由起動、匯聚分享、聆聽訴說、互育共行的民化藝術廣場。

*雕塑被政府罔名為翱翔的法國人

誠然,在一個開放的廣場上,任何一個聲音都應被尊重,當中如出現任何不協調之情況,亦期望各參與的朋友本著互相關顧的理想,主動作出協調及安排。

另外,我們認為人民的廣場本就屬於人民,對任何由上而下的規管的確認,實為不必要及壓縮人民自主空間的行為。故此,此次的民化藝術廣場匯聚,將不會向任何規管機構發出申請或知會。所以,期間各參與朋友將可能需要面對規管者的干預及作出積極回應。當然,既稱人民匯聚廣場,人民之間的互相、支援,以至共同面對及化解任何眼前的困難,將會是至為重要。

如有任何疑問,請電郵至 dizzidenza@reborn.com
或瀏覽 http://www.dizzidenza.blogspot.com
http://dizzidenza.blogspot.hk/2018/05/2018.html

異議丹剎啟
中國大陸東南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