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我已是被捕中較幸運的一位……】

轉載:深水埗小學鷄

76228170_541391186594797_4221645439683788800_n

記街坊在深水埗被捕後過程,本文將街坊經歷仔細寫出,希望能讓大家了解整個被捕及拘留的過程,我們不能控制警方濫暴,但如能有心理準備面對種種程序,可減低心中恐懼,保持鎮定。

事源:十月中,阿聰(化名)於內街被捕,其後送往警署拘留近三十多小時,過程中被警察言語侮辱 。

■心理質素需要高 保持淡定
阿聰語帶嚴肅提及,入到警局,你就好像任人宰割,你知道自己有權利,但肉隨砧板上,某些被警察強行要求遵從的程序不得不做,但緊記仍要自保。「好多人就係唔熟,一唔熟警察兇一兇你就驚,一驚就會好易講錯野、做錯事」。有好多人以為只要落完口供,其他時間鬆懈了,但其實 一 定 不 是 !警方趁你放鬆會不斷搭訕,有意無意提及現場關於你的行蹤、個人資料,方便他們搜集證據,就算沒有落口供紙,但他們可以透過你說的話去加快檢控程序,所以任何時刻都只需要講一句「我無野講」。

■內街被捕 防暴包抄
當天網上號召群眾深水埗區下午集會。當日阿聰到深水埗,見人群稀少,先和到場的示威者設路障。未竟,在內街停留時,突然看見前方眾人後退的騷動,隨即內街兩邊被警察包抄,阿聰無路可退,為避免被防暴施加暴力,於是舉高雙手,隨即被押上警車。十多人同時被捕。

■押往警署 長期雙手放頭望地罰企
一到警署,阿聰與其他人一樣,被命令雙手長時間放頭,頭向下,在一面牆排滿人的罰跪。期間警察粗魯呼喝叫阿聰去這邊、到那邊。但因為姿勢,無法看清當時警察的情形,也看不到有沒有被捕者被暴力對待。

■錄口供被侮辱 粗口罵聲此起彼落
阿聰憶述,他與眾多示威者被帶入警局開始錄口供,每個示威者有一張桌子對著一、兩個警察。當天應該太多人被捕,因此同時十多人在場落口供,附近都是警察破口大罵、類似恐嚇的字句來審問示威者。阿聰說,他們一開始會嘗試羞辱你,為了發泄他們的怒氣也好,想引你發怒也好,口供紙所記低的就是會上庭時用的證據,愈少落口供紙,對自己愈有利。阿聰再三提醒,不要講任何野,你不斷重覆講「我無野講」就可以。

「你個刻盡量放空,唔好聽入耳,知班差佬係特登」,見到同場有些年青人沉不住氣,他便嘆氣,「不會知道口供紙會寫了甚麼」。阿聰說,「聽聽下佢鬧,有時又會覺得好好笑」。

警察查看他身份證,看到他的歲數,「嘩x你老母,望落咁唔似,x得多自由閪採陰補陽?」充滿性別羞辱的字句。

阿聰指,最後警察會叫你在口供紙上簽名作實,他那張是空白的,於是他填了一句「我要見律師」。但警察又喝住他,「呢樣野同口供無關,之後會有雜差處理」。

他要求阿聰刪去這句,他無奈就範。「但我明明知道其實我寫咩都得。」

■被逼穿上現場裝備拍照
錄完口供後,等了一兩個小時。警察要求阿聰穿上現場的裝備拍照。

「其實這個程序是警察監生逼示威者,如果我只係帶左裝備係袋,無戴住,好容易就被警察屈」,他再補充,「這個程序我本來有權拒絕」,但人在警署,「你唔知佢會對你做啲咩,無辦法」,但他知那張相有可能成為指控他的證據。

■拒絕寫三世書 交代個人資料
拍完照後,警察隨即給了一份稱「三世書」的東西。「我被捕前有去聽律師的講座,但自己也未聽過有這份」。
三世書要求你交代個人資料、家庭背景等等。「我甚麼都沒有寫,如果警察知道我的個人資料,他們更加容易去找你出去示威的證據」,他繼續說,「例如你填左同阿媽兩個人住,如果之後係你間房搜到裝備,咁你無理由話係其他人或者係你阿媽,咁對自己好不利」。「那些資料不會變成呈堂證供,但會有利警察找到定罪的證據,總之不要填那麼多」。他最後只填了緊急聯絡人的電話號碼。

阿聰記起一件事,現在警察的手段很卑劣,如示威者不足十六歲,會馬上叫示威者打電話叫家人來。家人知道示威者被捕後會很驚慌,會追問示威者情況,「很多時見到屋企人,以為安全,就會鬆懈 ,開始講野。或者係屋企人唔知道唔知路,係咁在警署追問,你一答就瀨野,警察聽到就會搜集證據」(註一)。他見到很多年輕人因此透露太多資訊。

■臭格等待 時間難捱
最後阿聰關入臭格,同一格的人絕大部份都未滿18歲。這時候,大家以為錄完口供,緊繃的神經會開始放鬆。警察會逗你開始傾閒計。「你咁唔好彩,咁岩經過個度咩?」、「信唔信831有人死?」、「其實我都好想知你地諗法」等等,這是警察他們常用,引你說話的。阿聰那時候很冷靜,堅持無野講。晚上十一時左右,律師終於來,簡單看看你的口供紙有沒有問題,和看看如何通知家人等等的處理。

見律師那段時間,令阿聰最開心。「成程你都無人可以傾計」。最難捱,是你被關著,看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但你不知道幾時可以放出去。要有心理準備,要磨練你的意志,不然的話,你會易驚慌,好快崩潰。

■歷經三十多個小時 忠告要冷靜
阿聰最後被關了三十多個小時就放出來。回家先安撫受驚的家人。但因有心理準備,所以這次被捕感覺不算太驚慌。

「其實由落口供開始,根本可以律師在場先做,但警察唔會俾你咁要求」,你的權利,彷佛完全失去了。

他再一次提醒,入到去沉住氣,保持冷靜,好好保護自己,出去再算。

註一

未足十六歲的示威者,必須經警誡及待被捕者家屬或監護人到場後才可錄取口供,否則違犯錄取口供守則,法庭不會考慮接納有關口供。唯近日一單新聞具爭議,詳見: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article/20191107/60242408

另外,根據近日警方錄口供的情況,內文指故意馬上通知家長到警署的手段,是指如警方尊重被捕少年的權益,應同時聯絡家人及律師。現時警方手段只容許被捕者通知家長,目的是在警誡後及簽口供紙期間,引家長及被捕者在對話時透露更多利於檢控的證據。

註二

「三世書」過往只會用於黑社會,用途為搜集更多其背景資料,然而自雨傘運動後政治參與被捕者亦有機會需填寫三世書,警方向被捕人士表示「三世書」並非口供。詳見: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34381

【全港九新界離島師奶反送中聯署】

師奶每日都好盡力去完成照顧家庭的工作,但唔代表我地唔關心社會。無論幾疲憊,作為社會一份子,我地有責任出黎反送中。

■咁大條逃犯條例,得20日低調諮詢期?
2019 年 2 月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允許引渡在港人士到中國內地受審。表面上,政府話係要解決陳同佳案件。但人地台灣都已經話行唔通,不同的大律師和議員,也提出過處理陳案的其他可行方法,政府係都唔聽。無得唔懷疑,政府係借故要練住市民條頸。二十多年前通過既《逃犯條例》,並唔係政府所指的「漏洞」。師奶都知,當年立法會刻意咁做,係因為擔心中國人權保障、法治水平及刑事司法制度不足。反觀目前擬訂草案,容許由行政長官一人揸權,發出證明書便可展開移交安排。變相讓行政長官繞過立法會,自行決定移交細節,削去現時立法機關對個案移交既監察功能。

咁重要,咁大爭議,有十幾萬人上街反對既事,得20日諮詢? 一次月經既週期都不足呀!最終,「走程序」也只是參照了商界的意見。然後,政府不理種種反對聲音和行動,「跳程序」直上二讀。咁樣樣,仲唔係身有屎?

■驚香港好快變到大陸咁?
條例修訂好影響我地師奶既生活:終日提心吊膽。中國內地政治審查的底線隨時變,司法制度深不可測。我地知道內地啲師奶,唔見左律師老公好耐好耐,千里尋夫不果,審訊無得睇,係監獄都不能探。我地知道內地師奶,不能公開拜祭川震死難女兒,揭豆腐渣尋冤未雪被封殺。我地知道內地啲師奶,為左假疫苗問題被監控,有冤不能訴。我地知道內地師奶,為強拆被非法拘禁。除左敬佩和支持這些師奶外,我地盡量唔想成為下一個。

■為下一代?
但,老實講,我地仲有幾多年命呀? 老套啲講,更擔心既係下一代,佢地條路仲好長。如果生活環境越來越差,苦既係佢地。我哋既下一代以後會做好反動的大事,所以擔心嗎?當然,如果為公義,不得不做大事,邊代人都應該互相支持。但也不單如此。修例就正正話我知,無論下一代將來想做生意、開書店、當律師、成為記者、搞藝術也好,都會失去保障。最好,亦唔好做善良及腳踏實地既職業,例如社工及工人,隨時被消失。

■報答老一輩?
我地既父母、祖父母或長輩,有啲都經歷過中國的種種壓迫,我地有責任守護佢地,唔好咁快走舊路。我地既父母,辛苦養大我地,教我地人人為我,我為人人,我地做人唔可以埋沒良心。

■一國兩制蕩然無存?
當然,一國兩制未必保障到師奶整體既權利。正如婚姻制度一樣,最終可能都只係鞏固緊國家、資本主義及父權。但,至少現階段,在種種空間被收窄、被壓榨下,我地要守住自己的良知。

■師奶的參與?
或者我地因為要照顧屋企,未必去到6月9日的遊行。但,反對不義的修法,反對把香港送終,是肯定的。無論是全職師奶、兼職師奶、傷殘師奶、老師奶、單親師奶、新來港師奶、不同種族師奶、任何階層要照顧老幼殘家居既師奶,互相呼籲,各盡所能。

假若強權一意孤行,惡法不撤,師奶罷工,暴政必亡。

■發起人:
官塘全職師奶黃彩鳳 (家有兩位傷殘)
2019年5月28日

聯署連結: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cxkaAWwq1nSxj3TCyd2OvRY25xNu4mEGJF6qDWgji04kCrfw/viewform

異議聲音(天安門迴響)

19890604
想的不只愛國
要的不只民主
做的不只運動
愛恨哀怨 迴響不絕

20190604
要再上路
愛人同志
到廣場去
死生相隨

異議聲音為一個由九七回歸開始,迴響八九六四人民自主提出異議的年度民化藝術聚匯。我們心信人民自主的異議聲音必須被確認及鼓動,所以自零四年度的異議聲音開始,我們放棄再以主辨者的身份籌備及安排演出,只就此發出一個公開呼籲。

1989年的我們,在電視螢光幕前沉鬱無語。
2019年的我們,在電腦/手機屏幕前抑結失語。
1989年的我們,由狂喜墮進死寂。
2019年的我們,由狂燥墮進撒裂。
三十年的歴史,壓在我們頭上。
三十年的歴練,積習我們心思。

你我的圈養頑抗,劃地進擊,造就了間蘺,更造就了高牆。
看不到血淚的平反,看不到血汗的育成,更看不到我們。
歷史,當可由名筆書成詔告,亦可由草根編織默成。
登高一呼,大筆一揮,即有果效,亦只改朝換代,累使不爽。
呢喃細訴,毫毛編繫,雖似不見成效,欲更弦易轍,累進漸行。

失語無言的你,如願分享你的嘶碎,互相編引,保原我們。就請帶同你的發聲、演展、播放器具,於六月三日晚上八時九分匯聚尖沙咀文化中心外「自由戰士*」雕塑前的公共空間,共構一個自主發聲、自由起動、匯聚分享、聆聽訴說、互育共行的民化藝術廣場。

*雕塑被政府罔名為翱翔的法國人

誠然,在一個開放的廣場上,任何一個聲音都應被尊重,當中如出現任何不協調之情況,亦期望各參與的朋友本著互相關顧的理想,主動作出協調及安排。
另外,我們認為人民的廣場本就屬於人民,對任何由上而下的規管的確認,實為不必要及壓縮人民自主空間的行為。故此,此次的民化藝術廣場匯聚,將不會向任何規管機構發出申請或知會。所以,期間各參與朋友將可能需要面對規管者的干預及作出積極回應。當然,既稱人民匯聚廣場,人民之間的互相關顧、支援,以至共同面對及化解任何眼前的困難,將會是至為重要。

異議丹剎啟
中國大陸東南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八日
www.dizzidenza.blogspot.com

尖椒部落weibo被封號

2018年7月13日,運營近四年、發佈了4782條帖子的尖椒部落微博號,被炸了!這是一次毫無理由、含糊不清、濫用權力的銷號,也意味著新浪微博僅存的理性與正義的空間正在被撕碎。在這個大家都遵從權威的世界,我們要大喊不服,我們絕不低頭!

如何支持尖椒部落:
1、在微博上一起發:🕯🕯🕯我們不沉默!請問@來去之間來總 為什麼要封掉全宇宙最棒的女工權益平台@尖椒部落?
2、關注我們的新號@麻辣少年先鋒隊

https://mp.weixin.qq.com/s/IG2QnGytSogu0Bhckcr_iw

異議聲音(天安門迴響)2018

老朋友傳來的訊息
異議聲音(天安門迴響)2018

19890604
想的不只愛國
要的不只民主
做的不只運動
愛恨哀怨 迴響不絕

20180604
要再上路
愛人同志
到廣場去
死生相隨

異議聲音為一個由九七回歸開始,迴響八九六四人民自主提出異議的年度民化藝術聚匯。我們心信人民自主的異議聲音必須被確認及鼓動,所以自零四年度的異議聲音開始,我們放棄再以主辨者的身份籌備及安排演出,只就此發出一個公開呼籲。

1989年的我們,在電視螢光幕前沉鬱無語。
2018年的我們,在電腦/手機屏幕前抑結失語。
1989年的我們,由狂喜墮進死寂。
2018年的我們,由狂燥墮進撒裂。
二十九年的歴史,壓在我們頭上。
二十九年的歴練,積習我們心思。

你我的圈養頑抗,劃地進擊,造就了間蘺,更造就了高牆。
看不到血淚的平反,看不到血汗的育成,更看不到我們。
歷史,當可由名筆書成詔告,亦可由草根編織默成。
登高一呼,大筆一揮,即有果效,亦只改朝換代,累使不爽。
呢喃細訴,毫毛編繫,雖似不見成效,欲更弦易轍,累進漸行。

失語無言的你,如願分享你的嘶碎,互相編引,保原我們。就請帶同你的發聲、演展、播放器具,於六月三日晚上八時九分匯聚尖沙咀文化中心外「自由戰士*」雕塑前的公共空間,共構一個自主發聲、自由起動、匯聚分享、聆聽訴說、互育共行的民化藝術廣場。

*雕塑被政府罔名為翱翔的法國人

誠然,在一個開放的廣場上,任何一個聲音都應被尊重,當中如出現任何不協調之情況,亦期望各參與的朋友本著互相關顧的理想,主動作出協調及安排。

另外,我們認為人民的廣場本就屬於人民,對任何由上而下的規管的確認,實為不必要及壓縮人民自主空間的行為。故此,此次的民化藝術廣場匯聚,將不會向任何規管機構發出申請或知會。所以,期間各參與朋友將可能需要面對規管者的干預及作出積極回應。當然,既稱人民匯聚廣場,人民之間的互相、支援,以至共同面對及化解任何眼前的困難,將會是至為重要。

如有任何疑問,請電郵至 dizzidenza@reborn.com
或瀏覽 http://www.dizzidenza.blogspot.com
http://dizzidenza.blogspot.hk/2018/05/2018.html

異議丹剎啟
中國大陸東南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二日

轉載|菲律賓反暴政、反戒嚴宣言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Stand Against Rising Tyranny and Martial Law in the Philippines
菲律賓反暴政、反戒嚴宣言

We, the undersigned organizations, institutions, churches, human rights defenders, and peace advocates in Hong Kong, express our opposition to the rising tyranny and threats of nationwide martial rule by the administration of Philippine President Rodrigo Roa Duterte.
我們一眾聯署的香港組織、機構、教會、維權人士及和平倡議者,堅決反對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Rodrigo Roa Duterte)的暴政和實施全國戒嚴的威脅。

We say NO to ‘Duter-tyranny’ and we join our voice with the people in the Philippines resisting the widespread violations of human rights, disregard for due process, disabling of opposition, and the flirtation of Duterte with Martial Law and military rule in the country.
我們反對杜特爾特的鐵腕統治,並聲援菲律賓的人民。他們正抵抗著政府各種侵害人權的行為、對法律程序的無視、對反對派的打擊,以及杜特爾特威脅實施全國戒嚴及軍事獨裁的舉動。

Duterte’s path to tyranny is shown by:
以下事件正是杜特爾特走向獨裁的證據:

1. The unabated killings with impunity in the country perpetrated by the police and the armed forces of the government and explicitly or implicitly sanctioned by the President. Politically-motivated killings continue most especially in rural areas victimising peasants and indigenous peoples. Under the hysteria of the “War on Drugs” 13,000 have been killed including minors and children of overseas Filipino workers whose only crime was to be in the wrong place at the wrong time
警察及政府武裝部隊獲總統明確許可或默許,殺害人民卻毋須受審受刑。政治謀殺持續肆虐,於村落地區更為嚴重,農民與原住民屢受逼害與威脅。在「毒品戰爭」歇斯底里的氛圍裡,已有13,000人被殺害,當中包括菲律賓海外移工的孩童。他們無辜遇害,只因在錯誤的時間恰巧出現於錯誤的地方。

2. The declaration of Martial Law in the whole of Mindanao and its perpetration despite evidence disproving early reports of presence of terror groups outside of Marawi City. Martial law in the Mindanao island open the floodgates for more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in the island including Lumad communities and schools that Duterte has threatened to bomb.
儘管有證據反駁早前指馬拉維市(Marawi City)外有恐怖組織潛伏的說法,杜特爾特仍宣告會在整個棉蘭老島(Mindanao)實施戒嚴。棉蘭老島倘若戒嚴,勢必開下惡法先例,導致島上出現更多侵害人權的惡行。杜特爾特便曾威脅要炸毀島上原居民的社群和學校。

3. Attacks to the members of the judicial branch of the government and the immobilization of the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through its defunding by Duterte allies in the Congress. Duterte has also increased the presence of the military in the civilian government, and has allowed fascists and militarists to take over the steering wheel of his government
杜特爾特的黨羽攻擊司法部成員,又在國會通過停止撥款予人權委員會,限制委員會的活動和權力。杜特爾特提高了民政府的軍事元素,並把法西斯主義者及軍事主義者擢升至政府領導層。

4. Closing the way for a just and lasting peace through negotiations with the National Democratic Front of the Philippines (NDFP) and the declaration of all-out war with the communists.
拒絕與菲律賓國家民主前線(National Democratic Front of the Philippines,NDFP)對話,並宣佈與共產黨人全面開戰,破壞締造持續而公義的和平的可能。

5. Enabling the return of the Marcoses and allowing the burial of the late dictator Ferdinand Marcos in Libingan ng Mga Bayani. Duterte has also declared openness to striking a deal with the Marcoses, by having them return part of the stolen public funds in exchange for immunity. Aside from Marcoses, other plunderers of the past regimes are also enjoying the patronage of the Duterte government.
允許前獨裁者馬可斯(Ferdinand Marcos)在英雄墓園(Libingan ng Mga Bayani)下葬,並容許馬可斯家人回國。杜特爾特亦已公開表示可與馬可斯一家磋商,以司法豁免換取他們歸還馬可斯在位時偷取的部分公共財富。除馬可斯一家以外,杜特爾特政府還保護了其他前政權執政時殘民自肥的上位者。

We did our part in resisting the tyranny of Marcos, we shall do our part in resisting the rising tyranny of Duterte.
以往我們盡己所能反抗馬可斯暴政,現今亦將盡己所能抵抗冒起的杜特爾特暴政。

We are united in condemning the senseless deaths due to the mindless war on drugs. We are united in safeguarding the gains of the Filipino people in the long struggle against the former dictatorship of Marcos. We are united in stemming the new tide of tyrannical rule that grips the country.
我們聯合一致,讉責無意義的「毒品戰爭」所造成的無意義死亡。我們聯合一致,捍衛菲律賓人民從長久與馬可斯獨裁政權對抗而辛苦所得的。我們聯合一致,抵抗新一波獨裁統治的浪潮。

Stop the Killings in the Philippines Now!
No to Dictatorship! No to Martial Law!
停止殺戮!
反獨裁!反戒嚴!

21 September 2017
Hong Kong SAR

「在囚抗爭者支援基金」正式成立

21231850_120092185387624_9003792789890126557_n
2014年抗議新界東北發展的13名抗爭者,以及重奪公民廣場的3名抗爭者,早已完成原審裁判官頒下之社會服務令,但因律政司要求覆核刑期,結果兩案共16人被重判入獄6至13個月不等。

經過兩個星期的籌備,「抗爭者支援基金」(Imprisoned Activists Support Fund(IASF) )於今日正式成立,目的為支援16位抗爭者因牢獄招致的生活困難和訴訟費,並且履行公民社會對抗爭者的責任。基金由吳靄儀、許寶強、杜耀明及何韻詩擔任信託人。基金不隸屬任何團體或政黨,獨立運作,四位信託人為基金最高決策人。

為支援上述16位抗爭者,基金今日開始會向公眾募款,目標是400萬元,以支付以下各項:
– 向申請人提供每人每月10,000元定額支援金,本基金不會作任何審查;
– 日常探訪申請人的支援費用,包括者日用品物資費、親友探訪之交通費等;
– 申請者入獄後因相關訴訟而引致的開支或法援分擔費;
– 基金日常運作的必要開支,如核數費用、職員薪金等;

本基金不接受任何有條件捐款,並將由會計師核數。如基金收到港幣100,000元以上具名或不具名的單筆捐款,亦會對外公佈。基金同時設立秘書處負責行政工作,現委託「香港職工會聯盟」設立專用戶口以作籌款和出納之用。

東北支援組、社民連、香港眾志、大專政關四個有成員被政治檢控的團體,於8月20日發起聲援抗爭者遊行及集會。感謝市民踴躍捐款,當日籌得之港幣253萬元將全數撥捐本基金,作為首筆捐款。

公眾人士可以銀行轉帳或支票方式捐款。支票抬頭為「香港職工會聯盟」,寄往「香港西灣河耀興道七十二號聖十字架中心六樓」,信件及支票背面註明「抗爭者支援基金」;捐款亦可直接存入「香港職工會聯盟」設立之基金之戶口,恆生銀行︰295-164578-009。

如捐款者要求收據﹑有關海外捐款或其他查詢,可透過此專頁或電郵 iasfhk2017@gmail.com 與我們聯絡,惟收據並不能作扣稅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