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香港法例第212條《侵害人身條例》36B–就係襲警,阻差辦公之類

載自香港獨立媒體:

柏齊事件最聳人聽聞之處,自然是警察涉嫌打人後反指市民襲警,然而,其被指控的罪名本身,卻更能說明目前的制度確實容許警察可以按﹝政治﹞指示,有系統地利用法例打擊異議者。

●●●

在不到兩年的時間,包括柏齊在內,筆者身邊已有七人因為「襲警」被帶上法庭,頻密程度為回歸後未見。香港法例中起碼有兩條提到「襲擊警察」:《警隊條例》63條《侵害人身條例》36條B。經警方的選擇,七人全部被控《侵害人身條例》36條B──此例的最高刑罰較重,依案例幾乎必須判監,而且不准緩刑﹝屬於《刑事訴訟程序條例》附表三的「例外罪行」﹞。柏齊之外的六人,都是在行使《基本法》賦與的示威權利時被捕。

按照《裁判官條例》,選擇用《警隊條例》63條或《侵害人身條例》36條B提出起訴,屬於警察的權力範圍﹝有時會因應案情徵詢律政司意見﹞。問題出於,這兩條條例對罪行的描述,幾乎一模一樣:
《侵害人身條例》36條B:「襲擊、抗拒或故意阻撓在正當執行職務的任何警務人員或在協助該警務人員的人……即屬犯可循簡易或公訴程序審訊的罪行,可處監禁2年。」
《警隊條例》63條:「任何人襲擊或抗拒執行職責的警務人員,或協助或煽惑任何人如此襲擊或抗拒……循簡易程序定罪後,可處罰款$5000及監禁6個月。」

對罪行的描述相若,刑罰卻相差甚遠。結果是,當警察決定用哪條條例起訴,已變相代法官設定了量刑的界線。有不欲透露姓名的本地大律師表示,法官對着 這兩條襲警控罪,基本上只能按案情判有罪或無罪,但在其他案件,法官有可能根據案情要求主控官修改控罪,以「更適合」的法例檢控。因此,主動權全在警方手 上,辣與不辣,任其選擇。

●●●

詳文請往

襲警法例漏洞成警察濫權溫床──為何要廢除《侵害人身條例》36B﹝訂正中﹞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