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貼聲明: 來自2011年七一遊行後,因留下抗爭而被捕及聲援的市民

聲明: 來自2011年七一遊行後,因留下抗爭而被捕及聲援的市民

政商崩壞 堅守街頭

抗爭要進取 社會應正視 

多年溫和遊行帶給我們什麼?

多年來以,我們平和遊行的方式向當權者表達不滿,可是,多年「和平理性」換來只是我們的血汗錢都往地產商那裡跑,政府繼續堅持將我們的血汗錢以強積金形送給基金公司也不肯做全民退休保障;社會的貧富懸殊等根本經濟結構不平等問題沒有解決;香港有六份一人生活於貧窮線之下;有許多基層市民住在棺材房或危險的劏房裡;持續有不同的舊區街坊、新界村民的家園要為財團而被迫讓路;社區網絡持續被破壞;等等等等政商崩壞的問題,根本沒有被重視。不公義的制度,就是最大的暴力!如果,政府要決意令到「守法」、溫和的遊行方式失去任何改變現實的可能,那麼,迫不得已,我們認為有必要把行動升級,積極對抗這種制度的、合法的暴力!

堵路是公共行動

社會行動,就是就著社會的不公義的議題,作出集體的爭取行動,而這些行動,就是以喚起社會注意,甚至暫時叫停社會的「正常運作」為目標。要暫時叫停,就是因為這個社會的「正常運作」,無法令到社會的不公義得到足夠的重視和合理的處理。

現在,有百多二百個老、中、青的市民,願意在大熱天的假期不留在家「嘆冷氣」,而情願以身犯險,願意以被拘捕為代價,來喚起社會公眾對不公義的政府、對貧富懸殊的社會結構的注意和要求大家停下來思考。大家試想,如果爭取成功,是所有市民都會得益的,因此,這絕對是公共的行動,是對公義的執著。

呼喚更多有機組織、進取行動

面對不斷崩壞下去的社會,我們任何一個人都不可能是旁觀者。因為,如果你選擇旁觀和置身事外,即使你不願意,但因為你也生活在這個社會中,所以其效果就是維持現在的既有社會運作。故,此,我們在此,呼籲所有香港市民,挺身而出,在你身邊開始進行有機的組織,在不同時候作出進取的行動去對抗不公義的問題。

最後,我們強烈要求:

打倒官商勾結、回購公共事業

取消遞補機制、取消功能組別

還人民公共空間、取消公安惡法

一群2011年七一遊行後,因留下抗爭而被捕及聲援的市民

代貼聲明: 來自2011年七一遊行後,因留下抗爭而被捕及聲援的市民 有 “ 2 則迴響 ”

  1. 給左翼團體、左翼人士暨「一羣2001年七一遊行後,因留下抗爭而被捕及聲援的市民」的公開信:

    誠邀出席「勞動者暨學生左翼聯盟」成立討論會

    作為既得利益者及有產者的辯護士,為加強既得利益而聯合起來成立了「工商專業聯盟」(下稱「工商聯盟」),聯盟召集人林健鋒聲稱:「不想民粹主義的激進行為,令到社會衝突加劇。立法會內工商專業界別的政團分散,我們認為議會內的這些代議之音有必要加強。」並認為「民粹主義」抬頭,歐美國家經濟發展倒退、金融不穩定、政局不穩,因而認為政府施政必須平衡各方利益,促進社會和諧,今年將派出50人參選區議會云云。「工商聯盟」如此快組成,相信與以下事實不無關連:跛腳的特區政府眼見今年7.1民情洶湧,比03年7.1遊行後更自動自覺地再次打倒昨日之我,順應民意押後替補方案二讀並展開諮詢。
    自2003年7.1遊行之後,市民從此有一個抗議聚焦點,就是針對特區政府的不是,而且每年均有不同的議題,近年這種不滿明顯升高;其次,就是80和90後青年開始擺脫長年非政治化狀態,大量加入每年的六四集會和7.1示威,開始出現行動比較激進的年青人,去年一月的反高鐵是一個標誌,而今年的7.1遊行又是另一個高潮。近年青年激進化運動,是由於資本主義危機日益把更多市民推向貧困,也就越益暴露中產民運的懦弱無能。社會上開始出現一群日益不滿現狀的市民,是中產民運分裂出左翼(「社民連」/「人民力量」)的客觀原因。
    從「一群2011年七一遊行後,因留下抗爭而被捕及聲援的市民」(下稱「堵路者」)所發表的《政商崩壞 堅守街頭 抗爭要進取 社會應正視》聲明中可反映出包括「堵路者」在內的新一代左翼青年之心態:喚起社會公眾對不公義的政府、對貧富懸殊的社會結構的注意。強烈要求「打倒官商勾結、回購公共事業!取消遞補機制、取消功能組別!還人民公共空間、取消公安惡法!」。
    令人想起40年前的71年保釣維園示威所引發的70年代青年激進化運動,並第一次產生了本地共產黨以外的青年左翼團體(包括無政府主義,托派,泛左等)。他們也提出要求普選和結束殖民統治,雖然沒有成功,但他們一代曾經為政治自由化和發展社會運動,開過風氣,做過先行者;並造就了中產民運代之而起並「成功上位」──做了議員。新一代左翼青年不僅在行動上而且在思想上要青出於藍(包括70年代青年左翼或中產民運左翼),要達到不致應驗了法國人所說「二十歲搞革命,三十歲變混蛋」的諺語,還要看新一代能否真正團結到大多數的勞動者及學生,為廣大的普羅大眾找出根本改革這個不公義的資本主義社會制度的出路!
    和70年代不同了,香港已經多少發展出代議民主和政黨政治。政府和政黨還是很有條件用議席來吸納年青活躍分子,使他們成為政府或現社會建制的一部分。鑑於下屆區議會正面臨變革,產生超級立法會議員及議會權力的增加等;故此,自覺反對現社會不公義建制的朋友,應向我們的反對派「工商專業聯盟」學習──組成「勞動者暨學生左翼聯盟」(下稱「左翼聯盟」),不應錯過此機會,以「五區公投」形式,如能有一定數量具「堵路者」心態的候選人參與區議會選舉,不是大快人心嗎?況且,政府在選舉及議會上的化費,都是來自普羅大眾的血汗,為何要拱手讓給建制派、保皇黨、中產民運人士或其左翼、有產者、既得利益者及其辯護士任意操弄及表演,而廣大勞動者及學生就不應挺身而出參選嗎?利用這個發聲的機會不是比堵路幾個鐘更能發人深醒嗎?
    為探討「左翼聯盟」成立的可能性,特此召開以下討論會:
    「勞動者暨學生左翼聯盟」成立討論會
    日 期 時 間 地 點
    2011年9月10日(六) 晚上8時正 香港理工大學蔡繼有樓 (請於會前電話查詢)
    討 論
    內 容  「勞動者暨學生左翼聯盟」的成立有需要嗎?
     勞動者暨學生左翼有需要參與區議會選舉嗎?
     其他事項
    查詢電話 5112 0816 (香港仔亞旺)
    上述建議歡迎大家批評、賜敎及積極參加,聯絡方法如下:
    聯 絡 人 聯 絡 地 址 電 話 / 電 郵
    香港仔亞旺 葵涌麗瑤邨榮瑤樓地下3室 5112 0816 / amcgbbe@yahoo.com.hk
    「基層民主社」主席:香港仔亞旺2011/9/5
    出 席 回 條
    如有意見(包括召開上述會議的日期、時間、地點及內容等),請於2011年9月7日或之前,致電5112 0816或填妥下列表格電郵亞旺,謝謝:

    參加者姓名 社團/機構名稱 身 份 電 話 / 電 郵

    討論會意見 日 期 時 間 地 點 內 容

  2. 基 層 民 主 社
    THE GRASSROOTS DEMOCRATIC SOCIETY
    通訊處:葵涌麗瑤邨榮瑤樓地下3室 南區香港仔街市地庫BMN6號檔
    電 話:5112 0816 電 郵:amcgbbe@yahoo.com.hk

    討論會延期舉行
    為抗衡由既得利益者及其辯護士組成的「工商專業聯盟」的聲音,為喚起社會公眾對不公義的政府、對貧富懸殊的社會結構的注意,為廣大的普羅大眾尋求根本改革這個不公義的資本主義社會制度的出路,為探討成立「勞動者暨學生左翼聯盟」之需要而召開的討論會,為讓更多朋友參與而延期舉行(上次會臨時取消而未能及早通知大家,請諒),詳情如下:
    「勞動者暨學生左翼聯盟」討論會
    日 期:2011年9月17日(六)
    時 間:晚上8時正
    地 點:香港理工大學蔡繼有樓(會前20分鐘來電確定室號)
    討論內容:●「勞動者暨學生左翼聯盟」的成立有需要嗎?
    ●勞動者暨學生左翼有需要參與區議會選舉嗎?
    ●其他事項
    查詢電話:5112 0816 (會前10分鐘香港仔亞旺在紅磡理工橋等)
    【有關建議見:《給左翼人士公開信─為普羅大眾尋求真正出路發聲》】

    出 席 回 條
    如有意見請於會前,致電5112 0816或填妥下列表格電郵香港仔亞旺,謝謝!
    姓名:
    社團:
    電話:
    電郵: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