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傳: 佔領中環 之「如果我有錯,那必定是我對這個世界太認真。」

轉傳自: Mu Sic

2011年10月15日

全界佔領運動開始,我左腳腳骨骨拆,無緣現場見證運動的誕生。當時,我在家開著電腦,同時看著42吋的平面電視,一直追看著佔領中環的直播新聞。示威人士從早上在中環交易廣場,到晚上佔領匯豐銀行地下,我一直觀察著、守望著。雖然身體存在限制,但心靈從來不受限制。

.

10月17日

覆診後,醫生告訴我的康復已經許可我多做運動,多走路。所以在10月18日,我拿著一支拐仗,揹起一個帳篷,幾件衣服,決定加入佔領中環運動,盡公民對社會的責任,參與兩天社會運動。在此之前,我是從來沒有參與過任何社會運動的。對社運人的網絡,我一無所知。對社運的經驗,我一無所有。

.

10月18日晚

到達佔領中環現場,音樂會正準備開始,大約200人在現場。很快,一位叫Lawerance的朋友,拿了一杯螺絲粉給我,他說,是今晚的晚餐,而這是另一位叫陽仔的朋友為大家煮的,美道雖然不是很合適我本人,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從來不由味覺而建立。

到了音樂會結束之後,仍然有很多人聚留,大部份人參與佔領中環的理念會議,會議以共識、共治形式進行。而我感覺會議進行得很沉悶、很漫長,所以大約參與了一小時,就離開會議,開始進入一組一組的人群中,去認識朋友,討論對世界的期望及想象。

我認識了左翼21的阿美,當時是凌晨的十二時左右,我們一直討論到早上的七、八點。當中討論了很多議題,雖然無法一一詳細地在此記錄,但阿美令我的印象很深刻,她把我之前不認識的一些世界觀傳遞給我,她從人類產生社會以來說起,從母系社會說到父系社會,從君主奴隸制度走到封建制度,從工業革命去到資本主義社會。怪我無知,但這些知識,以往在學校、教會、甚至職場和朋輩之間都沒有機會學習。如今補充起來,對世界可有新的睇法及想象。時間過得很快,一個月過去,中間還有很多故事,認識很多朋友,未能一一盡錄。

.

到了11月份

佔領中環發生了一個名叫「禮物經濟」的討論,然後又發生了「禮物墟」。其他人的想法我就不多說了,我只說我自己的。當時,我以一個論點去確立對「以物易物」的立場。每個人在家中都有很多手錶,但手上只能戴上一隻手錶,而其他的手錶,當不戴的時候,他的秒針仍然會在家中行走。雖然每一隻手錶,或多或少,對個人都有它的意義,但缺少了分享!獨享、私有的意義又有多可靠呢?如果用一個物件換取一個物件,一個故事換取一個故事,一個信任換取一個信任,世界一定往正面的方向走。我明白,很多人會以負面的想法去猜度別人,但以負面的出發點,又怎能推動世界往正面的方向走呢?即使用物質的「擁有慾望」來說,其實也是可行的。因為之前我也是一個物質主義者,買很多物質來滿足私慾,但這些物質從來不能完全地滿足私慾,大多數的物質只能短暫地滿足,過了一段時間,就放在家中塵封了。或許過一段時間會再用,但整體來說,我並未有把這些物件的功效用盡,從而浪費了地球的資源,然後就是再買,再換取慾望,無休無止。

我把一條已經不合身的Levis牛仔褲,三本伴我康復的書,貼上了我自己的名字,放在「禮物墟」上,讓想得到這些禮物的朋友可以找到我,我再把這些禮物背後的故事傳遞給人,並告知他們不穿不看的時候,傳遞這些物件及它們的故事給別人。

FM101的Derrick取得我的牛仔褲,之後幾個月,他一直穿在身上,很合身,而且貼在褲上的名字,一直沒有撕下來。

現在,故事或者已經傳得更遠。

.

2011年12月

很快一個月又過去,天氣很寒冷,留下的人也少了很多,剩下二十至三十人。每晚我們都人貼人地開會,人貼人的意思是保持溫暖。我們計劃在聖誕節當日,在佔領中環燒烤,用油桶自製燒烤爐,用超市車自製燒烤架,買食物,並在網上呼籲關心佔領中環的朋友回來過聖誕。去消費主義,增強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連結。

我記得,那幾天,接受了突破的訪問,以下是當時的片段。

聖誕、除夕的回憶,比去年2010更深、更豐富。

.

2012年1月

在這幾個月內,我同時正在準備流浪中國的計劃。到了一月尾,我正式出發。但在此之前,我一直預計到,在我流浪的過程,需要很多人的幫助。所以在接受別人幫助之前,我決定用我所限之能,先幫助別人一些。我在一個叫Couch Surfing的網站開立戶口,呼籲世界各地的背包旅行客,如果不介意的話,可以來到佔領中環住下來,在此交換故事,國際連結。當中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對世界的想象,或是個人的經歴,都不可思議。直到2012年9月11日,來參與佔領中環的背包客,已經超過100位,下面網站,就是這些背包客的記錄。

http://www.couchsurfing.org/people/peterkwok/

.

2012年2月至3月

我在中國流浪,把佔領中環的故事傳開去,很多人都難以想象,我卻只能用有限的普通話去傳譯,還有在中國大陸唯一可網上觀看的佔領中環紀錄片﹣

故事影響了很多人。

秦皇島的劉衛,開始嘗試搭順風車旅行。

哈爾濱的國良,開始反思消費主義的問題。

北京的朋友對八九學運有新的觀點。

內蒙古的王穎漩開始反思日復日的機械工作。

和我同行的周峰開始關心社會運動。故事都影響了他/她們。

但這些故事,如果沒有佔領中環,跟本就不會發生。

.

2012年4月

我回到佔領中環,認識了來自美國的苦行者Mark,他22歲,流浪世界各地兩年,身上完全不帶任何金錢,一元也沒有,也沒有穿鞋。他每到一個國家或城市,都會用各種不同的方法生存下來,找安全的地方睡覺,搭順風車穿州過省,尋找清潔的剩餘食物充飢。當時我流浪中國剛回,錢花光八八九九,經常飢餓連連。後來Mark教導我如何找到剩餘食物,我們每晚走到超市,等待超市收工後,把一包一包即日生產的食物,從垃圾堆中收集起來,先分給露宿者,後分給佔領中環的朋友享用。但由於食物太多太多,每天晚上露宿者吃飽了,我們也吃飽了,還剩。

後來,我又把這些故事傳開去,並好像Mark教導我一樣教導別人,及後又認識了一班關心剩食議題的中大學生,開始對剩食的問題進行討論、深化、反思、建立,然後就成立了「豐剩」。

https://www.facebook.com/over.leftover

「豐剩」成立之後,組織和效率都得以提升,受益的不再只是單一地區的露宿者,還開展了更多地區,更有基層的市民、食物銀行、社運組織等等。雖然我沒有正式的統計過,但於我所見「豐剩」所收集得來的食物,如果以金錢量化來計算,一定超過一百萬元,受益的朋友因得到食物而所省下的金錢的總和,最少五十萬元。但是,我是並不希望「豐剩」存在的,因為如果「豐剩」存在,就代表社會的深層問題未解,而需要「豐剩」這種執手尾的角色來幫助解決。

如果,如果沒有過度生產。

如果,如果沒有過度消費。

如果,如果沒有過度浪費。

就不需要豐剩,多好!

如果沒有佔領中環,Mark和豐剩的故事也不會發生。

.

2012年9月11日

佔領中環被清場的時刻終於來臨了,當下佔領中環的朋友剩餘15﹣20人。

匯豐動用超過50保安人員。

警方動用超過100警員。

法庭動用超過30執達主任。

並封閉銀行街、及一條皇后大道中行車線。

區區二十人,需要這樣嗎?動用以上各種、各種、各種的資源來對付建立世界的年青人,合理嗎?

參考我之前寫的文章可以更加深入了解。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mu-sic/%E4%BD%94%E9%A0%98%E4%B8%AD%E7%92%B0-%E4%B9%8B-%E8%AD%A6%E5%93%A1/10150353098979021

.

雖然,清埸過程我沒有受傷。但我以我神起誓。

我見證著我們的一位朋友Denise因為保護傢私,而被保安人員拖行十多米。

朋友香子進被十多名保安人員圍起來及推倒地上。

打算離開而不作留守的朋友Wallace被多名保安人員圍住而不讓離開,最後更以傷人罪而送往北角警署。

我女朋友Tiv需要進入佔領中環現場取回私人物品,而被最少二十名保安人員圍住及推到地上。

還有很多被執達主任喝罵、或被主流傳媒抹黑的我已經不想多說了。

.

我只想說:「我沒有錯!為何社會要這樣待我?如果我真有錯,那必定是我對這個世界太認真。」

.

.

.

佔領中環的朋友們,共勉。

.

不認識佔領中環的廣大市民,了解。

.

.

.

豪仔

2012.09.11「佔領中環被清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