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我已是被捕中較幸運的一位……】

轉載:深水埗小學鷄

76228170_541391186594797_4221645439683788800_n

記街坊在深水埗被捕後過程,本文將街坊經歷仔細寫出,希望能讓大家了解整個被捕及拘留的過程,我們不能控制警方濫暴,但如能有心理準備面對種種程序,可減低心中恐懼,保持鎮定。

事源:十月中,阿聰(化名)於內街被捕,其後送往警署拘留近三十多小時,過程中被警察言語侮辱 。

■心理質素需要高 保持淡定
阿聰語帶嚴肅提及,入到警局,你就好像任人宰割,你知道自己有權利,但肉隨砧板上,某些被警察強行要求遵從的程序不得不做,但緊記仍要自保。「好多人就係唔熟,一唔熟警察兇一兇你就驚,一驚就會好易講錯野、做錯事」。有好多人以為只要落完口供,其他時間鬆懈了,但其實 一 定 不 是 !警方趁你放鬆會不斷搭訕,有意無意提及現場關於你的行蹤、個人資料,方便他們搜集證據,就算沒有落口供紙,但他們可以透過你說的話去加快檢控程序,所以任何時刻都只需要講一句「我無野講」。

■內街被捕 防暴包抄
當天網上號召群眾深水埗區下午集會。當日阿聰到深水埗,見人群稀少,先和到場的示威者設路障。未竟,在內街停留時,突然看見前方眾人後退的騷動,隨即內街兩邊被警察包抄,阿聰無路可退,為避免被防暴施加暴力,於是舉高雙手,隨即被押上警車。十多人同時被捕。

■押往警署 長期雙手放頭望地罰企
一到警署,阿聰與其他人一樣,被命令雙手長時間放頭,頭向下,在一面牆排滿人的罰跪。期間警察粗魯呼喝叫阿聰去這邊、到那邊。但因為姿勢,無法看清當時警察的情形,也看不到有沒有被捕者被暴力對待。

■錄口供被侮辱 粗口罵聲此起彼落
阿聰憶述,他與眾多示威者被帶入警局開始錄口供,每個示威者有一張桌子對著一、兩個警察。當天應該太多人被捕,因此同時十多人在場落口供,附近都是警察破口大罵、類似恐嚇的字句來審問示威者。阿聰說,他們一開始會嘗試羞辱你,為了發泄他們的怒氣也好,想引你發怒也好,口供紙所記低的就是會上庭時用的證據,愈少落口供紙,對自己愈有利。阿聰再三提醒,不要講任何野,你不斷重覆講「我無野講」就可以。

「你個刻盡量放空,唔好聽入耳,知班差佬係特登」,見到同場有些年青人沉不住氣,他便嘆氣,「不會知道口供紙會寫了甚麼」。阿聰說,「聽聽下佢鬧,有時又會覺得好好笑」。

警察查看他身份證,看到他的歲數,「嘩x你老母,望落咁唔似,x得多自由閪採陰補陽?」充滿性別羞辱的字句。

阿聰指,最後警察會叫你在口供紙上簽名作實,他那張是空白的,於是他填了一句「我要見律師」。但警察又喝住他,「呢樣野同口供無關,之後會有雜差處理」。

他要求阿聰刪去這句,他無奈就範。「但我明明知道其實我寫咩都得。」

■被逼穿上現場裝備拍照
錄完口供後,等了一兩個小時。警察要求阿聰穿上現場的裝備拍照。

「其實這個程序是警察監生逼示威者,如果我只係帶左裝備係袋,無戴住,好容易就被警察屈」,他再補充,「這個程序我本來有權拒絕」,但人在警署,「你唔知佢會對你做啲咩,無辦法」,但他知那張相有可能成為指控他的證據。

■拒絕寫三世書 交代個人資料
拍完照後,警察隨即給了一份稱「三世書」的東西。「我被捕前有去聽律師的講座,但自己也未聽過有這份」。
三世書要求你交代個人資料、家庭背景等等。「我甚麼都沒有寫,如果警察知道我的個人資料,他們更加容易去找你出去示威的證據」,他繼續說,「例如你填左同阿媽兩個人住,如果之後係你間房搜到裝備,咁你無理由話係其他人或者係你阿媽,咁對自己好不利」。「那些資料不會變成呈堂證供,但會有利警察找到定罪的證據,總之不要填那麼多」。他最後只填了緊急聯絡人的電話號碼。

阿聰記起一件事,現在警察的手段很卑劣,如示威者不足十六歲,會馬上叫示威者打電話叫家人來。家人知道示威者被捕後會很驚慌,會追問示威者情況,「很多時見到屋企人,以為安全,就會鬆懈 ,開始講野。或者係屋企人唔知道唔知路,係咁在警署追問,你一答就瀨野,警察聽到就會搜集證據」(註一)。他見到很多年輕人因此透露太多資訊。

■臭格等待 時間難捱
最後阿聰關入臭格,同一格的人絕大部份都未滿18歲。這時候,大家以為錄完口供,緊繃的神經會開始放鬆。警察會逗你開始傾閒計。「你咁唔好彩,咁岩經過個度咩?」、「信唔信831有人死?」、「其實我都好想知你地諗法」等等,這是警察他們常用,引你說話的。阿聰那時候很冷靜,堅持無野講。晚上十一時左右,律師終於來,簡單看看你的口供紙有沒有問題,和看看如何通知家人等等的處理。

見律師那段時間,令阿聰最開心。「成程你都無人可以傾計」。最難捱,是你被關著,看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但你不知道幾時可以放出去。要有心理準備,要磨練你的意志,不然的話,你會易驚慌,好快崩潰。

■歷經三十多個小時 忠告要冷靜
阿聰最後被關了三十多個小時就放出來。回家先安撫受驚的家人。但因有心理準備,所以這次被捕感覺不算太驚慌。

「其實由落口供開始,根本可以律師在場先做,但警察唔會俾你咁要求」,你的權利,彷佛完全失去了。

他再一次提醒,入到去沉住氣,保持冷靜,好好保護自己,出去再算。

註一

未足十六歲的示威者,必須經警誡及待被捕者家屬或監護人到場後才可錄取口供,否則違犯錄取口供守則,法庭不會考慮接納有關口供。唯近日一單新聞具爭議,詳見: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article/20191107/60242408

另外,根據近日警方錄口供的情況,內文指故意馬上通知家長到警署的手段,是指如警方尊重被捕少年的權益,應同時聯絡家人及律師。現時警方手段只容許被捕者通知家長,目的是在警誡後及簽口供紙期間,引家長及被捕者在對話時透露更多利於檢控的證據。

註二

「三世書」過往只會用於黑社會,用途為搜集更多其背景資料,然而自雨傘運動後政治參與被捕者亦有機會需填寫三世書,警方向被捕人士表示「三世書」並非口供。詳見: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34381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