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富臨員工母親節控訴無良老闆剝削 警拘捕工會幹事及公民記者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2020.5.10
記者: 落草

今日上午,任職於美孚富臨皇宮酒樓的八位工友,聯同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與深水埗區議員楊彧,在其工作地點進行名為[和你飲茶]的工業行動,支持者趁母親節往酒樓淨飲茶,及呼籲食客罷食。是次行動之八名工友年資由六至十四年不等,根據僱傭條例,一名長工做滿兩年後,若不獲僱主恰當分配工作超過兩星期,則可視作停工(註1),亦有權向僱主申索遣散費。這次行動便是被放無薪假兩個多月的工友,向富臨追討被拖欠之遣散費。富臨沒有理會工友訴求,並召來警察阻撓行動,及後警察更拘捕職工盟的工會幹事林小薇及本媒體的特約公民記者思苹(筆名)。職工盟、楊彧及草根.行動.媒體皆譴責警方配合無良老闆打壓工人,並要求警方立即釋放兩名被拘捕人士。

(照片提供:現場人士)

工友控訴富臨不與員工共渡時艱  勞工處無法協助工人

富臨酒家於2月開始要求工友放無薪假,工友阿東氣憤地指,二月開始被放無薪假,一段時間後,才與一群同事一起被叫回去,逐個逐個人被經理叫入房簽停薪留職的同意書。經理在房內向每個人說,因新冠肺炎,市道不好,如果他們肯不放無薪假而是馬上接受解僱,那麼,次日公司馬上以臨時工的身份,以$50時薪聘請他們;如果不接受解僱就簽停薪留職,等待重新開工。當時年資長的工友都認為無理由自己接受解僱,又為保飯碗,便簽紙同意停薪留職。誰知,等了許久公司無消息。期後,又被公司叫回去,要求他們簽一張紙證明以前的工作時數和薪金,但這些數字均是比真實的少,例如工時每日減約一半,薪金也寫少了。他們不知這張工資證明的意圖為何,只知又被公司嚇,指其實他們不接受解僱轉臨時工,就有可能無限無薪假,不過,公司又不是解僱他們云云。他們心中擔憂,所以去向區議員尋求協助,這才明白到自己的勞工權利。

阿東指,其後他們向仍未被放無薪假的同事了解,原來他們也在八折出糧。同時,公司聘請了許多臨時工,如果是之前接受解僱而轉臨時工的,的確是時薪$50,如果新聘請的則是時薪$48。臨時工不一定每天上班,全看酒樓需要而定。如此,酒樓開支必定大減。

是次行動的八名工友,在三月初開始向深水埗區議員楊彧求助,再透過楊接觸到工會。之後,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亦有協助工友向富臨提出交涉,但富臨一直沒有回應,工會在5月5日及5月9日都有開街站,向市民講解富臨的劣行,惜富臨仍無回應。阿東更指出,即使勞工處致電要求富臨於3月23日與工友會面,富臨也乾脆不出現了事。

富臨亦向主流媒體表示要求工友共渡時艱,又多次向工會和工友稱不是解僱只是無薪假。其實,根據僱傭條例,工友現時狀況,可視為被停工。只要僱員根據連續性合約(連續4周每周為同1僱主工作不少於18小時,俗稱4118)不少於24個月,一旦遭受停工,則可向僱主申索遣散費。是次的八名工友亦是據此向富臨力爭。阿東指控富臨是無良僱主,自己為富臨打工多年,正式是共渡所有艱難時期,現在一出事,公司就棄員工於不顧,更將他們置於水深火熱之中。


(圖片:職工盟資訊頻道:美孚富臨現場:
現場大量軍裝及便衣警員駐守,並警告追糧工友「違反限聚令」。
工友問:我哋嚟追糧,要佢找數,點解會係犯法?
#藍店不了 #富臨找數)

工友遭遇證抗疫2.0荒謬 富臨若申請保就業或可獲1.6億資助

政府於上月 8 日推出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其中保就業計劃提到政府將向僱主提供工資補貼,以 2020 年 1 月至 3 月中任何一個月份的 50% 工資計算,工資上限為每月 $18,000,為期 6 個月,而僱主則須承諾在補貼期間不會裁員,並把補貼金額百分百用於僱員工資。不過,當時多個不同團體皆指出,不能裁員不代表不可以減薪和放無薪假,更不代表所有層級僱員都會獲發同等的五成工資。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推出的翌日,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已明確地表示,僱主若申請基金,就「不可以減少任何『人頭』」,而政府亦「並非檢視每名員工,因為若要檢視一、二百萬名員工的情況,計劃的申請程序及整個系統的設計都要十分之長的時間」。

由於長工工友的薪金開支遠高於請臨時工,因此富臨僱員的總人數在「人頭」的數字上並無變更,即使實際上內部的「人頭」由長工換成臨時工,亦符合資格申請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根據富臨集團最新一份的中期報告,截至去年 9 月 30 日,富臨約有 2,960 名僱員,以最高可補貼 $9,000 工資計算,如果富臨申請基金成功的話,則最多可獲近 1.6 億的政府補助。

警方配合僱主打壓工業行動 拘捕工會幹事及公民記者
警察到場先以限聚令為由要求在場人士散去,又警告參加行動人士為公眾地方行為不檢,及後更拉起封鎖線,組織好人牆來保護富臨姓胡的管理人員,並驅趕在場參加行動的人士。

據現場人士稱,上午約十一時半,行動者約四人一批地進入酒樓,但大部份一直未獲酒樓安排入座,只有少數人在一樓坐下參與罷食及呼籲罷食。直至約十一時三十五分,其他行動者想上樓上匯合但遭其他酒樓員工和警察阻撓。約十一時四十分,本媒體特約公民記者思苹在酒樓一樓進行拍攝工作,有七至十名便衣及軍裝警察多次阻撓她的拍攝工作,更包圍了她在樓梯附近的一個角落。期間,思苹多次表明自己的記者身份並指出自己正進行拍攝工作。相反,大部份警員並無展示委任證。思苹一度指:「咁,我去飲茶得唔得!」警方雖然口頭說可以,但事實上仍對她進行包圍同時又指她不可站在原地。最後,警方大約在中午十二時拘捕她,連同帶走其攝影器材。當警方拘捕思苹時,工會幹事林小薇亦有在場用手機作直播拍攝,及後工會幹事亦被拘捕。

當時部份參與行動的人士已在酒樓一樓坐低參與罷食及呼籲罷食,其餘工友或聲援市民都被酒樓其他員工及警方分隔在樓梯下。據工友阿東的回憶,當時林小薇在與幾位工友聊天,而記者在拍攝他們的談話,忽然一堆警察走來,男警粗暴推開林小薇和記者,記者大叫二人皆是女性叫男警不要觸碰她們,然後才來了個女警。推開工會幹事和記者後,警察開始罵阿東,阿東指自己一向有病須吃藥,而再被警察大聲呼喝,要求出示身份證。他慨嘆,聲援人士被捕「我真係好唔安樂」,且今次「終於親眼見到警察如何粗暴濫捕」,並對於警察幫助老闆來打壓工人十分憤慨。

(圖:現場人士提供,藍圈為被捕位置)

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及楊彧同在其臉書發聲明表示:「我們對富臨一方面收取政府抗疫防疫基金資助,一方面卻肆意剝削工人權益感到極度憤怒。而黑警濫權,打壓工會工業行動的權利,是赤裸裸地暴露了官商黑警勾結的現實。我們再次重申,嚴厲譴責黑警打壓工會及工人工業行動的權利。同時警告富臨不要以在黑警的保護下可以逃避法例,我一定不會就此罷休,一定會繼續追擊到底。最後我們呼籲全港有良知的市民,罷食富臨集團旗下所有食肆!」草根.行動.媒體亦已在網頁及臉書上發表聲明:「譴責警方一方面以限聚令打壓工業行動,另一方面又濫捕公民記者和工會幹事。本台並促請警方立即釋放本台特約公民記者及工會幹事。」

截止今日傍晚六時三十分,本媒體獲得最新消息,兩名被捕人士要到明天早上才會知道能否保釋。

(2040:最新消息: 截至八時許,被捕人士的友人送完飯後,警察又指會[好快出嚟],現時二人已全部保釋出來。)
跟進報導://…她指其實最擾亂秩序的就是警察,觀乎工會的街站,工友的工業行動,本來俱相安無事,只有當警察出現時,才會出事。…//

================================

註1:

假如僱員在任何連續4個星期內,不獲僱主分配工作並不獲支付工資的日數超過正常工作日數總和的一半;或在連續26 個星期內,不獲分配工作並不獲支付工資的日數超過正常工作日數總和的三分之一,即屬停工。上述正常工作日數,並不包括閉廠、休息日、年假及法定假日等日數在內。https://www.labour.gov.hk/tc/public/pdf/wcp/ConciseGuide/11.pdf
==============================

[草根.行動.媒體]

網頁:https://grassmediaction.wordpress.com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grassmediactio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actionofgrassmedi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