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權機構「杭州蔚之鳴」被迫關閉

 

​按:本年3月, 五位中國女權活動人士因計劃倡導「防止公交性騷擾」被公安拘捕,經歷重重審問,終於獲釋。

然而事情並未完結。
五位均有參與的女權機構「杭州蔚之鳴」,自她們遭拘捕後一直無法正常運作,更於5月底被迫關閉。
以下是杭州蔚之鳴給社會各界的公開信……



今天是5月的最後一個工作日,女權機構「杭州蔚之鳴」在經歷了3月的「女權五姐妹」被抓風暴後,歇業兩個半月了,不得不被迫關閉。

杭州蔚之鳴機構自2014年8月成立以來,在推動婦女就業機會平等、防止性騷擾、反對對婦女的暴力倡導、媽媽社群面臨的社會家庭雙重壓力等問題上有過持續的推動工作,並協助了著名的浙江省性別歧視第一案黃蓉案勝訴。在2015年兩會之前,遊說多名兩會代表、政協委員提交關於反對公交性騷擾的提案。這是一家專業的倡導婦女權利平等的公益組織,以其紮實的社會工作基礎,為婦女地位的改善和發聲做力所能及的呼籲工作。她們以年輕、積極的角色參與到了廣闊的婦女議題中,不因公益組織的薪資低、工作繁重退縮過。

然而,2015年3月7日,蔚之鳴機構的兩名全職同事武嶸嶸、鄭楚然和三名合作夥伴李婷婷、王曼、韋婷婷,因計劃倡導“防止公交性騷擾”被抓後,蔚之鳴機構的其他同事和志願者多人被公安人員多次談話。盡管4月13日晚上,海澱檢察院不予逮捕後,武嶸嶸等5人被取保候審,但她們仍然是犯罪嫌疑人身份,她們被沒收的個人財物、手機、電腦等均沒有歸還。且海澱警察4月23、25日來杭州再次非法長時間傳喚武嶸嶸,並在傳喚問詢中以犯罪嫌疑人身份進行語言人格侮辱。

目前蔚之鳴機構的多名工作人員被迫停止工作在家,機構已有的項目工作處於暫停狀態,沒有辦法承擔更多的人員工資和房租等開支的情況下,蔚之鳴將停業關閉。一個新興的婦女公益機構,在經過一系列的暴風雪後,面臨多重壓力,不能繼續以“杭州蔚之鳴機構”的身份開展她們的使命工作,今天宣布停業關閉。

這並不意味著我們會停止為性別平等和婦女權利而奮鬥。即使我們不能全職做女權,我們每個人都會用自己的方式繼續關註婦女權利,並為之不斷努力。同時,我們也希望有更多關註婦女權利的人士,就會像這家機構的名字一樣,在廣闊的天野裏為性別平等和婦女權利吶喊。

杭州蔚之鳴
29 May 2015

 

相關資訊:

新婦女協進會就此事發出的訊息:http://goo.gl/0Cyiv5

[紐約時報中文網] 中國女權組織在政府壓力下關閉:http://goo.gl/yb97Gq

廣告

關於敦促中國政府釋放女權活動家的聯署聲明

發起團體︰新婦女協進會(網址︰www.aaf.org.hk
(2015年3月8日),香港婦女、性別團體對北京當局在未有充份理據的情況下,跨省拘捕五名知名的女權活動家,包括北京的李婷婷(麥子),韋婷婷,王曼,杭州的武嶸嶸和廣州的鄭楚然(大兔),表示嚴重關注,並敦促北京公安當局,尊重並恪守憲法賦予人民的言論自由,確保各相關人士的司法權利,予以律師及家人會見,確保其人身安全,並在未能查證有違法行為的情況下,立即釋放各人。
據資料所得,拘捕行動於3月6日開始。當日下午四點,北京的韋婷婷和王曼被帶到當地海淀區派出所進行問話。同日深夜十一點半,在北京的李婷婷和廣州的鄭楚然也分別被五六名警察敲門。李婷婷家被警察撬門進入,被帶走後至今超過三十多個小時仍未有消息。鄭楚然則被廣州地方警察即時带到派出所,詢問八小時後被軟禁在賓館,目前被冠以「尋釁滋事」罪名刑事拘留,並由北京警方带走。至3月7日,廣州的武嶸嶸下午兩點飛抵杭州機場,隨即被北京市國保帶到杭州西湖區的古蕩派出所詢問,當日下午約五點十分,友人一度接到武嶸嶸哭訴和喊痛的來電,但通話迅即被截斷,此後未能再次聯絡。
我們對被捕各人目前的處境,特別是武嶸嶸的人身安全情況,表示極度關注。我們要指出,根據中國法例和國際準則,在武嶸嶸身患疾病的情况下,羈押單位有義務為其提供及時和有效的救治。
國際婦女節迄今40年,從舉辦各項節慶到提出婦女權益議題,倡導法律和政策的改革,以肯定婦女社會地位、保障男女平權的原則,一直是各地對婦女權益訴求的平台之一,從中國以至國際,各地皆然。
中國早於1995年協辦聯合國以「兩性平等、發展與和平」為主題的「第四次世界婦女大會」,期間並通過了《北京宣言》和《北京行動綱要》,至上月習近平更在公開講話中表示中國要堅持男女平等作為基本國策,均可見婦女議題的討論以至倡議,在中國並非禁忌。
據了解,五位被捕女士,是次拘捕行動的觸發點,在於她們製作了一系列寫有“制止性騷擾,安全你我她”、“抓性騷擾啦,奔跑吧警察!”等字樣的貼紙,原定於3月7日在各自所在的城市派發,以要求設立「公共交通性騷擾防治機制」。而有關行動只是因為她們得悉今年全國總工會將就工作場所性騷擾問題,於兩會進行提案,且有可能得到重視,因而希望在民間也推動關注。我們認為有關行動計劃溫和理性,是各地民間社會呼籲關注和倡導教育常用手法之一,並不足以構成「尋釁滋事」或是其他刑事指控的基礎。我們對北京公安當局拘捕行動的合理合法性,表示強烈質疑。
事實上,中國的性騷擾問題是社會現實,近年亦受到普遍關注和討論。根據北京眾澤婦女法律諮詢服務中心、北京市千千律師事務所於2011年對北京、廣東等四地的研究指出,性騷擾非常普遍,影響了40%至60%的職場女性生活。並且在受到性騷擾的群體中,20至29歲的年輕人占最大比例,達到57.5%,而多數受害人都選擇了隱忍或離職。
問題迄今存在,且備受關注,聯合國消除對婦女歧視委員會在2014年11月7日發表針對中國國家報告的《結論性意見》中,表達對中國性騷擾問題的關注,要求中國政府立法以令僱主承擔對在職場發生的性騷擾事件的法律責任。(《結論性意見》第37c段)
就此,我們呼籲中國政府面對社會種種議題,應以實事求是的態度處理,完善立法、落實執行,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而非拘禁提出問題的人,將其滅聲。我們再次強調對事件的關注,並將繼續跟進,直到上述各人得到釋放。
如閣下同意以上聯署回應,請到以下網址參與聯署。謝謝!
意見或討論,請前往面書頁面︰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892417467447737/
1_arrested-800x4531_QQ_20150307134155

1_10307215_794771077267389_1608497653439713275_n
圖片來自網上聲援者的網頁及FACEBOOK

轉貼| 開房找我:乳房與剪刀奏鳴曲 ——答友人談我的半裸照 (文:艾曉明)

轉自: 艾曉明工作室博客

尊敬的朋友:

你好。謝謝你的來信,也謝謝你妻子的共鳴。我深信這是我想要的共鳴。

這張半裸照上網後,我看到各種反應。我感謝讀者的敬意,但我也想說,我拍這張照片時沒有悲情,我的剪刀在說話,在傳遞我的乳房傳遞不了的資訊。

有人善意地提醒,艾曉明寫文章有理有據,漏麥不是她的強項。那當然,我的乳房既不堅挺也不豐滿,完全沒有成為欲望對象的資格。進入公眾視域的乳房應該是少女美豔的、含苞欲放的、半遮半掩的。那才叫欲拒還迎,是能夠提供消費能量的乳房。

我 的乳房是一個年屆六十者的女人的乳房,鬆軟低垂,仔細看還有被手術刀治療過的痕跡;那是少女時代得乳腺炎時做過手術,因此顯得乳暈朦朧。那時在手術臺上, 醫生拷問說:你結過婚嗎——我的媽呀,我才十八歲呢;這句話簡直是晴天霹靂,完全是對我性道德的侮辱。醫生還不肯放過,刀光閃閃,他繼續窮追猛打:你沒結 過婚怎麼會得乳腺炎?我心說,人身上長了這個東西,它就會有病。你個醫生還來問我,我又去問誰。

2010年 我在北京採訪艾未未,也問到他與一大群男人拍“草泥馬之鄉”的動機。艾未未以他慣有的坦率回答了他對裸體的看法。他也同樣追問道:要不咱倆試試?採訪艾未 未之前,我就想過,我問他為什麼拍裸照,他如反過來問我那我是拍還是不拍?我會和他一起拍裸照嗎?我內心的回答是無所謂。我相信,和很多人一樣;我們並不 在乎自己的裸體——你不會穿著衣服洗澡吧?更何況,我作為《陰道獨白》中文首演的導演,我對身體政治的理念很清楚,裸不算個什麼。但另一方面,我得要面對 公眾,去解釋為什麼要裸?怎麼裸;這我還沒有心理準備,也沒有想清楚。

後來我有一次採訪艾未未,那是他從牢裡放出來之後。談話間他又提到,咱們拍裸照啊。我腦子沒他嘴快,還在糾結於我的邏輯。他看我半笑不笑就取笑道:你看你不敢了吧。的確,和艾未未站在一起,有很多男女做了這件事。但要我來做,我還沒有想清楚。

以 上說到這些,意思是有關裸體,對我來說有點心理障礙,但可能沒有一般人那麼多。艾未未的身體藝術傳達出強烈的信號,它像所有個人的身體一樣平常,充滿了傳 統的性別規範所不需要的多餘或者缺憾。它之一絲不掛,令人一覽無餘,打破了高貴與低賤、聖與俗、美與醜的界限。它以肉體呈現了精神的狀態,它可以被毀滅但 不能被馴服。

我 當然是他社會行動的支持者。他和葉海燕等幾位女同胞也曾有一幅裸照,在整他時被拿來說事,還給命題為什麼“一虎八奶圖”,七七八八地在香港的一家知名報紙 上給批判了一通。我來說說我看到這幅圖的感想,這個我沒問過艾未未或者葉海燕他們當初拍的時候是不是這麼想的。艾未未這種直覺之人,搞這種事也未必要一套 邏輯來支援。

我 看到這幅圖,感覺非常好。為什麼,誰都知道,葉海燕是妓權運動的中國宣導者,她支援性工作合法化。我也支援,有關道理部分,李銀河教授講得更清楚,都有專 書,搞不明白的自己去看。但是,事實是,妓女在中國比什麼都慘,不要說工作非法;而且,妓女被敲詐、被打死塞到陰溝裡,報案都沒人理。你出來賣的,打死你 個臭婊子活該。女人已經低賤,妓女是女人中最賤的。堂堂大國,有幾個人敢和妓女站在一起?有葉海燕,現在又有艾未未,艾未未脫光了,他跟妓女平等了。你們 作踐他們吧,當心咯了腳。

每個人看圖有自己的角度,我的角度就是這樣。所以,這張照片對我來說,非常有力量。那張報紙上把這個圖叫做淫穢,那是它的事。仁者樂山,清者自清。

這次整到葉海燕頭上,給了我以身體說話的機會。海燕去萬寧舉牌,幾位女權行動派一起去舉,她們很文雅,很溫和,衣裝齊整。她們現場還發送了有關反對性騷擾的文字資料,很多路人上來要。海燕舉牌說的是:“開房找我,放過小學生”。這張照片傳開後,催生了一系列網友聲援照。

“開 房找我”,從葉海燕的公共身份來說,押上了她自己作過性工作以及作為性工作者權益宣導活動家的經驗;它很切題,它更是一記犀利的耳光,打在那道貌岸然卻心 懷鬼胎者的臉上。它也是一柄利劍,捅破了文明大國的荒唐夢,露出了底裡的野蠻沉淪和暴虐。校長帶小學生開房,明明兒童受到性侵害,家長居然連起訴都不敢 了,這還有天理嗎?

校長要把小女生們帶去哪裡?更進一步的黑幕是什麼?又還有多少更大的醜惡沒有曝露出來?未等到這些答案,葉海燕居然被毆打,被拷走了。這一次我想到了把葉海燕的名言寫在乳房上,用葉海燕的方式聲援她。在舉牌都不能舉的時代,讓我們在身體上銘寫——開房找我!

我 知道我的公共身份,我是大學教授,是女權主義者,是拍片的人。另一方面,我也是母親,是一個“年老色衰”女。我的色相——前面已經說過,沒有賣相。但這就 是被遺忘的常識和真相:這是我生過養過的身體,是我的乳房我做母親的明證。你是人生父母養的不是?包括那些強姦小學生的色狼,你是不是?

還有那些已為父母者、將為父母者,我們裸身相向,是要面對一個基本的人倫現實:虎毒不食子,何況乎人?我們的孩子們被拐賣,被毒害,被性侵,被虐殺;這個國家還有成年人沒有?他們做了什麼來履行對孩子的責任?

葉 海燕做錯了什麼?她來自底層,對賤民的痛苦有親身體驗。多少年了,她在底層奔走,為最苦最賤的女人呼喊。我和她一起去到過河南新蔡的田喜案審判現場,我記 得在法庭外她和幾位因輸血感染愛滋病的受害姐妹手挽著手高呼:你們把輸血感染愛滋病的人判刑,你們有罪!警笛呼嘯,田喜母親一下子滾到車輪下,要救她的兒 子。葉海燕和喜梅等幾位姐妹在警戒線外哭喊:你們有罪……那就是抗爭,抗爭不是紙上的概念,而是擋在國家強暴之前的血肉之軀。

一 些網站在轉載我那張半裸照時,切掉了我的乳房以下的傢伙——那把大剪刀。如果他們截圖截的是我的推特頭像,那是他們的技術錯誤。因為推特頭像要正方形,我 保留的是有相貌標識的部分。在我的博客圖片中,乳房和剪刀是缺一不可的道具。是的,現有的社會文化不支持受害者自衛,女人手裡一把大剪刀,那可以制服陽具 偶像的鐵傢伙,是想哢嚓什麼?當然要抹除。哈,這就叫閹割恐懼。而我們的小學生教育,我萬分懷疑,是不是從來沒有教過幼童怎麼對付性暴力。我就要秀那把剪 刀,我想要所有想帶小學生開房的校長記住那把剪刀。當然,記住鄧玉嬌的修腳刀也有同樣的效果。我們必須告訴女孩子們,色狼要摸你整你不要怕,第一步讓他住 手,第二步你和家長聯繫舉報他;第三步第四步你別忘了你有嗓門有拳腳能掐能咬你要自衛。就算你拿不動艾姨手裡這把大剪子,你心裡也要有把剪刀。別跟他開房 別跟他睡覺別為他保密,更別怕他壞你名譽……讓我們做大人的站在小女孩前面,挺直了站著,穩穩地握住那把剪刀:開房找我,做掉你。

這 把剪刀,應該是我們保護兒童的制度;它鋒利尖銳,嚴懲來犯者。它也應該是我們要創造的新的社會文化,對強姦、性騷擾、性侵犯,決不容忍。它應該是我們明確 告知兒童的資訊,讓每個女孩知道,怎麼對待施暴者。你固然可以講道理,可是當道理講不通時,不練拳腳怎麼行。它還應該是我們對男孩和男人的教育,女人是你 的同胞、同事、伴侶、姐妹……她也是會揮刀自衛的人——當你侵犯她的尊嚴和權利。

有 關這張半裸照的反應,有朋友表達了私下的擔心。那種感覺有點像是:老師是我們尊敬的女人,她的身體的私密部分,是我們隱私的一部分。當她裸出這一部分,我 們深知這個文化會扭曲她的動機,從而把她變成易受傷害者。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清楚解釋了這個邏輯。總之,當人們說,看到這張照片,我流淚了;我希望他們的眼 淚是為那些被侮辱和損害的孩子們流的,是為那打落牙齒和血吞的家長們流的;唯獨不是為我流的。我的心情就跟唐慧這位不屈的母親一樣,哭有什麼用?像唐慧一 樣,像葉海燕一樣豁出去,這就是惟一的出路。

也 就是說,在這一刻,我的身體,什麼暴露不得的乳房啊,隱私啊,在如此巨大的惡勢力以及如此普遍的悲劇面前,根本無足輕重。孤立地看一個大學教授人老珠黃去 亮乳房,除了不知羞恥就是個大傻逼。我對此沒有任何反駁的興趣,我讓照片凝定在這個瞬間,讓它和向隅而泣的家長、和那些茫然不知所從或者被羞辱感壓得抬不 起頭的女孩們站在一起,銘刻一個時代的羞辱、罪惡以及路見不平必須要有的態度。

點擊看大圖:開房找我,放過葉海燕
附上詩人朋友韋杵的詩作,感謝所有在這一刻和葉海燕站在一起的人。

致沙葉新先生2013-6-2

國已無男奈若何?楊家血性肯蹉跎!
艾姨拼脫持並剪,丁母奔號止魯戈。
外禦強梁心怯懦,偏殘草芥淚滂沱。
天荊地棘誰攘臂,一望神州不忍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