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港九新界離島師奶反送中聯署】

師奶每日都好盡力去完成照顧家庭的工作,但唔代表我地唔關心社會。無論幾疲憊,作為社會一份子,我地有責任出黎反送中。

■咁大條逃犯條例,得20日低調諮詢期?
2019 年 2 月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允許引渡在港人士到中國內地受審。表面上,政府話係要解決陳同佳案件。但人地台灣都已經話行唔通,不同的大律師和議員,也提出過處理陳案的其他可行方法,政府係都唔聽。無得唔懷疑,政府係借故要練住市民條頸。二十多年前通過既《逃犯條例》,並唔係政府所指的「漏洞」。師奶都知,當年立法會刻意咁做,係因為擔心中國人權保障、法治水平及刑事司法制度不足。反觀目前擬訂草案,容許由行政長官一人揸權,發出證明書便可展開移交安排。變相讓行政長官繞過立法會,自行決定移交細節,削去現時立法機關對個案移交既監察功能。

咁重要,咁大爭議,有十幾萬人上街反對既事,得20日諮詢? 一次月經既週期都不足呀!最終,「走程序」也只是參照了商界的意見。然後,政府不理種種反對聲音和行動,「跳程序」直上二讀。咁樣樣,仲唔係身有屎?

■驚香港好快變到大陸咁?
條例修訂好影響我地師奶既生活:終日提心吊膽。中國內地政治審查的底線隨時變,司法制度深不可測。我地知道內地啲師奶,唔見左律師老公好耐好耐,千里尋夫不果,審訊無得睇,係監獄都不能探。我地知道內地師奶,不能公開拜祭川震死難女兒,揭豆腐渣尋冤未雪被封殺。我地知道內地啲師奶,為左假疫苗問題被監控,有冤不能訴。我地知道內地師奶,為強拆被非法拘禁。除左敬佩和支持這些師奶外,我地盡量唔想成為下一個。

■為下一代?
但,老實講,我地仲有幾多年命呀? 老套啲講,更擔心既係下一代,佢地條路仲好長。如果生活環境越來越差,苦既係佢地。我哋既下一代以後會做好反動的大事,所以擔心嗎?當然,如果為公義,不得不做大事,邊代人都應該互相支持。但也不單如此。修例就正正話我知,無論下一代將來想做生意、開書店、當律師、成為記者、搞藝術也好,都會失去保障。最好,亦唔好做善良及腳踏實地既職業,例如社工及工人,隨時被消失。

■報答老一輩?
我地既父母、祖父母或長輩,有啲都經歷過中國的種種壓迫,我地有責任守護佢地,唔好咁快走舊路。我地既父母,辛苦養大我地,教我地人人為我,我為人人,我地做人唔可以埋沒良心。

■一國兩制蕩然無存?
當然,一國兩制未必保障到師奶整體既權利。正如婚姻制度一樣,最終可能都只係鞏固緊國家、資本主義及父權。但,至少現階段,在種種空間被收窄、被壓榨下,我地要守住自己的良知。

■師奶的參與?
或者我地因為要照顧屋企,未必去到6月9日的遊行。但,反對不義的修法,反對把香港送終,是肯定的。無論是全職師奶、兼職師奶、傷殘師奶、老師奶、單親師奶、新來港師奶、不同種族師奶、任何階層要照顧老幼殘家居既師奶,互相呼籲,各盡所能。

假若強權一意孤行,惡法不撤,師奶罷工,暴政必亡。

■發起人:
官塘全職師奶黃彩鳳 (家有兩位傷殘)
2019年5月28日

聯署連結: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cxkaAWwq1nSxj3TCyd2OvRY25xNu4mEGJF6qDWgji04kCrfw/viewform

廣告

異議聲音(天安門迴響)

19890604
想的不只愛國
要的不只民主
做的不只運動
愛恨哀怨 迴響不絕

20190604
要再上路
愛人同志
到廣場去
死生相隨

異議聲音為一個由九七回歸開始,迴響八九六四人民自主提出異議的年度民化藝術聚匯。我們心信人民自主的異議聲音必須被確認及鼓動,所以自零四年度的異議聲音開始,我們放棄再以主辨者的身份籌備及安排演出,只就此發出一個公開呼籲。

1989年的我們,在電視螢光幕前沉鬱無語。
2019年的我們,在電腦/手機屏幕前抑結失語。
1989年的我們,由狂喜墮進死寂。
2019年的我們,由狂燥墮進撒裂。
三十年的歴史,壓在我們頭上。
三十年的歴練,積習我們心思。

你我的圈養頑抗,劃地進擊,造就了間蘺,更造就了高牆。
看不到血淚的平反,看不到血汗的育成,更看不到我們。
歷史,當可由名筆書成詔告,亦可由草根編織默成。
登高一呼,大筆一揮,即有果效,亦只改朝換代,累使不爽。
呢喃細訴,毫毛編繫,雖似不見成效,欲更弦易轍,累進漸行。

失語無言的你,如願分享你的嘶碎,互相編引,保原我們。就請帶同你的發聲、演展、播放器具,於六月三日晚上八時九分匯聚尖沙咀文化中心外「自由戰士*」雕塑前的公共空間,共構一個自主發聲、自由起動、匯聚分享、聆聽訴說、互育共行的民化藝術廣場。

*雕塑被政府罔名為翱翔的法國人

誠然,在一個開放的廣場上,任何一個聲音都應被尊重,當中如出現任何不協調之情況,亦期望各參與的朋友本著互相關顧的理想,主動作出協調及安排。
另外,我們認為人民的廣場本就屬於人民,對任何由上而下的規管的確認,實為不必要及壓縮人民自主空間的行為。故此,此次的民化藝術廣場匯聚,將不會向任何規管機構發出申請或知會。所以,期間各參與朋友將可能需要面對規管者的干預及作出積極回應。當然,既稱人民匯聚廣場,人民之間的互相關顧、支援,以至共同面對及化解任何眼前的困難,將會是至為重要。

異議丹剎啟
中國大陸東南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八日
www.dizzidenza.blogspot.com

女權機構「杭州蔚之鳴」被迫關閉

 

​按:本年3月, 五位中國女權活動人士因計劃倡導「防止公交性騷擾」被公安拘捕,經歷重重審問,終於獲釋。

然而事情並未完結。
五位均有參與的女權機構「杭州蔚之鳴」,自她們遭拘捕後一直無法正常運作,更於5月底被迫關閉。
以下是杭州蔚之鳴給社會各界的公開信……



今天是5月的最後一個工作日,女權機構「杭州蔚之鳴」在經歷了3月的「女權五姐妹」被抓風暴後,歇業兩個半月了,不得不被迫關閉。

杭州蔚之鳴機構自2014年8月成立以來,在推動婦女就業機會平等、防止性騷擾、反對對婦女的暴力倡導、媽媽社群面臨的社會家庭雙重壓力等問題上有過持續的推動工作,並協助了著名的浙江省性別歧視第一案黃蓉案勝訴。在2015年兩會之前,遊說多名兩會代表、政協委員提交關於反對公交性騷擾的提案。這是一家專業的倡導婦女權利平等的公益組織,以其紮實的社會工作基礎,為婦女地位的改善和發聲做力所能及的呼籲工作。她們以年輕、積極的角色參與到了廣闊的婦女議題中,不因公益組織的薪資低、工作繁重退縮過。

然而,2015年3月7日,蔚之鳴機構的兩名全職同事武嶸嶸、鄭楚然和三名合作夥伴李婷婷、王曼、韋婷婷,因計劃倡導“防止公交性騷擾”被抓後,蔚之鳴機構的其他同事和志願者多人被公安人員多次談話。盡管4月13日晚上,海澱檢察院不予逮捕後,武嶸嶸等5人被取保候審,但她們仍然是犯罪嫌疑人身份,她們被沒收的個人財物、手機、電腦等均沒有歸還。且海澱警察4月23、25日來杭州再次非法長時間傳喚武嶸嶸,並在傳喚問詢中以犯罪嫌疑人身份進行語言人格侮辱。

目前蔚之鳴機構的多名工作人員被迫停止工作在家,機構已有的項目工作處於暫停狀態,沒有辦法承擔更多的人員工資和房租等開支的情況下,蔚之鳴將停業關閉。一個新興的婦女公益機構,在經過一系列的暴風雪後,面臨多重壓力,不能繼續以“杭州蔚之鳴機構”的身份開展她們的使命工作,今天宣布停業關閉。

這並不意味著我們會停止為性別平等和婦女權利而奮鬥。即使我們不能全職做女權,我們每個人都會用自己的方式繼續關註婦女權利,並為之不斷努力。同時,我們也希望有更多關註婦女權利的人士,就會像這家機構的名字一樣,在廣闊的天野裏為性別平等和婦女權利吶喊。

杭州蔚之鳴
29 May 2015

 

相關資訊:

新婦女協進會就此事發出的訊息:http://goo.gl/0Cyiv5

[紐約時報中文網] 中國女權組織在政府壓力下關閉:http://goo.gl/yb97Gq

短片|反東北發展集會後續-警察製造白色恐怖

 

 

在2014年6月13日反東北發展的集會中,警方共抬走超過二百人,有二十二名示威者被警察拘捕,其中五名示威者在當晚被捕時,遭警察押上警車毆打。

一個月後,幾名示威者決定報案,控告警察在警車上襲擊他們。示威者親述事發經過及為什麼去警署報案,用行動證明「投訴警察查警察」的制度,是多麼無力。

轉傳| 扺抗扼殺人民自主公共空間 打壓示威自由政府行為不檢

轉自: http://smrc8a.org/8a_cht/2013/11/1118/

對於近日在觀塘海濱天橋底開始的工程,以及有朋友要求政府就工程展開對話而被補,我們有以下想法:

觀塘海濱天橋底作為一個公共空間,在政府作任何「規劃」之前,已經由市民自主起動、活化使用,在那裡進行放狗、釣魚、晨運、踩單車、踩滑板、玩遙控車、跳街舞、音樂會、放映會等等各式活動。這一切是在市民之間協調發生,這種有機自發的秩序並不需要政府的規管。

而政府進行的工程將天橋底變成康文署場地,大部份之前在那裡進行的活動,之後可預期不會被允許。尚餘被允許的活動,就在康文署的監管之下,即除了「場地指定用途」外,其餘活動一律禁止——政府叫你做咩,你就只可以做咩。

公共空間,就是容讓市民主動參與,決定做什麼活動,協調大家如何共同使用的地方。這種由人去主動參與、形塑所生活的地方,是民主、人民自主的重要一 環。而政 府現在做的這種由上而下的空降規劃,就是將原來的公共空間,以及其中市民的主動參與,改成之後的管理場地,人們民只可被動使用。扼殺人民的「自主」,以 「被管理」取代,這是政府欲對市民作出的規訓,理應抵制。

一群朋友嘗試抵抗政府這種對自主空間的扼殺,早前在天橋底嘗試拖延工程,並要求有關官員到場見面溝通。久候未果,到附近「起動九龍東」辦事處,得其 中政府人 員承諾稍後時間會有官員到場會面。及後已過約定時間,未有相關官員出現,朋友離開辦事處之後,遭廿多警察圍捕,以「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為名拘捕6人。

「市民因受不合理政策影響,連結起來,一方面嘗試減緩政策的推行,一方面到有關部門示威,向政府施壓,要求見面溝通。」這是市民以抗衡政府不合理政 策的一貫做法,在其他議題如是。這次的做法,基本上並無不同。而政府的反應,是在並無發生衝突之下,在示威者離去後,以警察圍捕,這為前所未聞。政府是否 以此向民間社會宣示,及後就算政策如何的不合理、不公義,市民就連最基本的示威、要求對話,都已被禁止?到政府部門示威,一概以拘捕處置?

政府扼殺市民的自主空間,拒絶溝通之餘,尚要拘捕示威的市民,指為「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我們在此呼籲,各位關心公共空間,以及市民示威權利的朋友,請持續關注觀塘海濱天橋底,以及「起動九龍東」的各項事態,適時給予支援。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
2013年11月18日

在衝突中的討論會—「唔想齋行可以點?」討論會

文:z503

(轉自獨立媒體)

「抗議中聯辦亂港大遊行」當日,中聯辦外除了在主流媒體看到的衝突外,還有一個由fm101、佔領中環、學聯等團體舉辦的「唔想齋行可以點?」的討論會,嚐試討論除了遊行還能做什麼,民主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當日的示威者各有行動有些在前方和警方談,搶鐵馬。後方的示威者就拿著大聲公報導前面衝突的情況,一邊呼籲部份不參與衝擊的群眾參與「唔想齋行可以點?」的討論會,有協助舉辦討論會的人認為,就算前方在衝突,也應該舉行討論會,提供選擇給其他群眾,也有其他協助舉辦討論會的人說,本來是打算在活動完結後才開始,但根據現場情況來看懼怕遲遲也未能開始。

討論會由五時多開始,約晚上八時完結,十多人一組,分成了五組,整個討論大約有七十多人參與。當參與者腦震盪時,有些人會把前方的信息帶回討論會中,如前方的示威者被射中胡椒噴霧,參與討論會的人就把水傳上前,支援前方。之後再回到原先討論中的議題,回到思想的衝突中。

筆者問了兩名參與討論的人對現場「有前有後」的看法,他們都說覺得很好,在行動中,能包容不同活動,能深化意見,文流不同想法,把不同的人組織起來,讓過去不過累積的人能夠累積起來,在以後的行動中,也該應舉辦類似活動。

總結意見分享看法

討論會完結後,各組會找名組員,把各組的意見帶回討論會,讓更多人知道其他組的看法。

第一組討論了怎樣令遊行不只是在遊行當日發生,而是能夠把遊行的力量帶回其他不參與遊行的人之中,三月二十五日的遊行中,各個政黨沒有交流,令本來不多的示威者,更不知道如何做,大會在當天的表現也不太妥當,遊行完就解散。應舉行像今天的討論會,讓大家能坐下討論,分享自己的想法,讓參與者組織起來,能和別人交流,就算不是決定當天的行動,也能把討論內容帶回自己的朋友圈子,引發更多的討論。令民主由社區開始,不再依賴政黨,也可更進一步,嚐試和朋友一起組織地區力量,例如業主立案法團等的團體,實現一定程度的社區自治。

第二組因為時間不足,很多也只是把問題帶出,沒有進行更深入的討論,在第二組中很多人也是因為反高鐵和菜園村後,才了解政治對自己日常生活的影響,也看到主流媒體很多都是選擇性報導,而正因如此,令很多人認為現在過的生活不錯,為什麼要遊行,更加有人會認為遊行會破壞現有的安穩生活,所以怎樣打破他們對安穩生活的想像,是未來需要處理的問題。

第三組內也有不小人和第二組一樣,是因為被菜園村感動後才參與,第三組主要討論的是怎樣令到真正的改變發生,在示威過程中,要多些和其他市民,其他參與者溝通,有些市民會覺得我們是攪事的一群,因此需要和他們解釋現在發生什麼事情,但也不期望只要說一次就會令他們明白。而身為示威者也要和其他示威者交流,而不只是一起行,一個公民社會應該互相溝通。不論是理念或行動,不要等活動舉辦時才特別為溝通而「溝通」,要把示威時進行的溝通帶回日常生活。自己也需要主動一些建立一些溝通機會,例如參與佔領中環的 free school,Hidden Agenda的71擊鼓班和增加的人交流。

第四組主要討論了民主是什麼,民主的決策應該怎樣形成。在大家權力平等下,民主就是投票,透過選票而形成的權力成為重點。而香港經常提及的雙普選其實是在行使多數人的暴力,當推行代議政制時,其實是把自己權力交給了其他人,所以最後都是要由自己做起,建立一個公民社會。

第五組和第四組有部分相同,都是討論什麼是民主,特別要留意的是提出了比較小人提及的經濟上的民主。民主是被控制於大多數的人手裏,而投票就是從兩舊臭的屎中選擇一舊沒有這麼臭的屎,香港現在談的民主都只是政治上的民主,而不是經濟上的民主。就像香港般,無論特首是誰,香港的主要行業都是金融和服務業。

遊行後能否令到改變出現,往往只能寄望某些人受到壓力後,會進行改變,示威者在過程中也是處於被動的位置,很多時會充斥著無力感。行完,就像什麼也沒有發生,但如果在遊行中認識有接近想法的朋友,把理念帶回生活,成為一種累積,就會令遊行不再是「齋行」。

短片訪問| 15/10佔領中環第一晚:為何要參與(一) 、(二)

15/10佔領中環第一晚,
在匯豐銀行總行地下,
請聽聽參與的朋友說說因何而來。

背景音有點吵,希望大家可以花點耐心去聽。

佔領中環的行動仍在繼續,
有關佔領中環的資訊,可去:
occupycentralhongkong.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