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權機構「杭州蔚之鳴」被迫關閉

 

​按:本年3月, 五位中國女權活動人士因計劃倡導「防止公交性騷擾」被公安拘捕,經歷重重審問,終於獲釋。

然而事情並未完結。
五位均有參與的女權機構「杭州蔚之鳴」,自她們遭拘捕後一直無法正常運作,更於5月底被迫關閉。
以下是杭州蔚之鳴給社會各界的公開信……



今天是5月的最後一個工作日,女權機構「杭州蔚之鳴」在經歷了3月的「女權五姐妹」被抓風暴後,歇業兩個半月了,不得不被迫關閉。

杭州蔚之鳴機構自2014年8月成立以來,在推動婦女就業機會平等、防止性騷擾、反對對婦女的暴力倡導、媽媽社群面臨的社會家庭雙重壓力等問題上有過持續的推動工作,並協助了著名的浙江省性別歧視第一案黃蓉案勝訴。在2015年兩會之前,遊說多名兩會代表、政協委員提交關於反對公交性騷擾的提案。這是一家專業的倡導婦女權利平等的公益組織,以其紮實的社會工作基礎,為婦女地位的改善和發聲做力所能及的呼籲工作。她們以年輕、積極的角色參與到了廣闊的婦女議題中,不因公益組織的薪資低、工作繁重退縮過。

然而,2015年3月7日,蔚之鳴機構的兩名全職同事武嶸嶸、鄭楚然和三名合作夥伴李婷婷、王曼、韋婷婷,因計劃倡導“防止公交性騷擾”被抓後,蔚之鳴機構的其他同事和志願者多人被公安人員多次談話。盡管4月13日晚上,海澱檢察院不予逮捕後,武嶸嶸等5人被取保候審,但她們仍然是犯罪嫌疑人身份,她們被沒收的個人財物、手機、電腦等均沒有歸還。且海澱警察4月23、25日來杭州再次非法長時間傳喚武嶸嶸,並在傳喚問詢中以犯罪嫌疑人身份進行語言人格侮辱。

目前蔚之鳴機構的多名工作人員被迫停止工作在家,機構已有的項目工作處於暫停狀態,沒有辦法承擔更多的人員工資和房租等開支的情況下,蔚之鳴將停業關閉。一個新興的婦女公益機構,在經過一系列的暴風雪後,面臨多重壓力,不能繼續以“杭州蔚之鳴機構”的身份開展她們的使命工作,今天宣布停業關閉。

這並不意味著我們會停止為性別平等和婦女權利而奮鬥。即使我們不能全職做女權,我們每個人都會用自己的方式繼續關註婦女權利,並為之不斷努力。同時,我們也希望有更多關註婦女權利的人士,就會像這家機構的名字一樣,在廣闊的天野裏為性別平等和婦女權利吶喊。

杭州蔚之鳴
29 May 2015

 

相關資訊:

新婦女協進會就此事發出的訊息:http://goo.gl/0Cyiv5

[紐約時報中文網] 中國女權組織在政府壓力下關閉:http://goo.gl/yb97Gq

廣告

短片|反東北發展集會後續-警察製造白色恐怖

 

 

在2014年6月13日反東北發展的集會中,警方共抬走超過二百人,有二十二名示威者被警察拘捕,其中五名示威者在當晚被捕時,遭警察押上警車毆打。

一個月後,幾名示威者決定報案,控告警察在警車上襲擊他們。示威者親述事發經過及為什麼去警署報案,用行動證明「投訴警察查警察」的制度,是多麼無力。

轉傳| 扺抗扼殺人民自主公共空間 打壓示威自由政府行為不檢

轉自: http://smrc8a.org/8a_cht/2013/11/1118/

對於近日在觀塘海濱天橋底開始的工程,以及有朋友要求政府就工程展開對話而被補,我們有以下想法:

觀塘海濱天橋底作為一個公共空間,在政府作任何「規劃」之前,已經由市民自主起動、活化使用,在那裡進行放狗、釣魚、晨運、踩單車、踩滑板、玩遙控車、跳街舞、音樂會、放映會等等各式活動。這一切是在市民之間協調發生,這種有機自發的秩序並不需要政府的規管。

而政府進行的工程將天橋底變成康文署場地,大部份之前在那裡進行的活動,之後可預期不會被允許。尚餘被允許的活動,就在康文署的監管之下,即除了「場地指定用途」外,其餘活動一律禁止——政府叫你做咩,你就只可以做咩。

公共空間,就是容讓市民主動參與,決定做什麼活動,協調大家如何共同使用的地方。這種由人去主動參與、形塑所生活的地方,是民主、人民自主的重要一 環。而政 府現在做的這種由上而下的空降規劃,就是將原來的公共空間,以及其中市民的主動參與,改成之後的管理場地,人們民只可被動使用。扼殺人民的「自主」,以 「被管理」取代,這是政府欲對市民作出的規訓,理應抵制。

一群朋友嘗試抵抗政府這種對自主空間的扼殺,早前在天橋底嘗試拖延工程,並要求有關官員到場見面溝通。久候未果,到附近「起動九龍東」辦事處,得其 中政府人 員承諾稍後時間會有官員到場會面。及後已過約定時間,未有相關官員出現,朋友離開辦事處之後,遭廿多警察圍捕,以「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為名拘捕6人。

「市民因受不合理政策影響,連結起來,一方面嘗試減緩政策的推行,一方面到有關部門示威,向政府施壓,要求見面溝通。」這是市民以抗衡政府不合理政 策的一貫做法,在其他議題如是。這次的做法,基本上並無不同。而政府的反應,是在並無發生衝突之下,在示威者離去後,以警察圍捕,這為前所未聞。政府是否 以此向民間社會宣示,及後就算政策如何的不合理、不公義,市民就連最基本的示威、要求對話,都已被禁止?到政府部門示威,一概以拘捕處置?

政府扼殺市民的自主空間,拒絶溝通之餘,尚要拘捕示威的市民,指為「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我們在此呼籲,各位關心公共空間,以及市民示威權利的朋友,請持續關注觀塘海濱天橋底,以及「起動九龍東」的各項事態,適時給予支援。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
2013年11月18日

在衝突中的討論會—「唔想齋行可以點?」討論會

文:z503

(轉自獨立媒體)

「抗議中聯辦亂港大遊行」當日,中聯辦外除了在主流媒體看到的衝突外,還有一個由fm101、佔領中環、學聯等團體舉辦的「唔想齋行可以點?」的討論會,嚐試討論除了遊行還能做什麼,民主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當日的示威者各有行動有些在前方和警方談,搶鐵馬。後方的示威者就拿著大聲公報導前面衝突的情況,一邊呼籲部份不參與衝擊的群眾參與「唔想齋行可以點?」的討論會,有協助舉辦討論會的人認為,就算前方在衝突,也應該舉行討論會,提供選擇給其他群眾,也有其他協助舉辦討論會的人說,本來是打算在活動完結後才開始,但根據現場情況來看懼怕遲遲也未能開始。

討論會由五時多開始,約晚上八時完結,十多人一組,分成了五組,整個討論大約有七十多人參與。當參與者腦震盪時,有些人會把前方的信息帶回討論會中,如前方的示威者被射中胡椒噴霧,參與討論會的人就把水傳上前,支援前方。之後再回到原先討論中的議題,回到思想的衝突中。

筆者問了兩名參與討論的人對現場「有前有後」的看法,他們都說覺得很好,在行動中,能包容不同活動,能深化意見,文流不同想法,把不同的人組織起來,讓過去不過累積的人能夠累積起來,在以後的行動中,也該應舉辦類似活動。

總結意見分享看法

討論會完結後,各組會找名組員,把各組的意見帶回討論會,讓更多人知道其他組的看法。

第一組討論了怎樣令遊行不只是在遊行當日發生,而是能夠把遊行的力量帶回其他不參與遊行的人之中,三月二十五日的遊行中,各個政黨沒有交流,令本來不多的示威者,更不知道如何做,大會在當天的表現也不太妥當,遊行完就解散。應舉行像今天的討論會,讓大家能坐下討論,分享自己的想法,讓參與者組織起來,能和別人交流,就算不是決定當天的行動,也能把討論內容帶回自己的朋友圈子,引發更多的討論。令民主由社區開始,不再依賴政黨,也可更進一步,嚐試和朋友一起組織地區力量,例如業主立案法團等的團體,實現一定程度的社區自治。

第二組因為時間不足,很多也只是把問題帶出,沒有進行更深入的討論,在第二組中很多人也是因為反高鐵和菜園村後,才了解政治對自己日常生活的影響,也看到主流媒體很多都是選擇性報導,而正因如此,令很多人認為現在過的生活不錯,為什麼要遊行,更加有人會認為遊行會破壞現有的安穩生活,所以怎樣打破他們對安穩生活的想像,是未來需要處理的問題。

第三組內也有不小人和第二組一樣,是因為被菜園村感動後才參與,第三組主要討論的是怎樣令到真正的改變發生,在示威過程中,要多些和其他市民,其他參與者溝通,有些市民會覺得我們是攪事的一群,因此需要和他們解釋現在發生什麼事情,但也不期望只要說一次就會令他們明白。而身為示威者也要和其他示威者交流,而不只是一起行,一個公民社會應該互相溝通。不論是理念或行動,不要等活動舉辦時才特別為溝通而「溝通」,要把示威時進行的溝通帶回日常生活。自己也需要主動一些建立一些溝通機會,例如參與佔領中環的 free school,Hidden Agenda的71擊鼓班和增加的人交流。

第四組主要討論了民主是什麼,民主的決策應該怎樣形成。在大家權力平等下,民主就是投票,透過選票而形成的權力成為重點。而香港經常提及的雙普選其實是在行使多數人的暴力,當推行代議政制時,其實是把自己權力交給了其他人,所以最後都是要由自己做起,建立一個公民社會。

第五組和第四組有部分相同,都是討論什麼是民主,特別要留意的是提出了比較小人提及的經濟上的民主。民主是被控制於大多數的人手裏,而投票就是從兩舊臭的屎中選擇一舊沒有這麼臭的屎,香港現在談的民主都只是政治上的民主,而不是經濟上的民主。就像香港般,無論特首是誰,香港的主要行業都是金融和服務業。

遊行後能否令到改變出現,往往只能寄望某些人受到壓力後,會進行改變,示威者在過程中也是處於被動的位置,很多時會充斥著無力感。行完,就像什麼也沒有發生,但如果在遊行中認識有接近想法的朋友,把理念帶回生活,成為一種累積,就會令遊行不再是「齋行」。

短片訪問| 15/10佔領中環第一晚:為何要參與(一) 、(二)

15/10佔領中環第一晚,
在匯豐銀行總行地下,
請聽聽參與的朋友說說因何而來。

背景音有點吵,希望大家可以花點耐心去聽。

佔領中環的行動仍在繼續,
有關佔領中環的資訊,可去:
occupycentralhongkong.wordpress.com

 

七一遊行後抗爭系列二 . 為何我堵路


是甚麼原因,
令一群市民,
一次又一次走出來堵路?

音樂: 《誰說》 噪音合作社
部份片段: 七一遊行攝製隊

製作: 影行者

(「多年溫和遊行帶給我們什麼? ...不公義的制度,就是最大的暴力!如果,政府要決意令到「守法」、溫和的遊行方式失去任何改變現實的可能,那麼,迫不得已,我們認為有必要把行動升級,積極對抗這種制

­度的、合法的暴力! 」
~ 一群2011年七一遊行後,因留下抗爭而被捕及聲援的市民一群2011年七一遊行後,因留下抗爭而被捕及聲援的市民聲明,
全文見 https://actingcivil.wordpress.com/2011/07/01/declaration/ )

未完,待續

代貼聲明: 來自2011年七一遊行後,因留下抗爭而被捕及聲援的市民

聲明: 來自2011年七一遊行後,因留下抗爭而被捕及聲援的市民

政商崩壞 堅守街頭

抗爭要進取 社會應正視 

多年溫和遊行帶給我們什麼?

多年來以,我們平和遊行的方式向當權者表達不滿,可是,多年「和平理性」換來只是我們的血汗錢都往地產商那裡跑,政府繼續堅持將我們的血汗錢以強積金形送給基金公司也不肯做全民退休保障;社會的貧富懸殊等根本經濟結構不平等問題沒有解決;香港有六份一人生活於貧窮線之下;有許多基層市民住在棺材房或危險的劏房裡;持續有不同的舊區街坊、新界村民的家園要為財團而被迫讓路;社區網絡持續被破壞;等等等等政商崩壞的問題,根本沒有被重視。不公義的制度,就是最大的暴力!如果,政府要決意令到「守法」、溫和的遊行方式失去任何改變現實的可能,那麼,迫不得已,我們認為有必要把行動升級,積極對抗這種制度的、合法的暴力!

堵路是公共行動

社會行動,就是就著社會的不公義的議題,作出集體的爭取行動,而這些行動,就是以喚起社會注意,甚至暫時叫停社會的「正常運作」為目標。要暫時叫停,就是因為這個社會的「正常運作」,無法令到社會的不公義得到足夠的重視和合理的處理。

現在,有百多二百個老、中、青的市民,願意在大熱天的假期不留在家「嘆冷氣」,而情願以身犯險,願意以被拘捕為代價,來喚起社會公眾對不公義的政府、對貧富懸殊的社會結構的注意和要求大家停下來思考。大家試想,如果爭取成功,是所有市民都會得益的,因此,這絕對是公共的行動,是對公義的執著。

呼喚更多有機組織、進取行動

面對不斷崩壞下去的社會,我們任何一個人都不可能是旁觀者。因為,如果你選擇旁觀和置身事外,即使你不願意,但因為你也生活在這個社會中,所以其效果就是維持現在的既有社會運作。故,此,我們在此,呼籲所有香港市民,挺身而出,在你身邊開始進行有機的組織,在不同時候作出進取的行動去對抗不公義的問題。

最後,我們強烈要求:

打倒官商勾結、回購公共事業

取消遞補機制、取消功能組別

還人民公共空間、取消公安惡法

一群2011年七一遊行後,因留下抗爭而被捕及聲援的市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