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政治檢控總結(請廣傳及聲援)

近日政治檢控事件不絕, 有朋友整理了在各次社會行動中, 被起訴的人士、罪名及刑罰。
希望各位可抽空多瞭解這眾多被政治檢控的示威市民行動的理念,
他們的理念,在網絡上,甚至在此「白色恐怖」網誌,也有不少資訊。

希望各位看過資訊後,如你認為這些政治檢控不合理,
請向身邊的人分享,
亦可加入相關聯署聲援被政治檢控人士。

——————————————–

【案件次序依照上庭時間排列,各位聲援者可作參考】

菜園村巡守,抵抗港鐵及政府逼遷

於去年三月至今年二月期間先後完案

  • 村民陳錦清  被控普通襲擊  庭外和解,自簽守行為12個月
  • 村民巫進嬌  被控普通襲及刑事毀壞  庭外和解,自簽守行為12個月
  • 村民陳凱珊  被控普通襲擊  庭外和解,自簽守行為12個月
  • 村民黃平智  被控兩項襲擊致他人身體受傷  宣判無罪
  • 巡守員陳寧  被控刑事毀壞  庭外和解,自簽守行為12個月
  • 巡守員林崑傑 被控刑事毀壞 庭外和解,自簽守行為12個月

三六堵路行動

完案

  • 葉寶琳 守行為十二個月 (罪名:協助組織及參與未經批準集會罪)
  • 葉浩意 守行為十二個月 (罪名:協助組織及參與未經批準集會罪)
  • 陶君行 判罰款二千元 (罪名:協助組織及參與未經批準集會罪)
  • 黃浩銘 判罰款一千元 (罪名:協助組織及參與未經批準集會罪)

科學館衝擊替補機制諮詢會

等候上訴

  • 梁國雄 判囚兩個月 (罪名:公眾地方擾亂秩序及刑事損壞)
  • 黃洋達 判囚三星期 (罪名:公眾地方聚集中作出擾亂秩序行為、作出喧譁)
  • 鄧建華 判囚三星期 (罪名:公眾地方擾亂秩序)
  • 容偉棠 判囚三星期 (罪名:公眾地方擾亂秩序)
  • 陳倩瑩 判囚三星期 (罪名:公眾地方擾亂秩序)

港鐵搶咪案

等候上訴

  • 周諾恆 判囚兩星期 (罪名:在公眾地方擾亂秩序)
  • 黃軒瑋 判囚兩星期 (罪名:在公眾地方擾亂秩序)

十一中聯辦遊行

3月28日9:30過堂 地點:東區法院

  • 泰曆 被控兩條襲警罪

‎7‧1修頓球場集結

4月20日再審

  • 莫偉傑 被控非法集結
  • 周峻翹 被控非法集結
  • 陳志全 被控非法集結
  • 林雨陽 被控非法集結
  • 黃毓民 被控非法集結
  • 陳偉業 被控非法集結
  • 麥業成 被控非法集結
  • 甄燊港 被控非法集結
  • 李偉儀 被控非法集結
  • 任亮憲 被控非法集結

天台band show

4月26日及27日審理

  • 周諾恆 被起訴意圖犯罪而襲擊或襲警 (開審前每晚12時至早上6時需要宵禁)
  • 王元龍 被票控製造噪音
  • 庾崇賢 被票控製造噪音
  • 劉俊恩 被票控製造噪音

821反排外行動

5月23日進行預審

  • 劉俊恩 被起訴在香港集結並作出擾亂秩序
  • 胡永勤 被起訴在香港集結並作出擾亂秩序
  • 邱嘉俞 被起訴在香港集結並作出擾亂秩序
  • 蘇德成 被起訴在香港集結並作出擾亂秩序
  • 馬雲祺 被起訴在香港集結並作出擾亂秩序

7‧1堵塞干諾道中

5月28日﹣6月1日審理 地點:東區法院

  • 張錦雄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周諾恆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梁穎禮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梁國雄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洪曉嫻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岑子傑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陳倩玉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64晚會後遊行

6月18日開審,至7月8日 地點:東區法院

  • 葉寶琳 參與非法集結、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洪曉嫻 參與非法集結、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朱凱廸 參與非法集結、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朱江瑋 參與非法集結、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王浩賢 參與非法集結、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李世鴻 參與非法集結、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明偉添 參與非法集結
  • 陳秉鳳 參與非法集結

民間電台案

12月3日再訊

  • 曾健成 被控非法廣播
  • 梁穎禮 被控非法廣播
  • 岑子傑 被控非法廣播
  • 張錦雄 被控非法廣播

歡迎提供資料更正

————————————————–

相關文章參考及重溫:

《聯署聲明:學界聲援衝擊遞補機制論壇罪成被判囚的學聯成員等五名人士》
http://www.inmediahk.net/%E8%81%AF%E7%BD%B2%E8%81%B2%E6%98%8E%EF%BC%9A%E5%AD%B8%E7%95%8C%E8%81%B2%E6%8F%B4%E8%A1%9D%E6%93%8A%E9%81%9E%E8%A3%9C%E6%A9%9F%E5%88%B6%E8%AB%96%E5%A3%87%E7%BD%AA%E6%88%90%E8%A2%AB%E5%88%A4%E5%9B%9A%E7%9A%84%E5%AD%B8%E8%81%AF%E6%88%90%E5%93%A1%E7%AD%89%E4%BA%94%E5%90%8D%E4%BA%BA%E5%A3%AB

《政治檢控的一天》   文:黃俊邦
http://www.inmediahk.net/%E6%94%BF%E6%B2%BB%E6%AA%A2%E6%8E%A7%E7%9A%84%E4%B8%80%E5%A4%A9

《 FM101團結聲明:全力聲援反遞補5人;立即撤銷所有抗爭者的控罪!》
https://actingcivil.wordpress.com/2012/03/22/fm101statement/

《認清階級敵人–FM101對8.21反排外行動之聲明》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7305

《把法治拉下神壇! 反抗不公義無罪!–FM101對周黃二人被判刑的聲明》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7330

廣告

反預算案行動後文章推介

反財案大拘捕行動後,網上有不少文章,在此推介數篇給大家:

為什麼要堵路  文: 覃俊基

《誰的暴力?談抵抗權(大拘捕後失眠思考兩則之一)》文: 心戈

《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檢討諮詢--影行者意見書

淫審真的只是審[淫]嗎?諮詢將於31/1結束,請大家都盡一分公民力量,表達你的意見:

有關淫審條例諮詢意見書

政府現正就《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檢討作出諮詢,除卻有關審裁機制外,亦提出加強互聯網管制等措施以免青少年受不良諮訊「荼毒」。首輪諮詢將會於1月31日結束,事關一個民主社會中,言論與資訊流通的權利問題, 亦關係到牽涉上述問題的立法應以什麼為基礎。

我們希望大家能就此條例的檢討發表自己的意見書,並在政府的說法以外,尋求對事情不同面向的理解。事實上,是次檢討的諮詢文件已經上載於官方網頁,如果大家想了解相關的資訊,可去以下網頁:

1)政府的檢討條例網頁:http://www.coiao.gov.hk/b5/welcome.htm

2)民間各種意見,可往下址瀏灠:

回應淫審條例諮詢意見書: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1886

最後衝線:回應《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首輪諮詢: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1982

資訊科技界人士:

http://charlesmok.blogspot.com/2008/10/blog-post_06.html

以下是影行者的意見書

____________________

《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檢討諮詢 意見書

意見書撰寫人:影行者

撰寫人簡介:

影行者是一個以影像藝術關心社會問題,並強調將創作的自由和資源更多地放回到基層人民身上的藝團。我們強調多元發聲,理性討論與感性諒解的適當平衡,乃是民主文明及人道社會應有的模樣。

意見書內容:

引言:諮詢要講人數,但也要講理性

最近由於《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而引起許多宗教團體、家長團體及其他各種團體發起保衛道德大行動,並做出我們認為非常不誠實的(亦即不道德的)政治宣傳,揚言不准廢除此條例(而此次諮詢根本無關廢除此例),或者一些兩極化言論煽動許多沒有時間或能力閱讀和充份了解諮詢文件的市民。同時,他們又在大力要求相關部門保護兒童之際,不回應諮詢文件的操作建議和爭論。

我們見到一個社會政教合一的危險,希望相關諮詢的部門,在處理意見的時候,應審慎處理這些大量的非理性意見。

事實上,如果我們的社會在公眾諮詢過程中,竟然接納這些非理性和不誠實的意見,亦是對青少年一種非常不良的示範,顯示著一種只要「人多夠惡」就可以「話事」的社會規則。這種對青少年的荼毒,肯定不會少過一兩張所謂色情照片──而事實上,這種人多蝦人少的邏輯,正正就是在我們所擔憂的校園欺凌事件中,正在運作的邏輯。

在參考過諮詢文件,不同立場的人士有公開的意見之後,本藝團對是次諮詢有如下意見。本意見書分為兩個部份:第一部份為理念和方向的問題;第二個部份為操作及實踐的問題,第二部份將包括諮詢文件有提及過與沒有提及過的配套問題。

.基本理念和方向問題:

1) 應爭取道德.人權..法制三者的平衡

所謂「道德有問題」的東西,是不同價值觀之下不同的自由互相衝突的結果,一個文明社會的政府應採取鼓勵爭論的態度,讓各種批評在公開平台上發生辯論而非偏幫一方而行使公權力禁制另一方。

現在我們並非純綷進行道德討論,而是牽涉到公權力的法制問題,牽涉該如何運用公權力對資訊和言論進行禁制的問題。在一個三權分立的政治架構中,言論自由是保障民權的基礎,這是我們政制的核心價值,事關政制、法理和社會的核心價值,不能只論其一不論其二、三,更不該將社會上某部份人的直覺道德感覺或恐慌,作為立法和以公權來進行禁制資訊的基礎

自古自來,大量經典藝術作品均包念裸露元素,而可能因為當時的道德標準,政治管制等因素而備受批評故因道德之名而禁制資訊自由是對文明社會的極大潛在威脅。

其實,當事情只牽涉到當事人之間的協商,只要不危害其他人的基本生存權和自由權,在一個自由社會中,均不應該受到外力,主要是公部門的任何形式干涉。

特別註明一點就是:基本的自由權不應該包括一些只不過是令人感到「不舒服」、「不開心」。舉個例,若某個人認為同性戀人在街上拖手令他感到「道德上不舒服」,他不應該找得到一條法例來讓他控告那些同性戀人。因為這就變成將這個感到「不舒服」的人的道德選擇權,強加於另外那些同性戀人的道德選擇權上。

2) 人權也是道德的一環

上文第1)點「爭取道德.人權..法制三者的平衡」之小標題只是為了概括地指出我們的重心,但其實,我們想提醒大家,人權也是道德的一環。人權最基本的理解,就是生而為人就擁有的權利,在《國際人權公約》中包含了至少基本生活保障、接受教育、擁有思想言論和信仰的自由等元素。如果缺乏了這些元素,我們就會淪為非人的等級,因此,人權也是道德之中很重要的一環,不應被某些人引導為與道徳有矛盾的東西。關於人的性、愛、身體等問題,這半個世紀以來有很多學者和藝術家討論過,都是與人的自由、自主有關的討論,涉及的問題相當廣闊,不應該被簡單化為「要自由還是要道德」這種二分法,強迫別人二選一。

3) 鑑古知今:文明社會應尊重多元文化和小眾聲音

有學者曾言,一個社會有多文明,就端看其對小眾的包容度,及對不同的價值觀的容納度。在歷史上,每當道德主流可以統領及以具威嚇性的司法和制度的面貌出現時,通常都會是極之獨裁的時候,例如納粹黨統治的德國、或者斯大林時期的蘇聯。同時,有最基本歷史常識的人,都應該知道少數意見不等於是錯的意見,試想在十八世紀「民主」意識抬頭時,倡議人民自己作主的,真的不過寥寥數人,但這些意見就成為了推動世界進步的動力。

再者,條例明言是要考慮社會的道德標準,亦即整個社會(包括多數人和少數人的社會)的意見,在考慮評審時間,不能只考慮多人支持的意見。

4) 對身體和色慾的態度和教育問題

人的身體不會天生是淫穢身體只是物質元素,淫穢則是觀念和視點。相關部門要清楚了解到這些觀念和視點是主觀的,只有多數人認為與少數人認為的分別。

其實,具最普通的心理學常識也知道,欲望和情色是一些社會狀態在個人身上的表現,當中牽涉到許多社會經濟和文化狀況對個人的壓抑問題,絕不只是一些如何滿足性欲的問題。關於這個問題,大半個世紀以來已有許多社會學者、心理學者、文化研究學者、人類學學者、藝術工作者、教育學者等等,有過不同立場的多方立論,絕對不只談論道德不道德的問題。這些學院論述沒有能成為民間了解的多面向討論,實在是教育之失,因此教育的面向實在有太多工作要做。

另外,在整個評級制度裡應包括上述不同立場的信仰的人的意見,才可充份考慮多元價值互相尊重的問題。

5) 必須考慮現行社會資訊的資本結構不自由的問題

十多年前當互聯網開始興起的時候,寬頻還是一個未有人聽過的名字。那時候香港有為數比今天要多太多的小型網絡供應商。不同的聲音至少也會比今天多。然而,幾年前寬頻技術開始在香港發展,因為寬頻生意需要的網絡鋪設等基建比電話線上線時代所需的要多,涉及的資金也更大,幾個互聯網供應商的寡頭(有線、電盈和香港寬頻)漸漸壟斷成形。

這幾家巨型網絡供應商與政府緊密合作,而且,它們其實也不只是網絡供應商,有線電視、now、香港寬頻亦同時經營節目制作,即所謂「內容」的業務,而且,幾間公司都與政府合作關係良好。網絡和資訊自由等議題,已遠遠不只是一種價值觀的堅持與否,問題是香港的資訊環境不再自由,政府要控制已經相對容易,這對言論及資訊已造成一定潛在威脅。

. 實踐方面的建議:

1)定義問題

1.1) 文件中「不當地利用性、恐怖、殘暴、暴力」這說法乃是非常主觀的概念,應寫明必須重視淫審條例現在的第28條所指明的免責機制,並要連同基本法第21條的人權法、性傾向歧視條例、性別歧視條例等相關的人權條例去一併考慮。

1.2)關於裸體:人的身體不會天生是淫穢,身體只是物質元素淫穢則是觀念和視點,故我們認為:

a)裸露的照片不等於要被禁制,(否則便出現像大衛像也過不了淫審這種國際大笑話)

b) 是否有問題該以該物品中所包含之上文下理,整個社會政治經濟脈絡去理解,再加上1.1)的規限。

2)審裁機制

2..1)聆訊形式

l 反對以閉門形式進行初步聆訊,裁決物品的暫定類別。

l 閉門聆訊缺乏公信力與透明度,如受質疑再舉行公開聆訊則浪費資源。

l 建議公開聆訊並將直接將暫定類別評級原因公開

l 目前,淫審制度於初審時是採取閉門會議的形式進行。在過程中,審裁員只考慮影視處或呈交物品者單方面的資料,出版人和作者往往在不知情。此外,法例 14條還規定審裁處「無須為所作的任何決定暫定類別提出理由」,使因為評級而面對刑責者無從知道自己所犯何事,亦難以抗辯。這抵觸了人權法第10條規定 「刑事民事之判決應一律公開宣示」的原則。

我們要求初審程序要公開透明,與物品相關的出版人或作者,應於審裁先接獲通知,給予提交補充資料的權利。

2.2 應該增加審裁委員會小組的人數與界別,以增加公信力,亦避免日後更多的資源被用於對委員會的裁決進行各種歧視條例的司法覆核。增加界別的標竿,是最少包括以下:

不同宗教信仰和道德標準的群體

不同性傾向團體

性別研究學者

宗教研究學者

文化研究學者

社會學學者

人類學學者

藝術工作者

傳播界

資訊科技業界

人權團體

教育團體

青年團體(不是關注青年的團體,而是青年團體)

學生團體

2.3) 抽簽及陪審員制度

根據2004年的審計處報告:審計署2004年的報告,淫褻物品審裁處的審裁員裡,年齡界乎21至30歲在2003年的比例僅佔1%,21名積極審 裁員竟處理近六成個案。目前,審裁員人數已增至320人,但因為大部份審裁員均有正職,難以抽空出席日間的審查工作,相反,部份委員郤公然朋黨結派,組成 「淫褻及不雅物品審裁員協會」,有操縱社會道德標準的詮釋之嫌 。

目前,審裁員是由影視處招務,據了解影視處會先篩選合資格者名單,再以抽簽方法選出審裁員,可是,處方並沒有解釋其篩選的準則,亦沒有公開申請人落選的理由。

我們建議淫審處採用採用陪審員制度,以增強其代表性,並防止少數人操控審查制度。

2.4)免責機制—保障公民言論、創作自由

目前的《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是有免責條款的(390章28條):

「凡有因發布物品或公開展示事物而根據本部提出的控罪,如得到審裁處同意該項發布或展示是擬為公益而作的,理由是發布該物品或展示該事物有利於科學、文學、藝術、學術或大眾關注的其他事項,即可作為該控罪的免責辯護。」

可見,法例有考慮到在查禁的前提是言論、表達、創作、科研、教育等價值。可是,審查員卻甚少運作這免責機制,而是由影視處的行政指引作主導。

我們要求,政府應主動向審查員、督導員解釋,並向公眾教育免責條款的原則,以免非必要地審查文學、宗教、藝術、教育和公民表達的內容和形式。

2.5) 目前的投訴機制,鼓勵個人把自己的價值觀,透過淫審制度強加他人,而這些個人完全不用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其投訴並沒有公開),這種做法,只會鼓勵打壓異己的排他文化,令香港喪失國際城市應有的多元與包容。 故建議應將投訴的內容和理據公開。

2.6)只要審裁處能貫徹使用有廣泛認受性的原則來作出審裁,現有的架構並無大幅度改革的必要。

3) 行政與司法角色分開

目前,影視處主導了淫審制度:司法機構的審裁員由行政機構篩選,初審資料全由影視署單方呈上,審裁員傾向以影視處的行政指引來為物品評級,而沒有行 使條例所賦予的詮釋權和免責條款。最諷刺的是,在行政主導下初審後,作者或出版人提出覆審,卻要另交一千多元的覆審費用,主席審裁員更是同一人。

影視處作為行政與執法機構,當然可以對一些刊物提出檢控,但所有物件在提交司法機構後,均應以「假設無罪」的態度下進行審訊,在初審過程,就要讓涉事人可以出席解釋與自辯。這亦符合香港所實踐之「無罪推定」的法律精神。

4) 互聯網和業界、參與者自律機制

目前的《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是針對傳統出版媒體,而規管電影的是《電影檢查條例》(香港法例第392章),至於電視和電台則是《廣播事務管理局條例》(第391章)。

然而,在過去一年,影視處卻引用了《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來審查互聯網。可是,條例上所謂的「刊物封面」、「佔三份之一空間的警告字眼」等,根本無法應用在互聯網上。更荒謬的是,影視處只針對香港註冊的網站進行審查,結果令網民紛紛計畫把伺服器移民到海外。

互聯網的空間,有別於出版、電影和電視,是一個公共與私人領域交錯、互動的空間,此外,它是一個使用者自己主導的空間,網站資訊於互聯網中,儼如大 海中的砂石,要使用者主動地以搜尋器,才能找到相關的資訊。而網上的的虛擬社群,其內容的界線,是透過社群成員的參與來劃定,若有違反社群的價值,會由成 員直接提出審議。此外,由於互聯網是一個全球通行的空間,網民的道德價值,非常多元,亦較為開放。

故此,英國和加拿大等普通法國家,會以業界自律的方法來審查互聯網資訊,譬如說英國和加拿大的互聯網服務供應商,會主動過濾一些兒童色情的資訊。

其實加拿大在廣播業上,亦採取了自律的方法,讓業界自己定訂查禁的界線(如用語),而廣管機構則主要處理和審議投訴,向業界反映又或提出檢控。香港 的廣播業因為殖民制度而度至行政機構高度介入,使民間自律的機制未能完善發展。由於查禁的基礎是社會的文化和道德水平,而文化是隨著時間和社會發展而改變的,有效的查禁界線,應由參與該媒介的用戶、經營者來主導。

5) 性教育的概念應改變:

性教育現時由衛生署推行,此乃概念有問題之做法,因為性教育除了一般生理常識的內容外,也牽涉兩性平等、性傾向平等、言論及表達自由、獨立思考培訓等問題,應跨部門合作,並考慮鼓勵大學的性別研究中心去推行跨學科的性教育通識教育。

其實,性教育不應只是一面倒地貫輸某種想法為「不道德」,而是讓所有人,包括成年人、青少年和兒童都培訓出一種可以獨立思考的精神。獨立思考的精神,是指能了解不同立場的價值、原則和邏輯推理,再作適合自己的抉擇,並能包容不同價值觀和立場的思維,而不是「我不喜歡/我不舒服」=對方「不對/不道德」,更不是「人多=正確」這種粗暴的推理。

6)其他條例配套:

6.1) 社團條例

近月,除了影視處把《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引進互聯網造成的混亂外,警方把《社團條例》引進產品設計和互聯網,亦打擊了香港的創作、表達和言論 自由空間。黑社會的活動,一定要打擊,可是,警方應有足夠的證據,證明一些言論(如於網上以黑社會名義招收會員)或表達(以黑社會標記去收取保護費)是黑 社會活動的一部份才採取撿控,而不應捕風捉影,掠奪一般市民和創作者表達自由的空間。

香港這個國際城市的地位得來不易,除了經濟發展外,自由開放與多元的文化是城市的基石。此外,經濟轉型,香港已慢慢由一個地產主導的經濟,變成一個 金融主導的都會,文化、科技與創意,將成為主要的輔助產業,我們要高瞻遠矚,保障社會的言論和表達自由,塑造一個多元開放的社會。至於有關道德與性的教育 應該建基在人權自由等概念之上,而不能簡化成鼓勵撿舉的工作坊;倫理與道德,是從經驗、討論和自我反省中慢慢培養,而不是簡單的黑白選擇。

6.2)處理家長的疑難:各種與工作及社區發展的相關條例及行政措施

諮詢中有許多人士聲稱自己代表大多數沉默家長的聲音,我們先不討論這些代表性的聲稱誠實與否,人多與否,事實上是有家長在諮詢中相繼表達了「很辛苦,沒有時間照顧子女,很擔心」這問題。

我們認為,這些家長被人誤導而搞錯了該處理的條例,如果是因為香港勞工條件惡劣至大部份基層家長無法有一人道時間可與子女相處,亦欠缺社區網絡協助照顧兒女,那麼應該處理的,該是以下條例的問題:

a)要求最低工資立法及最高工時保障;

b)放寬小販條例讓人可以靈活適應社區需要的小本生意營生;

c)認真檢討市區重建條例,檢討由2001年開始市區重建對本土小本經營的經濟、非正規經濟(社區互相網絡)的破壞;

d)認真考慮就反壟斷立法,保障小型經濟和地區就業;

e)社署應認真考慮增撥資源協助社區發展,而不是現時削資的方向。

.小結:對各年齡階層都加強獨立思考的教育

自古以來禁制不能阻止資訊的傳達,因為相關資訊仍可通過其他方法發放,禁制只會令一齊變得地下化,反而令青少年在缺乏指引下接收相關資訊,造成更壞的影響。同時,我們從這次諮詢的事件中可見,需要性教育的絕不只是青少年,也包括許多成年人。

__________________



查閱香港法例和警權範圍

右手邊我們多加一條link

http://www.hklii.org/c_index.shtml

是香港法例資訊中心的

另有我地發現原來有市民好有心機咁做左一個關於警察職權範圍的點列:

http://www.taitau.net/power/

方便大家查閱法例

有關香港法例第212條《侵害人身條例》36B–就係襲警,阻差辦公之類

載自香港獨立媒體:

柏齊事件最聳人聽聞之處,自然是警察涉嫌打人後反指市民襲警,然而,其被指控的罪名本身,卻更能說明目前的制度確實容許警察可以按﹝政治﹞指示,有系統地利用法例打擊異議者。

●●●

在不到兩年的時間,包括柏齊在內,筆者身邊已有七人因為「襲警」被帶上法庭,頻密程度為回歸後未見。香港法例中起碼有兩條提到「襲擊警察」:《警隊條例》63條《侵害人身條例》36條B。經警方的選擇,七人全部被控《侵害人身條例》36條B──此例的最高刑罰較重,依案例幾乎必須判監,而且不准緩刑﹝屬於《刑事訴訟程序條例》附表三的「例外罪行」﹞。柏齊之外的六人,都是在行使《基本法》賦與的示威權利時被捕。

按照《裁判官條例》,選擇用《警隊條例》63條或《侵害人身條例》36條B提出起訴,屬於警察的權力範圍﹝有時會因應案情徵詢律政司意見﹞。問題出於,這兩條條例對罪行的描述,幾乎一模一樣:
《侵害人身條例》36條B:「襲擊、抗拒或故意阻撓在正當執行職務的任何警務人員或在協助該警務人員的人……即屬犯可循簡易或公訴程序審訊的罪行,可處監禁2年。」
《警隊條例》63條:「任何人襲擊或抗拒執行職責的警務人員,或協助或煽惑任何人如此襲擊或抗拒……循簡易程序定罪後,可處罰款$5000及監禁6個月。」

對罪行的描述相若,刑罰卻相差甚遠。結果是,當警察決定用哪條條例起訴,已變相代法官設定了量刑的界線。有不欲透露姓名的本地大律師表示,法官對着 這兩條襲警控罪,基本上只能按案情判有罪或無罪,但在其他案件,法官有可能根據案情要求主控官修改控罪,以「更適合」的法例檢控。因此,主動權全在警方手 上,辣與不辣,任其選擇。

●●●

詳文請往

襲警法例漏洞成警察濫權溫床──為何要廢除《侵害人身條例》36B﹝訂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