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遊行後抗爭短片系列.一

七一遊行後抗爭短片系列.一


未完.待續

拍攝、剪接:七一遊行攝製隊
製作:影行者

「多年溫和遊行帶給我們什麼? ...不公義的制度,就是最大的暴力!如果,政府要決意令到「守法」、溫和的遊行方式失去任何改變現實的可能,那麼,迫不得已,我們認為有必要把行動升級,積極對抗這種制度的、合法的暴力! 」
~ 一群2011年七一遊行後,因留下抗爭而被捕及聲援的市民 (聲明全文見下帖)

廣告

今年六四,英皇道之圍

聲援六四晚被無理拘捕人士聲明

抗議政治拘捕
堅守人民尊嚴
聲援2011年6月4日晚於英皇道被捕之示威人士
聲明:

廿二年前,一群學生、市民於北京為了民主和反貪腐,勇敢反抗、壯烈犧牲。
廿二年後,一群香港市民,因為反對不公義的財政預算案、不公義的資源分配制度、導致貧富懸殊的制度,走上街頭,卻被二次無理拘捕。

我們十分憤怒!

五十多名市民決定集體往警署棄保
2011年6月4日,於本年3月反財政預算案遊行中被拘捕的113人當中,有五十多名市民決定往北角警署表示取消保釋,以示拒絕政府以 不斷要求被捕人士續保來達到白色恐怖的自由(一直續保的朋友參加遊行示威的風險會大增)。這五十多名市民不惜以在警署被拘留兩天,以示維護人民的自主── 這既是他們維護自己的權利,同時也是維護社會上不同人的相同權利。

警方出爾反爾 違反君子協定
該五十多名市民,連同其他市民一行約二百人,在維園的六四紀念晚會之後,一起遊行去北角警署。本來,在開步之前,已與警方協議,遊行隊伍會沿英皇道到健康東街轉彎,但,仍未到達健康東街,警方忽然在電廠街截路,企圖迫遊行人士走到行人道上。

警方製造交通擠塞
最荒謬的是,遊行隊伍一直和平地慢慢向前走,到了離北角警署只有十分鐘路程的地方(仍未到警方自己同遊行人士協議的地點),就開始攔截 示威者,令到本來無問題的交通開始堵塞。在約一小時後,警方實行大包圍大拘捕,將數十名在馬路上的示威者抬上警車。其實,事實上,今晚見到英皇道的車輛其 實很少,本來東西行的巴士都在遊行隊伍旁邊經過,交通十分暢順,直至警察不讓遊行人士前進,交通才擠塞起來。這次事件,很明顯是警方故意製造交通擠塞,希 望公眾對遊行人士存負面印象。

竟逮捕行人路上的聲援人士
然後,連在行人路上聲援、圍觀的市民也遭逮捕。
我們十分憤怒:警方截路時不是要求遊行人士上行人路嗎?到頭來,卻拘捕在行人路上的人,而且拘捕時,遊行人士、圍觀、聲援的市民,都不加以分辨地拘捕!
這會令到日後人們見到遊行都要走開,這令到遊行人士的訊息無法傳達,實為打壓言論自由。

浪費警方人力 浪費市民公帑
整個棄保行動,若按原定計劃進行,只要兩、三個小時,就可以完成,但現時因為警方打壓而用了一個通宵。我們對這種浪費公帑的行徑,予以讉責!

堅持原則 更遭打壓
我們認為,警方這樣做,很明顯是因為五十多名市民不惜以被拘留兩天來彰顯港府政治拘捕之荒謬,挑戰了港府和警方的權威,才會遭受如此苛 刻的對待。這次政治拘捕,揭穿了港府逐步打壓言論的計劃,也更突顯了港府對無所畏懼、堅守原則的市民的恐懼!結果,雖然警方激烈打壓拘捕大量示威者,但, 無阻今晚末被拘捕的人士,按原定目標陸續進入北角警署進行棄保行動。
作為一個人,面對如此嚴酷的社會環境,我們必定要更努力地維持自己的尊嚴、自己的權利!

因此,

我們在此,強烈抗議:
抗議香港政府白色恐怖
抗議警方濫權
抗議無理拘捕

並且,我們強烈呼籲香港市民:
反思今次棄保行動對抗白色恐怖的意義,
看清楚港府的真面目;
認清香港社會一直之不公義,包括貧富懸殊、地產霸權;
反對政治拘捕;
維護每個人表達意見的空間;
維護公共空間作為一個人民自由表達的空間;
留意各民間獨立媒體的報導。

北角警署外的聲援人士及當晚的行動者
2011年6月4日

此聲明乃北角警署外六、七十名市民經來回反覆討論後共識而成。

連結:

拒絕濫捕不再保釋:

3月6日被捕人士拒絕保釋聲明:

我不能尊重你維護殺人政權的自由

2011年2月28日, 香港獨立媒體訊:

[ FM101、左翼21、自治八樓、社會主義行動、青台、社會民主連線、街工青年組等數­個團體,合辦「聲援非洲及中東人民起義行動」,分別到位於九龍灣的巴林領事館及紅磡的­也門領事館抗議。兩個領事館也是位於私人的商廈及工廈之內。今日參與行動的約30人,­最終結果是全部人連領事館所在的樓層也去不到,門口也望不到。點解? ]
(獨媒報導全文: http://inmediahk.net[巴林及也門的領事館究竟­有幾難去?])

我們只想和警察及保安叔叔講,
人人都有自由,
但不包括包庇、維護殺人政權的自由,
如果想擁有這種自由,
就難免要遭受其他人的挑戰……

6月23日論壇:「普選以外,我們還需要什麼?」轉播

為普選抗爭之餘,讓我們一同思考:普選之外,我們還需要什麼?

講者:
林致良 (全球化監察、左翼21)
朱江瑋(街工幹事)
胡美蓮(香港婦女勞工協會)
李維怡(影行者)

時間:六月廿三日下午五時至七時

地點:中環皇后像廣場

623繼續追尋:選舉以外的公民社會?

與其浪費時間對政黨失望或因失望而憤怒的話,不如快樂抗爭啦:快樂而正面地思考〔公民社會〕這個任何統治者都不想見到的東西,到底應該如何發生?如何連 結?或者是否已有什麼人在讓它發生而你和我未見到?如何讓公民社會成為統治者和代議員都必須擔心而不能隨便敷衍的東東?如何讓〔人 群〕成為〔公民社會〕?

在一片爭取真普選的呼聲中, 影行者的朋友希望為這主題補上一個不可或缺的註腳, 於是, 找著集會周邊的群眾, 問了三個問題:

1) 你認為普羅市民在日常生活中,還可以做什麼去建設民主社會?

2) 如果普選真的出現, 你認為一般市民如何可監察選出的議員, 令他們不會轉軚?

3) 少數也分當權派少數和弱勢社群的少數, 當實現少數服從多數的投票制度後,如何可保障弱勢社群少數的基本權利受到保障?


普選小特輯~617訪問

在一片爭取真普選的呼聲中, 影行者的朋友希望為這主題補上一個不可或缺的註腳, 於是, 找著集會周邊的群眾, 問了三個問題:

(台上的大喇叭實在太勁, 用了收音器收音還是有點細聲,小市民的聲音,需要各位留心聆聽……)

1) 你認為普羅市民在日常生活中,還可以做什麼去建設民主社會?

2) 如果普選真的出現, 你認為一般市民如何可監察選出的議員, 令他們不會轉軚?

3) 少數也分當權派少數和弱勢社群的少數, 當實現少數服從多數的投票制度後,如何可保障弱勢社群少數的基本權利受到保障?

使用時間對政黨失望或因失望而憤怒的話,不如〔快樂抗爭〕啦:快樂而正面地思考〔公民社會〕這個任何統治者都不想見到的東西,到底應該如何發生?如何連結?或者是否已有什麼 人在讓它發生而你和我未見到?如何讓公民社會成 為統治者和代議員都必須擔心而不能隨便敷衍的東東?如何讓 〔人群〕成為〔公民社會〕?

警察槍殺尼泊爾矞市民事件

3月29日, 香港的尼泊爾社群舉行了一個有五千人參加的沉默大遊行,
既悼念無辜死去的limbu,
也要求社會和政府正面正視警權問題,
及尊重不同家鄉人士的差異問題,
我們有朋友去了遊行,
發現新聞媒體剪走了許多重要的訊息,
電視台每秒鐘都是錢,也許不能尊重說話的完整性,
這裡有時間,
但是, 你, 想聽嗎?

影片分兩段, 第一節是尼泊爾社群對事件的聲明,
第二部份是因協助少數族裔人士而最近連番遭恐嚇的女社工的訪問,
以及那個在電視上見到他叫警察「用少少腦」的青年,
原來他還說了許多話…

第一節 聲明篇

第二節 訪問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