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敦促中國政府釋放女權活動家的聯署聲明

發起團體︰新婦女協進會(網址︰www.aaf.org.hk
(2015年3月8日),香港婦女、性別團體對北京當局在未有充份理據的情況下,跨省拘捕五名知名的女權活動家,包括北京的李婷婷(麥子),韋婷婷,王曼,杭州的武嶸嶸和廣州的鄭楚然(大兔),表示嚴重關注,並敦促北京公安當局,尊重並恪守憲法賦予人民的言論自由,確保各相關人士的司法權利,予以律師及家人會見,確保其人身安全,並在未能查證有違法行為的情況下,立即釋放各人。
據資料所得,拘捕行動於3月6日開始。當日下午四點,北京的韋婷婷和王曼被帶到當地海淀區派出所進行問話。同日深夜十一點半,在北京的李婷婷和廣州的鄭楚然也分別被五六名警察敲門。李婷婷家被警察撬門進入,被帶走後至今超過三十多個小時仍未有消息。鄭楚然則被廣州地方警察即時带到派出所,詢問八小時後被軟禁在賓館,目前被冠以「尋釁滋事」罪名刑事拘留,並由北京警方带走。至3月7日,廣州的武嶸嶸下午兩點飛抵杭州機場,隨即被北京市國保帶到杭州西湖區的古蕩派出所詢問,當日下午約五點十分,友人一度接到武嶸嶸哭訴和喊痛的來電,但通話迅即被截斷,此後未能再次聯絡。
我們對被捕各人目前的處境,特別是武嶸嶸的人身安全情況,表示極度關注。我們要指出,根據中國法例和國際準則,在武嶸嶸身患疾病的情况下,羈押單位有義務為其提供及時和有效的救治。
國際婦女節迄今40年,從舉辦各項節慶到提出婦女權益議題,倡導法律和政策的改革,以肯定婦女社會地位、保障男女平權的原則,一直是各地對婦女權益訴求的平台之一,從中國以至國際,各地皆然。
中國早於1995年協辦聯合國以「兩性平等、發展與和平」為主題的「第四次世界婦女大會」,期間並通過了《北京宣言》和《北京行動綱要》,至上月習近平更在公開講話中表示中國要堅持男女平等作為基本國策,均可見婦女議題的討論以至倡議,在中國並非禁忌。
據了解,五位被捕女士,是次拘捕行動的觸發點,在於她們製作了一系列寫有“制止性騷擾,安全你我她”、“抓性騷擾啦,奔跑吧警察!”等字樣的貼紙,原定於3月7日在各自所在的城市派發,以要求設立「公共交通性騷擾防治機制」。而有關行動只是因為她們得悉今年全國總工會將就工作場所性騷擾問題,於兩會進行提案,且有可能得到重視,因而希望在民間也推動關注。我們認為有關行動計劃溫和理性,是各地民間社會呼籲關注和倡導教育常用手法之一,並不足以構成「尋釁滋事」或是其他刑事指控的基礎。我們對北京公安當局拘捕行動的合理合法性,表示強烈質疑。
事實上,中國的性騷擾問題是社會現實,近年亦受到普遍關注和討論。根據北京眾澤婦女法律諮詢服務中心、北京市千千律師事務所於2011年對北京、廣東等四地的研究指出,性騷擾非常普遍,影響了40%至60%的職場女性生活。並且在受到性騷擾的群體中,20至29歲的年輕人占最大比例,達到57.5%,而多數受害人都選擇了隱忍或離職。
問題迄今存在,且備受關注,聯合國消除對婦女歧視委員會在2014年11月7日發表針對中國國家報告的《結論性意見》中,表達對中國性騷擾問題的關注,要求中國政府立法以令僱主承擔對在職場發生的性騷擾事件的法律責任。(《結論性意見》第37c段)
就此,我們呼籲中國政府面對社會種種議題,應以實事求是的態度處理,完善立法、落實執行,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而非拘禁提出問題的人,將其滅聲。我們再次強調對事件的關注,並將繼續跟進,直到上述各人得到釋放。
如閣下同意以上聯署回應,請到以下網址參與聯署。謝謝!
意見或討論,請前往面書頁面︰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892417467447737/
1_arrested-800x4531_QQ_20150307134155

1_10307215_794771077267389_1608497653439713275_n
圖片來自網上聲援者的網頁及FACEBOOK
廣告

6月15日聲援斯諾登遊行及相關影片推介

6月15日聲援斯諾登遊行
► HK June 15 Rally to Support Edward Snowden
► 揭發美國國家安全局侵犯全球互聯網和電話用戶私隱的愛德華.斯諾登目前正藏身香港,因為他相信香港「很重視言論自由和表達政治異見的權利」。他犧牲了自己的安逸的生活和自由,去捍衞大家的網絡與言論自由,這場仗不應該由他一個人來背負。
Edward Snowden, the whistleblower behind the NSA internet and phone surveillance program has come to Hong Kong because, he says, we “have a spirited commitment to free speech and the right of political dissent". Snowden sacrificed his personal safety and freedom to defend our right to free speech and Internet freedom.請大家站出來,要求香港政府根據國際公約和慣例去處理和保護斯諾登;譴責美國侵犯我們的權利與私隱,要求美國政府不要壓害這位人權捍衞者。
We call on Hong Kong to respect international legal standards and procedures relating to the protection of Snowden; we condemn the U.S. government for violating our rights and privacy; and we call on the U.S. not to prosecute Snowden.”我們亦要借這機會,告訴世界,香港市民會站出來,捍衞自由、人權和法治等普世價值。發出我們的聲音,向壓迫者說不!
Do you want to stand for freedom and the rule of law? Or should we totally disregard Hong Kong’s legal system? This episode marks a crossroads in Hong Kong’s future. Stand up for the future of Hong Kong..

遊行時間:2013年6月15日下午3點至5點半。
Time: 3 – 5:30pm, Saturday June 15, 2013.

遊行路線:3點於遮打花園(中環站J2出口)起步遊行至美國領事館抗議,再遊行至添馬艦政府總部要求港府保護斯諾登。
Rally route: Starting 3pm at Chater Garden, Central MTR exit J2. Rally to the U.S Consulate and then Tamar SAR government building.

遊行準備:請呼朋引伴一齊來;由於當天可能下雨,請自備一些防水的海報和橫額。遊行的口號包括:「捍衞自由港 保護斯諾登」、「停止互聯網監控」、「NSA可恥」、「出賣斯諾登=出賣自由」
Rally preparation: Please bring your friends, prepare for rain and try to bring water resistant posters. Slogan suggestions: “Defend Free Speech, Protect Snowden", “No Extradition", “Respect Hong Kong Law", “Shame on NSA", “Stop Internet Surveillance", “Betray Snowden = Betray Freedom".

已確認發言人包括:葉蔭聰,獨立媒體(香港)成員、毛孟靜,立法會議員、莫乃光,立法會議員、何俊仁,立法會議員、羅沃啟,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
Confirmed speakers include: Ip lam Chong, Hong Kong In-Media; Claudia Mo, Member of the Legco; Charles Mok, Member of the Legco; Albert Ho, Member of the Legco, and Law Yuk Kai, Director, Hong Kong Human Rights Monitor.

遊行 tag #SnowdenHK
Rally tag: #SnowdenHK

協辦團體(歡迎加入):
Rally co-organizers:

► inmediahk.net 香港獨立媒體網(http://www.inmediahk.net/)
► Hong Wrong (http://hongwrong.com/)
► Civil Human Rights Front 民間人權陣線(http://www.civilhrfront.org/)
► Hong Kong Christian Institute 香港基督徒學會(http://www.hkci.org.hk/)
► Hong Kong First 香港本土(https://www.facebook.com/hongkongfirst)
► Midnight Blue 午夜藍 (http://www.mnbhk.org/)
► Speak For Humanity (http://speakforhumanity.com/)
► Land and Justice League 土地正義聯盟 (http://landjusticehk.org/)
► 1908 Book Store 1908書社(https://www.facebook.com/1908book)
► Youth Union 青年聯社 (http://youthunion.blogspot.hk/)
► Left 21 左翼廿一 (http://left21.hk/wp/)
► Socialist Action 社會主義行動 (http://www.socialism.hk/)
► NuTongXueShe 女同學社(http://leslovestudy.com/new/ntxs/)
► League of Social Democrats 社會民主連線
(http://www.lsd.org.hk/)
► Hong Kong Professional Teachers Union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
(http://www.hkptu.org.hk/)

http://www.supportsnowden.org/

相關影片推介:

荷蘭紀錄片「Panopticon:the documentary about your privacy」(約57分鐘只有英文字幕)

由檢視荷蘭的監視系統如何遍及生活的各個方面開始,引發思考生活上越來越多的入侵性監控,對大家的影響。

相關連結:  http://prism-break.org/

轉傳| 異議聲音2013 (天安門迴響)

異議聲音2013 (天安門迴響)
>
> 一九八九六四
> 想的不只愛國
> 要的不只民主
> 做的不只運動
> 愛恨哀怨 迴響不絕
>
> 二零一三六四
> 要再上路
> 愛人同志
> 到廣場去
> 死生相隨
>
> 異議聲音為一個由九七回歸開始︐迴響八九六四人民自主提出異議的年度民化藝術聚匯。我們心信人民自主的異議聲音必須被確認及鼓動︐所以自零四年度的異議
> 聲音開始︐我們放棄再以主辨者的身份籌備及安排演出︐只就此發出一個公開呼籲︐希望接收到以上訊息的朋友︐帶同自己的發聲、演展、播放器具︐於六月三日
> 晚上八 時九分匯聚尖沙咀文化中心外「自由戰士」雕塑(亦被罔名翱翔的法國人) 前的空地︐共構一個自主發聲、自由起動的民化藝術廣場。
>
> 回想二十四年前︐廣場上︐反官倒、要民主︐的呼聲至今依然未得到應有的回應。而當年眾志支援的我城亦已日漸反被支配。官商勾結的態勢愈演愈烈︐偽民主的
> 籠罩亦巨細無遺。這些年的爭取運動似已走進谷底︐進無路、退無途。然而︐源本自民間的民主呼聲︐以至發自民間的支援及實踐︐本就扎根於底層草根︐並以交
> 織的血 汗淚水︐孕育了根脈交纏的遍地野草︐抵抗了鋼鐵長城的圍困︐挑戰了固若金湯的高層建築。就讓我們回到民間︐扎根於底層草根︐再一次協作打造︐即
> 使折翼卻依 然堅持聳立的自由戰士︐並肩上路。故此︐我在此呼籲各位︐以扎根民間、亦回饋民間的民主運動想像為題︐創作展演及觀摩交流。亦寄望各位可在
> 六三之後、六四開始︐帶著匯聚交流的經驗回到我們各自的崗位播種深耕。
>
> 誠然︐在一個開放的廣場上︐任何一個聲音都應被尊重︐當中如出現任何不協調之情況︐亦只可期望各參與的朋友本著互相關顧的原則作出協調及安排。
>
> 另外︐我們認為人民的廣場本就屬於人民︐任何規管者於未被要求的情況下之干預︐實為不必要及壓縮人民自主表達的空間的行為。故此︐ 此次的民化藝術廣場
> 匯聚︐ 將不會向任何規管機構發出申請或知會。所以︐期間各參與朋友將可能需要面對規管者的干預及作出回應。當然︐ 既稱人民匯聚廣場︐人民之間的互相關
> 顧︐支援︐以至共同面對及化解任何眼前的困難︐將會是至為重要。
>
> 異議丹剎啟
> 中國大陸東南
>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八日

十月十二日聲援社運人士和見證不公判決

日期: 2012年10月12日

時間:上午九時

地點:  港島西灣河東區法院

去年六四踢保案共有八名被告(被告依次為葉寶琳、朱凱迪、朱江瑋、王浩賢、李世鴻、洪曉嫻、明偉添、陳秉鳳),經過十五日審訊後,及四十位證人作供後,杜浩成裁判官於九月廿一日判決八位被迫罪成,十月十二日判刑,現等候背景、感化及社會服務令報告。

面對十五日以上的審訊,過程並不易過,可是我們都能以平常心面對。我們認為,面對政治檢控的人愈來愈多,我們八人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我們希望公開籌集訟費,希望借此引起更多人對政治檢控的關注。

去年三月六日,我們於中環街頭集會,抗議漠視貧富懸殊的財政預算案,結果政府以公安條例大規模拘捕113名和平示威的市民。

同年六月四日,部份被捕的示威者為抗議警方的濫捕,決定「踢保」,在六四晚會後連同聲援的市民遊行前往北角警署,要求終止與警方的保釋協議。 結果,警方在遊行中途無理中斷遊行,並拘捕53人。事隔半年,政府以《公安條例》的「未經批准集結」(unauthorized assembly)及「非法集會」(unlawful assembly)罪起訴當中八人,這罪名最高刑期可以是三年。
過去一年,警方七次以《公安條例》拘控示威者,以公共安全之名鎮壓異議聲音,是明目張膽的政治打壓。面對如此陰霾,我們不會退縮,將在法庭上重申公民應有的集會權利。

六四非法集結案週五判刑及籌旗呼籲

2012.9.21更新: 所有控罪成立,所有人可保釋外出等感化報告,10月12日再上庭聽判刑。

另外,下週一起,去年七一干諾道中被捕的示威者也要開始經歷以星期計的審訊,
聽審及支持的朋友可每天到觀塘裁判法院聽審及聲援。

  • 張錦雄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周諾恆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梁穎禮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梁國雄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洪曉嫻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岑子傑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陳倩玉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六四非法集結案在六、七月時,經過三個星期的漫長審訊,

原本在七月十八日完成審理,最終延至本週五(九月二十一日)宣判。

在這政治檢控不斷的一年,還請大家重溫六四英皇道之圍影片,

及閱讀抵受了三個星期審訊的其中一位被告所寫下的法庭紀事,

瞭解六四踢保行動的緣由,及是次被控告和審訊的荒謬。

被告的八人中有六人面對三至四條控罪:「非法集會」、「參與或組織未經授權集會」,還有「明知而繼續參與未經授權集會」,

他們還是希望透過是次判決「變相挑戰審查示威的制度,希望在法庭取得突破」。

由於不是所有被告皆可申請法援,故需要負擔訴訟費開支,律師費14萬,也希望關心《公安條例》對社會影響的市民捐款支持。

圖: Ger Choi

相關報導及籌旗詳情:

獨立媒體|六四「非法集會」週五宣判 被告:繼續挑戰公安惡法

轉傳| 六四「非法集會」週五宣判 被告:繼續挑戰公安惡法

20120918_記招
被告均表示,他們已取得共識,若敗訴會隨即上訴,保障港人示威權利。

轉自: 獨立媒體

警務處處長曾偉雄上場後,拘捕示威者及正式落案起訴的數字有增無減。2011年發生多次大規模拘捕遊行人士,包括「六月四日踢保集會」。案件於本年七月十八日完成審理,最終延至本週五宣判。被起訴人士直斥警方濫權,以雙重標準執法,明顯是政治打壓。

葉寶琳指出,剛結束的反對國民教育科佔領政府總部行動中,縱然逾萬人士參與,但不是每一天的集會行動都向警察申請。葉形容反國教佔領行動「秩序井 然。反映無經申請的遊行仍能維持秩序」,「警方自動開四條添美道行車線」供參與集會人士,過程中無人被捕。洪曉嫻亦稱,今年六月十日悼念李旺陽冤死的萬人 遊行,並沒有向警方以書面或電話通知,同樣無人被捕。這些例子都顯明警方執法時標準不一,令社運人士懷疑拘捕行動帶有「明顯政治判斷多於行政程序」。洪續 稱,遊行前他們已通知警方,亦在六月三日召開記者會,警方理應知道。約300人的遊行隊伍取得警方共識後,才從維園出發至砲臺山都順利,直至電廠街被警員 忽然截停才引至大擠塞,「全是警方一手造成」。

八名被告分別是葉寶琳、朱凱迪、朱江瑋、王浩賢、李世鴻、洪曉嫻、明偉添和陳秉鳳。案情指,百多人於2011年六月四日燭光集會結束後,沿英皇道往 北角警署方向遊行,目的是要到北角警署取消三月六日被捕者的擔保,以抗議警察濫捕。警方於英皇道跟電廠街截停遊行隊伍,之後遊行隊伍試圖繼續向前行不果, 被警方包圍個多小時,最終五十三人被捕,只有八人被正式落案起訴。

王浩賢更稱2012是「檢控年」。本年警方不再用「阻街」、「阻差辦工」或襲警罪控告示威者,卻以《公安條例》惡法中的非法集會控告示威者。他呼籲 社會要留意,「香港人要小心」,律政師試圖定義何為「社會安寧」。他解釋,控告「非法集會」的情況有兩種:未經授權集結,即沒申請「不反對通知書」和不法 集結。而後者定義含混,指集會「訴諸暴力行動,破壞社會安寧」。而起訴的主動權全在警方手上。今次案件對未來遊行示威空間有很大影響,「警方在中途可以隨 意更改條件」,示威者若有不從便可拘捕。他「怕警權繼續擴大,收窄遊行空間」,公安惡法違反人權法,理應廢除。

八名被捕人士中,其中5人是土地正義聯盟成員,亦有當日純粹參與示威的市民。葉寶琳擔心判決或會影響將來參加遊行的普通市民,同時亦將參與不同議題 的社運人「一網打盡」。朱凱迪表示,其中6人正被控三至四條罪行:非法集會、參與或組織未經授權集會,還有明知而繼續參與未經授權集會。他直言希望透過是 次判決「變相挑戰審查示威的制度,希望在法庭取得突破」。即使初審未有突破,「仍希望繼續」。他補充不是所有被告皆可申請法援,故需要負擔訴訟費開支,希 望關心《公安條例》對社會影響的市民捐款支持。

相關報導:
拒絕濫捕不再保釋——三月六日被捕人士放棄保釋行動
關於行動,和失落的細節
秋後算帳
爭拗遊行書面申請是否違憲 六四非法集會案八月宣判

註:市民可以捐款至其中一位被告葉寶琳閒置戶口(匯豐銀行126-2-039983)

轉傳: 佔領中環 據為公有 打死唔走 清你個頭—— 致匯豐銀行的公開信

編按: 高等法院日前批准匯豐銀行收回地下業權,頒令「佔領中環」行動人士8月27日晚上9時前離開,
請大家也看看這封佔領中環給匯豐銀行的公開信。

六月下旬,收到你們要入稟高等法院控告佔領中環的消息,要用「法律」這種公關手段,將佔領運動帶去一個不公平的戰埸,講到尾就係要清埸。

 

在 香港,官司有錢就大機會打贏是事實。法律只會保障私有產權,匯豐要取回業權,其實和其他大財團一樣要壟斷公共空間使用權。你們以為有錢請得起穿名牌西裝的 律師團隊就好巴Q閉嗎?要是看我們不順眼,為何要扮大方,佔領第二天就大可行使你的「業權」,用暴力清埸,現在用法律對付窮人一樣很暴力。要一鋪定輸贏, 倒不如鬥足球、羽毛球、乒乓球、排球,起碼比錢多就贏的法庭官司公平得多。有種就請派出不為錢去撑資本主義的選手組成「支資隊」與佔領中環的「反資隊」競 賽,不要假手於人請律師團隊打無聊的官司。

 

我們不會以法律途徑爭取佔領的「合法性」,我們不會打這場官司。

佔領運動從來不需要制度給予「合法性」;佔領,就是空間的重奪、據為「公」有,將一個被資本壟斷的空間從新開放,還給公共,還給被壓逼者,還給反抗,還給未知的可能,還給每一個人。

 

佔 領中環對抗的是整個資本主義,匯豐銀行固然是整個資本主義裡面的大支柱,但「反對資本主義」針對的不只匯豐,是整個資本體制的遺害,例如急促加劇貧富懸 殊。我們要佔領的也不單單是一個公共的行人通道,我們要釋放更多被資本家搶奪的空間、資源,透過佔領去推倒所佔領的空間固有的秩序,再由下而上去建立。

 

你們指控「佔領」阻礙途人:

佔 領中環現址跟上年十月前一樣,每日上下班的市民依然直行直過、提款的人依然可以提款、外傭姐姐們依舊每逢星期天和假日在此聚會。但更重要的是,佔領令這裡 不再只是「通道」:不同朋友在此安放梳化、圖書、帳蓬,讓附近上班的打工仔也會在此小休午睡、飲食聊天,正所謂「(被資本主義)吊頸都有得透下氣」;共治 社區的居民會繼續在現址生活;自由學社的同學會繼續到現址上學; 九個月來搞幾十個活動,在我們未來的計劃中也必繼續;還有更多更多可能性,未來繼續開放,讓沒有大企業資源的個人和團體,共同創造和實驗,令「通道」重屬 「公眾」。

 

你們指控「佔領」令慈善團體無法搞活動:

不提由自可,一列出 來就見其實十項有八項,都是同匯豐或銀行商家瓜田李下的所謂慈善活動、浪費食物的酒會和部門派對。說空間不足,其實是不想「反資」的旗幟被攝進你們的「親 善和諧照」罷了。倘若親身到佔領中環的社區參與,就會理解我們正在建立一個由下而上反抗的共治生態,比起那些為保企業招牌的公關騷,更有機、自主和公共。 匯豐這樣摧毀民眾自發組織起來的生活實驗,根本就像用石屎倒落一盆新品種盆栽,生長中的我們如何被抹黑也好,長大後也不會變成食人花,不會為令吃人的資本 家良心好過而慈你們的善。

 

你們指控「佔領」的衛生問題、有露宿者進駐:

這 些都是在全世界佔領運動,當權者找借口鎮壓時,用過的舊橋。從佔領中環的第一天起,我們實行參與者共同管理、定期清潔佔領範圍內的空間,否定管理者的權 力。而無家者為什麼要露宿,是資本主義製造貧富懸殊的惡果。露宿是應有的權利,也是天價劏房以外的選擇。我們反對資本主義當然要支援無家者。而你們在無家 者、和跟他們一樣無權勢的市民之間,竟然還要惡意分化,實在卑鄙!

 

你們還控告了三個非佔領中環骨幹成員:

被告人之一,梅啟明,自梅艷芳死後一直與匯豐對簿公堂,即是有沒有佔領中環都會在匯豐抗議。理應一單還一單,但你們根本是借題清走眼中釘,無賴!

被告人之二,黃中行伯伯,年紀老邁聽力不好,被要求他交出個人資料,也未明其故。不擇手段欺負老人家,是石頭爆出來的擦鞋仔想出來的屎橋嗎?可耻!

被告人之三,何耀勝一時自稱太極師傅,有時是經濟分析師或作家,他本人亦說過已跟佔領中環沒有關係,亦曾去信王東勝訴說中國山河壯闊和商德文化。到底你們是想借其妄語抹黑佔領運動?還是傻都要告?

 

因 為沒有參與者的個人資料就不能啟動司法程序去告我們,就派幾名職員來問三問四,耍一些噓寒問暖假關心的手段,騙到三名不知就裡的人出示身份証,然後就登記號碼點名起訴,成就自己到高院立案審訊。耍這些法律的把戲,以為自己好聰明嗎? 計我話根本是斯文敗類,是用法律合理化無賴的手段。

 

有心看到這裡的朋友 (和還未看清其實法律和資本主義都不是你朋友的朋友),送多你們一個小故事,是著名德語作家卡夫卡《審判》中的一則寓言:

 

法 的門前站著一個守門人。一個從鄉下來的人走到這個守門人跟前,請求讓他進法的門裏去。可是,守門人說,現在不能讓他進去。鄉下人想了一想,然後又問道,那 麽以後可不可以讓他進去。「有可能」守門人說,「但現在不行。」因爲通向法的大門始終是敞開著的,守門人又走到一邊去了,鄉下人便彎腰探身,往門裏張望。 守門人發現他這樣做,笑著說:「如果你很想進去,那就不妨試試,暫且不管我是否許可。不過你得注意:我是有權的。我只是一個最低級的守門人。從一個大廳到 另一個大廳都有守門人,而且一個比一個更有權。就是那第三個守門人的模樣,我甚至都不敢正視一眼。」鄉下人沒有料到會有這麽多的困難;他本來想,法的大門 應該是每個人隨時都可以通過的,但是,他現在仔細地看了一眼穿著皮大衣的守門人,看著他那又大又尖的鼻子和又長又稀又黑的韃靼胡子,他便決定,還是等一 等,得到允許後再進去。守門人給了他一個小矮凳,讓他在門旁坐下。他就這樣,長年累月地坐在那裏等著。他作了多次嘗試,請求讓他進去,守門人也被弄得厭煩 不堪。守門人時不時地也和他簡短地聊上幾句,問問他家裏的情況和其他一些事情,不過,提問題的口氣是非常冷漠的,就好像那些大人物提問一樣;臨到最後,他 總是對他說,現在還不能放他進去。鄉下人爲這次旅行隨身帶了許多東西;爲了能買通守門人,他把所有的東西都送掉了,這總還是非常值得的。守門人雖然把禮物 都收下了,但每次總是說:「我收下來,只是爲了免得讓你認爲,還有什麽事情辦得不周。」在這漫長的年月裏,鄉下人幾乎一刻不停地觀察著這個守門人。他忘記 了還有其他的守門人,似乎這第一個守門人就是他進入法的大門的唯一障礙。最初幾年,他還大聲地咒罵自己的不幸遭遇,後來,他漸漸老了,只能獨自嘟嘟囔囔幾 旬。他變得稚氣起來了,因爲對守門人的長年觀察,甚至對守門人皮領子上的跳蚤都熟識了,他也請求跳蚤來幫助他,說服守門人改變主意。最後,他的視力變弱 了,他不知道,是否他的周圍世界真地變得暗下來了,或者只是他的眼睛在欺騙他。可是,就在這黑暗中,他卻看到一束從法的大門裏射出來的永不熄滅的光線。現 在他的生命就要完結了。在臨死之前,這麽多年的所有體驗都湧在他的頭腦裏,彙集成一個迄今爲止他還沒有向守門人提出過的問題。他招呼守門人過來,因爲他那 僵硬的身體再也站立不起來了。守門人不得不把身子俯得很低才能聽到他說話,因爲這兩個人的高度差別太大顯得對鄉下人非常不利。「你現在還想知道些什麽?」 守門人問,「你這個人真不知足。」「所有的人都在努力到達法的跟前,」鄉下人說,「可是,爲什麽這許多年來,除了我以外沒有人要求進去呢?」守門人看出, 這鄉下人快要死了,爲了讓他那漸漸消失的聽覺還能聽清楚,便在他耳邊大聲吼道:「這道門沒有其他人能進得去,因爲它是專爲你而開的。我現在要去把它關上 了。」

 

不想乾坐到死,等有人來告訴你:公義曾等待你,是你自己「被」放棄了;

不要再多一個大石壓死蟹的情 景。資本主義的大石已壓在我們的生活、教育、工作、媒體、戀愛、起居飲食,無孔不入入地影響著我們,令人難以思考箇中問題以及其他可能性。佔領中環是要創 造一個場所,讓各種的針對資本主義的反思和行動可以在此碰撞,進而一起建立新的、各種各樣的可能性;在香港經濟核心的土地上,讓無權勢者組織社區,建立一 套不是由當權派把持的秩序。

 

 

佔領中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