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跟進報導: 富臨工業行動被捕兩人保釋 警署外聲援記者會頻遭警告

[草根.行動.媒體] 2020年5月10日/記者:落草

就今日富臨員工抗議老闆剝削,無薪假變停工拒付遣散費事件,警察到場保護富臨並拘捕一名工會幹事及本媒體特約公民記者一事。截至今日傍晚,警察原不肯放人,向被捕人士友人表示最快明早才有可能保釋。其後不知何故,到被捕人士友人送完飯後,警察又表示被捕人士好快出來,可兩人各以一千元保釋。

晚上九時,職工盟與數個職工會在長沙灣警署門外舉辦聲援行動及記招。期間不斷有警員警告他們違反限聚令,更曾一度想封鎖警署外的行人路。最後記者訪問時也只能在對面馬路進行,記者訪問期間,警察亦多次以揚聲器,警告各人盡快離開,現場氣氛頗為緊張。


被捕工會幹事林小薇講述早上事發經過,指警察多次無理拉扯記者書包,當她嘗試協助公民記者時,詢問以何罪名拘捕記者,未獲回應之餘,忽然便同樣被捕。她指其實最擾亂秩序的就是警察,觀乎工會的街站,工友的工業行動,本來俱相安無事,只有當警察出現時,才會出事。可是,當建制的團體做街站,就不會被警察滋擾,明顯是選擇性執法。同時,林小薇指出警察濫捕,無法無天。

[草根.行動.媒體]的特約公民記者思苹(筆名)表示,同意林小薇對警察濫捕的指控。她回憶當時警察向她說,如果她是記者就到樓下跟其他記者一起,否則就去做茶客,可是酒樓部長說不歡迎她,警察就繼續叫她到樓下記者區。思苹指,當時樓下有大堆示威者和記者,而已上一樓參與[和你飲茶]的人被隔在酒樓的屏風後面,在樓梯頂的位置只剩下兩名工友,她與林小薇不想見到工友被孤立在那個位置被警察包圍,所以才堅持留下來。她認為警察是執行公職,那個位置最多警察,應該有鏡頭去監察,但當時絕大部份記者已被擋在樓梯下面大堂,所以警察不應有權去指定什麼是記者可以存在的空間。

職工盟主席吳敏兒則表示,這次事件顯示了政府推出的防疫抗疫2.0實在為無用,[僱主可以剝削就會剝削],而警察到場只幫助僱主,只會令到勞資關係越來越不平等,被剝削而需要抗爭的工人越來越多,到時又反而指責工會叫那麼多人出來,其實問題都是制度的問題。吳表示現時事件未解決,工會會繼續聯絡僱主,以及可能會到該集體其他分店示威施壓。

===================
有關事件詳盡報導:https://wp.me/p2HdPx-5gJ
===================

[草根.行動.媒體]

網頁:https://grassmediaction.wordpress.com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grassmediactio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actionofgrassmedia

轉載|富臨員工母親節控訴無良老闆剝削 警拘捕工會幹事及公民記者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2020.5.10
記者: 落草

今日上午,任職於美孚富臨皇宮酒樓的八位工友,聯同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與深水埗區議員楊彧,在其工作地點進行名為[和你飲茶]的工業行動,支持者趁母親節往酒樓淨飲茶,及呼籲食客罷食。是次行動之八名工友年資由六至十四年不等,根據僱傭條例,一名長工做滿兩年後,若不獲僱主恰當分配工作超過兩星期,則可視作停工(註1),亦有權向僱主申索遣散費。這次行動便是被放無薪假兩個多月的工友,向富臨追討被拖欠之遣散費。富臨沒有理會工友訴求,並召來警察阻撓行動,及後警察更拘捕職工盟的工會幹事林小薇及本媒體的特約公民記者思苹(筆名)。職工盟、楊彧及草根.行動.媒體皆譴責警方配合無良老闆打壓工人,並要求警方立即釋放兩名被拘捕人士。

(照片提供:現場人士)

工友控訴富臨不與員工共渡時艱  勞工處無法協助工人

富臨酒家於2月開始要求工友放無薪假,工友阿東氣憤地指,二月開始被放無薪假,一段時間後,才與一群同事一起被叫回去,逐個逐個人被經理叫入房簽停薪留職的同意書。經理在房內向每個人說,因新冠肺炎,市道不好,如果他們肯不放無薪假而是馬上接受解僱,那麼,次日公司馬上以臨時工的身份,以$50時薪聘請他們;如果不接受解僱就簽停薪留職,等待重新開工。當時年資長的工友都認為無理由自己接受解僱,又為保飯碗,便簽紙同意停薪留職。誰知,等了許久公司無消息。期後,又被公司叫回去,要求他們簽一張紙證明以前的工作時數和薪金,但這些數字均是比真實的少,例如工時每日減約一半,薪金也寫少了。他們不知這張工資證明的意圖為何,只知又被公司嚇,指其實他們不接受解僱轉臨時工,就有可能無限無薪假,不過,公司又不是解僱他們云云。他們心中擔憂,所以去向區議員尋求協助,這才明白到自己的勞工權利。

阿東指,其後他們向仍未被放無薪假的同事了解,原來他們也在八折出糧。同時,公司聘請了許多臨時工,如果是之前接受解僱而轉臨時工的,的確是時薪$50,如果新聘請的則是時薪$48。臨時工不一定每天上班,全看酒樓需要而定。如此,酒樓開支必定大減。

是次行動的八名工友,在三月初開始向深水埗區議員楊彧求助,再透過楊接觸到工會。之後,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亦有協助工友向富臨提出交涉,但富臨一直沒有回應,工會在5月5日及5月9日都有開街站,向市民講解富臨的劣行,惜富臨仍無回應。阿東更指出,即使勞工處致電要求富臨於3月23日與工友會面,富臨也乾脆不出現了事。

富臨亦向主流媒體表示要求工友共渡時艱,又多次向工會和工友稱不是解僱只是無薪假。其實,根據僱傭條例,工友現時狀況,可視為被停工。只要僱員根據連續性合約(連續4周每周為同1僱主工作不少於18小時,俗稱4118)不少於24個月,一旦遭受停工,則可向僱主申索遣散費。是次的八名工友亦是據此向富臨力爭。阿東指控富臨是無良僱主,自己為富臨打工多年,正式是共渡所有艱難時期,現在一出事,公司就棄員工於不顧,更將他們置於水深火熱之中。


(圖片:職工盟資訊頻道:美孚富臨現場:
現場大量軍裝及便衣警員駐守,並警告追糧工友「違反限聚令」。
工友問:我哋嚟追糧,要佢找數,點解會係犯法?
#藍店不了 #富臨找數)

工友遭遇證抗疫2.0荒謬 富臨若申請保就業或可獲1.6億資助

政府於上月 8 日推出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其中保就業計劃提到政府將向僱主提供工資補貼,以 2020 年 1 月至 3 月中任何一個月份的 50% 工資計算,工資上限為每月 $18,000,為期 6 個月,而僱主則須承諾在補貼期間不會裁員,並把補貼金額百分百用於僱員工資。不過,當時多個不同團體皆指出,不能裁員不代表不可以減薪和放無薪假,更不代表所有層級僱員都會獲發同等的五成工資。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推出的翌日,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已明確地表示,僱主若申請基金,就「不可以減少任何『人頭』」,而政府亦「並非檢視每名員工,因為若要檢視一、二百萬名員工的情況,計劃的申請程序及整個系統的設計都要十分之長的時間」。

由於長工工友的薪金開支遠高於請臨時工,因此富臨僱員的總人數在「人頭」的數字上並無變更,即使實際上內部的「人頭」由長工換成臨時工,亦符合資格申請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根據富臨集團最新一份的中期報告,截至去年 9 月 30 日,富臨約有 2,960 名僱員,以最高可補貼 $9,000 工資計算,如果富臨申請基金成功的話,則最多可獲近 1.6 億的政府補助。

警方配合僱主打壓工業行動 拘捕工會幹事及公民記者
警察到場先以限聚令為由要求在場人士散去,又警告參加行動人士為公眾地方行為不檢,及後更拉起封鎖線,組織好人牆來保護富臨姓胡的管理人員,並驅趕在場參加行動的人士。

據現場人士稱,上午約十一時半,行動者約四人一批地進入酒樓,但大部份一直未獲酒樓安排入座,只有少數人在一樓坐下參與罷食及呼籲罷食。直至約十一時三十五分,其他行動者想上樓上匯合但遭其他酒樓員工和警察阻撓。約十一時四十分,本媒體特約公民記者思苹在酒樓一樓進行拍攝工作,有七至十名便衣及軍裝警察多次阻撓她的拍攝工作,更包圍了她在樓梯附近的一個角落。期間,思苹多次表明自己的記者身份並指出自己正進行拍攝工作。相反,大部份警員並無展示委任證。思苹一度指:「咁,我去飲茶得唔得!」警方雖然口頭說可以,但事實上仍對她進行包圍同時又指她不可站在原地。最後,警方大約在中午十二時拘捕她,連同帶走其攝影器材。當警方拘捕思苹時,工會幹事林小薇亦有在場用手機作直播拍攝,及後工會幹事亦被拘捕。

當時部份參與行動的人士已在酒樓一樓坐低參與罷食及呼籲罷食,其餘工友或聲援市民都被酒樓其他員工及警方分隔在樓梯下。據工友阿東的回憶,當時林小薇在與幾位工友聊天,而記者在拍攝他們的談話,忽然一堆警察走來,男警粗暴推開林小薇和記者,記者大叫二人皆是女性叫男警不要觸碰她們,然後才來了個女警。推開工會幹事和記者後,警察開始罵阿東,阿東指自己一向有病須吃藥,而再被警察大聲呼喝,要求出示身份證。他慨嘆,聲援人士被捕「我真係好唔安樂」,且今次「終於親眼見到警察如何粗暴濫捕」,並對於警察幫助老闆來打壓工人十分憤慨。

(圖:現場人士提供,藍圈為被捕位置)

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及楊彧同在其臉書發聲明表示:「我們對富臨一方面收取政府抗疫防疫基金資助,一方面卻肆意剝削工人權益感到極度憤怒。而黑警濫權,打壓工會工業行動的權利,是赤裸裸地暴露了官商黑警勾結的現實。我們再次重申,嚴厲譴責黑警打壓工會及工人工業行動的權利。同時警告富臨不要以在黑警的保護下可以逃避法例,我一定不會就此罷休,一定會繼續追擊到底。最後我們呼籲全港有良知的市民,罷食富臨集團旗下所有食肆!」草根.行動.媒體亦已在網頁及臉書上發表聲明:「譴責警方一方面以限聚令打壓工業行動,另一方面又濫捕公民記者和工會幹事。本台並促請警方立即釋放本台特約公民記者及工會幹事。」

截止今日傍晚六時三十分,本媒體獲得最新消息,兩名被捕人士要到明天早上才會知道能否保釋。

(2040:最新消息: 截至八時許,被捕人士的友人送完飯後,警察又指會[好快出嚟],現時二人已全部保釋出來。)
跟進報導://…她指其實最擾亂秩序的就是警察,觀乎工會的街站,工友的工業行動,本來俱相安無事,只有當警察出現時,才會出事。…//

================================

註1:

假如僱員在任何連續4個星期內,不獲僱主分配工作並不獲支付工資的日數超過正常工作日數總和的一半;或在連續26 個星期內,不獲分配工作並不獲支付工資的日數超過正常工作日數總和的三分之一,即屬停工。上述正常工作日數,並不包括閉廠、休息日、年假及法定假日等日數在內。https://www.labour.gov.hk/tc/public/pdf/wcp/ConciseGuide/11.pdf
==============================

[草根.行動.媒體]

網頁:https://grassmediaction.wordpress.com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grassmediactio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actionofgrassmedia

短片|反東北發展集會後續-警察製造白色恐怖

 

 

在2014年6月13日反東北發展的集會中,警方共抬走超過二百人,有二十二名示威者被警察拘捕,其中五名示威者在當晚被捕時,遭警察押上警車毆打。

一個月後,幾名示威者決定報案,控告警察在警車上襲擊他們。示威者親述事發經過及為什麼去警署報案,用行動證明「投訴警察查警察」的制度,是多麼無力。

今日(24/7) 兩單秋後算帳檢控

一)  Iris Yau:

本人下午出境時因二零一二年四月一日中聯辦示威被捕(非網路流傳的佔中案),控罪是非法集結。 現在西區警署,正等待律師協助。

多謝大家關心,暫不接受訪問,日後有關訊息也以本人為準。
二) 今早警方亦登門拘捕一位參與新界東北運動、坪輋村民黃志強,指他

在今年3月碼頭工潮聲援罷工工人期間涉嫌襲擊保安員,已獲自簽500元保釋。

4/7 —FM101周諾恆及社民連黃軒瑋上訴宣判

2011年4月10日,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在港鐵競步賽發言時,

FM101成員周諾恆及社民連之黃軒瑋兩人上台搶咪,
抗議港鐵加價、無視民生困苦。
兩人隨後被控「在公眾地方擾亂秩序」2012年1月11日,兩人被判入獄十四天。
其後獲准以1000元保釋外出等候上訴,7月4日再審宣判。

各位願意為勞苦大眾解放而努力的市民,
在愈見猖狂的政治打壓面前,
請全力支援為公義而抗爭的周諾恆及黃軒瑋!

抗議港鐵加價有理,立即撤銷二人控罪!

日期:2012年7月4日
時間:上午10時正
地點:香港金鐘道38號高等法院10樓22號庭

————————————
FM101對周黃二人被判刑的聲明

法律機關對人民的壓迫,逐漸明顯了。

2011年3月6日、6月4日,7月1日等抗議活動,警察都悍然大規模拘捕了數十人至過百人。到了年尾,律政司陸續就以上行動秋後算帳,正式向多名行動者提出檢控。2011年4月10日,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在港鐵競步賽發言時,社民連之黃軒瑋及FM101成員周諾恆兩人上台搶咪,抗議港鐵加價、無視民生困苦。2012年1月11日,兩人因「在公眾地方擾亂秩序」,被判入獄十四天。以下將闡明FM101對判決的立場、對判決所引申的意義的評論,並重申FM101所主張的政治路線。

反對法治,反對香港核心價值

我們不認為是次判決代表「法治已死」,反而,這正正是資本主義之下所謂法治運行無阻的表現。在美國,陸軍士兵Bradley Manning用不著搶咪或灑契錢,他向維基解密公開了伊拉克戰爭的機密資料,揭露美國政府的謊言,就被當局未經審判先囚禁了一年半;在英國皇家大婚前夕,幾十名社會活動家更是甚麼也沒幹就先被警方拘留。香港身為英美資本主義法治的學徒,相當稱職。

資產階級法律所說的「抽象公義原則」,說到底,只是在維護統治階級的利益。黃、周兩人,是為了抗議社會不公而被判刑的。我們不相信資產階級的法律是「公義」的、是擁有無上權威的-這連資產階級自己都不會相信。它由始至終都維護著私有制,保護資本家壟斷生產資料的權力,任由資本家在勞動人民的身上搾出鮮血。它容許大財團向小市民苛徵濫索,卻不容許小市民在他們粉飾太平的盛會上贈慶。這決不是公義。是次判決,它做出了統治階級認為「公正」的決定,把挑戰統治階級利益的兩人判處入獄,因為他們膽敢在喜氣洋洋的盛會上暴露醜惡,這成何體統!

我們也不讚同「香港出現了『政治檢控』,所以『香港已死』」這類訴諸香港核心價值、去歷史的看法,因為政治檢椌在香港絕對不是第一天的事。英殖時代,皇家警察政治部專門打壓反殖運動及左派人士;市民抗議交通工具加價而被「政治檢控」也非新奇:1966年,市民上街抗議天星小輪加價,港英出動軍警鎮壓,千多人被捕,幾百人被檢控,事後天星依然加價。保守民主派幻想出一個不曾存在的美好香港,在這個幻想裡,殖民者帶來的「法治」令市民安居樂業,官民和諧。但回到現實,香港的核心價值卻是「剝削者可以隨便剝削;鎮壓者可以隨便鎮壓;抗爭者可以抗爭,但要依法-當權者制定的法」。無論為了什麼目的,偽造英殖時代美好的歷史、強行將港英塑造成仁慈的獨裁者、抱著殖民地的腐屍不放,只會令我們染滿屍臭,麻醉我們找出腐敗源頭的觸覺。

今日法庭倚傍大資本而判二人徒刑,既與港英龍獅優良傳統血脈相承,也跟國際法治大家庭鎮壓異見的手法接軌。法治沒有墮落,它只不過再次展露真面目;香港也沒有死,而且始終如一。這些擺在眼前的事實,都是法治拜物教徒、殖民地戀屍癖者不願承認的。

所謂秩序

「在公眾地方擾亂秩序」,一個冠冕堂皇的罪名。周諾恆和黃軒瑋,究竟擾亂了什麼秩序、誰的秩序?我們能看到的,就是這些秩序並不屬於勞動人民。法庭要維護的秩序,是公共設施可以不理民間疾苦,隨意加價的秩序!是財團在盈利滿瀉時,仍可以找到地方「開源節流」,隨意削減基層員工的工資、隨意解僱工人的秩序!是勞動階層為了生計,將人生大半時間和精力向老闆雙手奉上,再要用微薄的工資、以高昂的價格去買回自己產品和服務的秩序!資產階級及其爪牙,也不是坐著收錢,他們也要費煞心思,時刻計算如何塑造和鞏固他們的秩序。他們利用法律、監獄、軍隊、警察,鎮壓一切危害其利益的抗爭,又利用在輿論、媒體、教育機構的影響力,千方法計去抹黑抗爭者,也以種族、國藉為幌子去分化被壓迫者。這都是為了達到他們所要的秩序:資本家從勞動人民身上搾取利潤的秩序;被壓迫者不能反抗壓迫者的秩序。

因此,我們的目標,不僅是「在公眾地方擾亂秩序」,而是在政治、經濟、文化各個地方,去摧毀資產階級的秩序,推翻資本主義制度。我們應該把勞動成果從資本家手中奪回,把地下鐵路這種城市主要的運輸工具從他們手中奪回,並由勞動人民控制。港鐵加價,反映了資本家並不會盡什麼「社會責任」去關注民生;政府作為港鐵最大的持份者,亦不會為了人民作出讓步。資本家和政府本為一體,而我們需要的,便是打破這種秩序,打破這個現狀!

抗爭者的覺醒

在這個秩序底下,勞動者當然不可能得到最終的解放。透過資產階級控制的機構,去改變資產階級剝削無產者的現狀,是痴心妄想。我們並不反對利用現有框架中之空間,去爭取勞動人民的生活水平和政治權利暫時、局部的改善,我們亦會毫不猶疑地譴責、反對現行制度之任何政治打壓,但我們不幻想能夠在這建制裡面,透過統治階級司法程序,獲得公正的判決,爭取到勞動人民長遠、穩固、全面的利益。尤其當階級矛盾日益具體而且尖銳,鬥爭越演越烈的時候,資產階級利用所謂的法治去鎮壓人民反抗的行徑,只會更見猖獗、赤祼。小恩小惠只是虛妄,真正爭取勞動人民的利益,應該回到以勞動人民作主體的抗爭裡。因為,如果說警察是在社會上合法的、壟斷的暴力機關;那麼,資產階級的法律,便是軍隊、警察、監獄甚至特務等前線暴力機關的理論根據和原則。

在資本主義經濟體系日漸崩壞,階級矛盾日漸深化的時候,必定會有更多人投入社會 抗爭的行列之中。這個時候,便會有更多的人成為司法機關鎮壓的對象。所以我們更要強調,抗爭者不能再對國家機器及其法治糖衣存有任何幻想。所謂「法治」的概念,只是統治階級愚弄勞動者的把戲。我們要把這種假面具撕破,在政治上尋求推翻資本主義的根本方向;拋開統治階級灌輸的幻想,才是我們真正的覺醒。另一方面,我們必需要在抗爭行動中,在長期艱苦的鬥爭中,建立真正的戰鬥團結,作好面對暴力機關及其宣傳機器瘋狂打壓的一切準備。

FM101剛剛才重新運作電台,便遇上成員被判刑入獄。在本月19日,統治階級的寄生蟲們,便會透過其司法機關,企圖再次鎮壓我們。在七月一日堵路的其中九名抗爭者 – 包括101成員周諾恆,梁穎禮,余一心 – 在當天將再次面臨審訊。
但司法機關的恐嚇,決不能對我們造成任何阻嚇。他們如此高調表明要阻嚇抗爭活動,是因為他們清楚知道,資本主義秩序並非牢不可破,要靠不斷的威嚇及暴力去維持;當勞動人民逐漸覺醒,並組織起來,是會把體制埋葬的!

周諾恆、黃軒瑋和所有抗議社會不平等的抗爭者無罪!有罪的,是剝削壓迫勞動人民的資本主義制度。被剝削者被壓迫者聯合起來!

政治檢控無日無之 泰歷被判刑半年

剛收到傳來的消息,參與國殤遊行的泰歷竟被重判半年!
判刑前不准保釋、不接納社會服務令報告,現時以一萬元補釋,等待上訴。
這是近年來對示威行動判刑最重的刑期!

就如FM101和佔領中環的聲明也提及,
「很多的示威場合裡面,警方都會加設不必要的阻礙、規限,導致示威者不得不作出反抗。最常見的例子就是拒絕開放示威路線的行車線,致使示威群眾必須衝擊警方防線,好使示威得以繼續進行。」

還要去年六四北角英皇道取消保釋行動被控告的示威者也將由此法官審理,
明顯是把刀擱在任何期望表達不滿的人頭上。

當示威者被警察大力拉扯頭髮,事件會不了了之,
相反,如果示威者因遊行被無理阻擋而與警察發生推鐵馬輕微的肢體碰撞,示威者卻很可能被告「襲警」,

我們更要認清,
當法律在在是為「國家權力」服務而多於為「無權勢者」服務時,
作為「無權勢者」要如何走在一起,互相支援?

-----
FM101成員泰歷於2011年10月1日國殤遊行中, 被控兩條襲警罪罪成。法官杜浩成今日宣判--

第一條控罪(推鐵馬):判刑五個月
第二條控罪(警車內突然站起):判刑一個月
兩項刑期分期執行。

是次案件的法官杜浩成, 在判泰歷罪成後, 不批准他保釋及不接納社會服務令報告,並要求控方律師呈交近年的襲警案報告,表示若案件數字有上升趨勢,不排除判以較重的刑期。

這位法官同時審理去年六四的非法集結案。

~~~~~~~~~~

重溫:
FM101、佔領中環聲援泰歷聲明
http://www.inmediahk.net/fm101%E3%80%81%E4%BD%94%E9%A0%98%E4%B8%AD%E7%92%B0%E8%81%B2%E6%8F%B4%E6%B3%B0%E6%AD%B7%E8%81%B2%E6%98%8E

轉FM101報導 – 天台和天台之外

轉自: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ovM94cd2ls

二零一一年九月三日,葵湧美適工業大廈舉行一場名為「天台band show」的天台演唱會,在演唱會期間,據稱警方收到來自華景山莊居民的噪音投訴,派員上去正在表演中的工廈調查。

美適工業大廈是一幢十五樓的工廈,換言之天台是十六樓,當日是星期六晚,工業區水靜鵝飛,最近的住宅是葵芳邨,遠望能看見位於半山區的華景山莊。

警察要求停止演出同時要求該演唱會負責人出示身份證而作記錄,有觀眾覺得演唱會發出的噪音是表演者和觀眾一起創造出來,因此提出所有參與者向警方提供資料,警方拒絕。其後

­­,部分便衣警察更帶備圓盾、警棍和警察封鎖膠帶,和觀眾談判。

二 零一二年四月十三日, 案中部份被告及朋友,以及佔領中環成員,於香港兆基創意書院舉辦了「道理唔通 講陰公 天台失守籌旗SHOW」,籌旗show所籌得的捐款,將用以支付周諾恆,Zams及Fox因審理案件所支付的律師費、堂費及罰款,部份付予參與籌旗 show的樂隊作交通費­­用。

天台show案件將於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六日及四月二十七日,於荃灣法院審理。

拍攝:葉文希
剪接:黃媛華

反資的媒體運動;媒體運動的反資!
FM101

近來政治檢控總結(請廣傳及聲援)

近日政治檢控事件不絕, 有朋友整理了在各次社會行動中, 被起訴的人士、罪名及刑罰。
希望各位可抽空多瞭解這眾多被政治檢控的示威市民行動的理念,
他們的理念,在網絡上,甚至在此「白色恐怖」網誌,也有不少資訊。

希望各位看過資訊後,如你認為這些政治檢控不合理,
請向身邊的人分享,
亦可加入相關聯署聲援被政治檢控人士。

——————————————–

【案件次序依照上庭時間排列,各位聲援者可作參考】

菜園村巡守,抵抗港鐵及政府逼遷

於去年三月至今年二月期間先後完案

  • 村民陳錦清  被控普通襲擊  庭外和解,自簽守行為12個月
  • 村民巫進嬌  被控普通襲及刑事毀壞  庭外和解,自簽守行為12個月
  • 村民陳凱珊  被控普通襲擊  庭外和解,自簽守行為12個月
  • 村民黃平智  被控兩項襲擊致他人身體受傷  宣判無罪
  • 巡守員陳寧  被控刑事毀壞  庭外和解,自簽守行為12個月
  • 巡守員林崑傑 被控刑事毀壞 庭外和解,自簽守行為12個月

三六堵路行動

完案

  • 葉寶琳 守行為十二個月 (罪名:協助組織及參與未經批準集會罪)
  • 葉浩意 守行為十二個月 (罪名:協助組織及參與未經批準集會罪)
  • 陶君行 判罰款二千元 (罪名:協助組織及參與未經批準集會罪)
  • 黃浩銘 判罰款一千元 (罪名:協助組織及參與未經批準集會罪)

科學館衝擊替補機制諮詢會

等候上訴

  • 梁國雄 判囚兩個月 (罪名:公眾地方擾亂秩序及刑事損壞)
  • 黃洋達 判囚三星期 (罪名:公眾地方聚集中作出擾亂秩序行為、作出喧譁)
  • 鄧建華 判囚三星期 (罪名:公眾地方擾亂秩序)
  • 容偉棠 判囚三星期 (罪名:公眾地方擾亂秩序)
  • 陳倩瑩 判囚三星期 (罪名:公眾地方擾亂秩序)

港鐵搶咪案

等候上訴

  • 周諾恆 判囚兩星期 (罪名:在公眾地方擾亂秩序)
  • 黃軒瑋 判囚兩星期 (罪名:在公眾地方擾亂秩序)

十一中聯辦遊行

3月28日9:30過堂 地點:東區法院

  • 泰曆 被控兩條襲警罪

‎7‧1修頓球場集結

4月20日再審

  • 莫偉傑 被控非法集結
  • 周峻翹 被控非法集結
  • 陳志全 被控非法集結
  • 林雨陽 被控非法集結
  • 黃毓民 被控非法集結
  • 陳偉業 被控非法集結
  • 麥業成 被控非法集結
  • 甄燊港 被控非法集結
  • 李偉儀 被控非法集結
  • 任亮憲 被控非法集結

天台band show

4月26日及27日審理

  • 周諾恆 被起訴意圖犯罪而襲擊或襲警 (開審前每晚12時至早上6時需要宵禁)
  • 王元龍 被票控製造噪音
  • 庾崇賢 被票控製造噪音
  • 劉俊恩 被票控製造噪音

821反排外行動

5月23日進行預審

  • 劉俊恩 被起訴在香港集結並作出擾亂秩序
  • 胡永勤 被起訴在香港集結並作出擾亂秩序
  • 邱嘉俞 被起訴在香港集結並作出擾亂秩序
  • 蘇德成 被起訴在香港集結並作出擾亂秩序
  • 馬雲祺 被起訴在香港集結並作出擾亂秩序

7‧1堵塞干諾道中

5月28日﹣6月1日審理 地點:東區法院

  • 張錦雄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周諾恆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梁穎禮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梁國雄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洪曉嫻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岑子傑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陳倩玉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64晚會後遊行

6月18日開審,至7月8日 地點:東區法院

  • 葉寶琳 參與非法集結、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洪曉嫻 參與非法集結、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朱凱廸 參與非法集結、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朱江瑋 參與非法集結、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王浩賢 參與非法集結、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李世鴻 參與非法集結、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明偉添 參與非法集結
  • 陳秉鳳 參與非法集結

民間電台案

12月3日再訊

  • 曾健成 被控非法廣播
  • 梁穎禮 被控非法廣播
  • 岑子傑 被控非法廣播
  • 張錦雄 被控非法廣播

歡迎提供資料更正

————————————————–

相關文章參考及重溫:

《聯署聲明:學界聲援衝擊遞補機制論壇罪成被判囚的學聯成員等五名人士》
http://www.inmediahk.net/%E8%81%AF%E7%BD%B2%E8%81%B2%E6%98%8E%EF%BC%9A%E5%AD%B8%E7%95%8C%E8%81%B2%E6%8F%B4%E8%A1%9D%E6%93%8A%E9%81%9E%E8%A3%9C%E6%A9%9F%E5%88%B6%E8%AB%96%E5%A3%87%E7%BD%AA%E6%88%90%E8%A2%AB%E5%88%A4%E5%9B%9A%E7%9A%84%E5%AD%B8%E8%81%AF%E6%88%90%E5%93%A1%E7%AD%89%E4%BA%94%E5%90%8D%E4%BA%BA%E5%A3%AB

《政治檢控的一天》   文:黃俊邦
http://www.inmediahk.net/%E6%94%BF%E6%B2%BB%E6%AA%A2%E6%8E%A7%E7%9A%84%E4%B8%80%E5%A4%A9

《 FM101團結聲明:全力聲援反遞補5人;立即撤銷所有抗爭者的控罪!》
https://actingcivil.wordpress.com/2012/03/22/fm101statement/

《認清階級敵人–FM101對8.21反排外行動之聲明》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7305

《把法治拉下神壇! 反抗不公義無罪!–FM101對周黃二人被判刑的聲明》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7330

至少十名7.1示威者被秋後算帳

2011年7月1日當晚兩批分別在金鐘道和干諾道中被捕的示威者,

今日(2012.1.4)收到警方電話,指律政司決定起訴七一遊行被捕人士,明日(2012.1.5)需到香港仔警署或北角警署報到。

已確認被拘捕者包括梁穎禮、周諾恆、洪曉嫻、張錦雄、李偉儀等

拘捕罪名包括非法集結及組織非法集結。

===========

重貼當日留下抗爭而被捕及聲援市民的聲明及短片:

聲明: 來自2011年七一遊行後,因留下抗爭而被捕及聲援的市民

政商崩壞 堅守街頭

抗爭要進取 社會應正視 

多年溫和遊行帶給我們什麼?

多年來以,我們平和遊行的方式向當權者表達不滿,可是,多年「和平理性」換來只是我們的血汗錢都往地產商那裡跑,政府繼續堅持將我們的血汗錢以強積 金形送給基金公司也不肯做全民退休保障;社會的貧富懸殊等根本經濟結構不平等問題沒有解決;香港有六份一人生活於貧窮線之下;有許多基層市民住在棺材房或 危險的劏房裡;持續有不同的舊區街坊、新界村民的家園要為財團而被迫讓路;社區網絡持續被破壞;等等等等政商崩壞的問題,根本沒有被重視。不公義的制度,就是最大的暴力!如果,政府要決意令到「守法」、溫和的遊行方式失去任何改變現實的可能,那麼,迫不得已,我們認為有必要把行動升級,積極對抗這種制度的、合法的暴力!

堵路是公共行動

社會行動,就是就著社會的不公義的議題,作出集體的爭取行動,而這些行動,就是以喚起社會注意,甚至暫時叫停社會的「正常運作」為目標。要暫時叫停,就是因為這個社會的「正常運作」,無法令到社會的不公義得到足夠的重視和合理的處理。

現在,有百多二百個老、中、青的市民,願意在大熱天的假期不留在家「嘆冷氣」,而情願以身犯險,願意以被拘捕為代價,來 喚起社會公眾對不公義的政府、對貧富懸殊的社會結構的注意和要求大家停下來思考。大家試想,如果爭取成功,是所有市民都會得益的,因此,這絕對是公共的行 動,是對公義的執著。

呼喚更多有機組織、進取行動

面對不斷崩壞下去的社會,我們任何一個人都不可能是旁觀者。因為,如果你選擇旁觀和置身事外,即使你不願意,但因為你也 生活在這個社會中,所以其效果就是維持現在的既有社會運作。故,此,我們在此,呼籲所有香港市民,挺身而出,在你身邊開始進行有機的組織,在不同時候作出 進取的行動去對抗不公義的問題。

最後,我們強烈要求:

打倒官商勾結、回購公共事業

取消遞補機制、取消功能組別

還人民公共空間、取消公安惡法

一群2011年七一遊行後,因留下抗爭而被捕及聲援的市民

至少七名六月四日晚遊行去北角警署「坐爆四十八」示威者被律政司起訴

有至少七名曾參與六月四日晚遊行去北角警署進行坐爆四十八行動(見:今年六四,英皇道之圍)的示威者,

今早收到電話指被律政司起訴,但仍未知起訴的罪名是甚麼。

=======

2011年12月15日下午5時更新:

被控告示威者今日三時到北角警署報到,終獲告知示威者被控三條控罪,分別是:組織非法集結、參與非法集結及警誡後繼續集結。
即是非法集結 (公安條例 (cap 245) 第18條),有指這控罪一般用於「黑社會吹雞又未開得成片」時。

重案警員讀出控罪如下:
「你們彼此集結在一起,而如此集結的人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或作出帶有威嚇性、侮辱性或挑撥性的行為,意圖導致或相當可能導致任何人合理地害怕如此集結的人會破壞社會安寧。」

(you assembled together with each other and the persons so assembled conducted themselves in a disorderly, intimidating, insulting or provocative manner intended or likely to cause any person reasonably to fear that the person so assembled would commit a breach of the peace or would by such conduct provoke other persons to commit a breach of the peace.)

示威者完成程序後將於北角警署外舉行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