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跟進報導: 富臨工業行動被捕兩人保釋 警署外聲援記者會頻遭警告

[草根.行動.媒體] 2020年5月10日/記者:落草

就今日富臨員工抗議老闆剝削,無薪假變停工拒付遣散費事件,警察到場保護富臨並拘捕一名工會幹事及本媒體特約公民記者一事。截至今日傍晚,警察原不肯放人,向被捕人士友人表示最快明早才有可能保釋。其後不知何故,到被捕人士友人送完飯後,警察又表示被捕人士好快出來,可兩人各以一千元保釋。

晚上九時,職工盟與數個職工會在長沙灣警署門外舉辦聲援行動及記招。期間不斷有警員警告他們違反限聚令,更曾一度想封鎖警署外的行人路。最後記者訪問時也只能在對面馬路進行,記者訪問期間,警察亦多次以揚聲器,警告各人盡快離開,現場氣氛頗為緊張。


被捕工會幹事林小薇講述早上事發經過,指警察多次無理拉扯記者書包,當她嘗試協助公民記者時,詢問以何罪名拘捕記者,未獲回應之餘,忽然便同樣被捕。她指其實最擾亂秩序的就是警察,觀乎工會的街站,工友的工業行動,本來俱相安無事,只有當警察出現時,才會出事。可是,當建制的團體做街站,就不會被警察滋擾,明顯是選擇性執法。同時,林小薇指出警察濫捕,無法無天。

[草根.行動.媒體]的特約公民記者思苹(筆名)表示,同意林小薇對警察濫捕的指控。她回憶當時警察向她說,如果她是記者就到樓下跟其他記者一起,否則就去做茶客,可是酒樓部長說不歡迎她,警察就繼續叫她到樓下記者區。思苹指,當時樓下有大堆示威者和記者,而已上一樓參與[和你飲茶]的人被隔在酒樓的屏風後面,在樓梯頂的位置只剩下兩名工友,她與林小薇不想見到工友被孤立在那個位置被警察包圍,所以才堅持留下來。她認為警察是執行公職,那個位置最多警察,應該有鏡頭去監察,但當時絕大部份記者已被擋在樓梯下面大堂,所以警察不應有權去指定什麼是記者可以存在的空間。

職工盟主席吳敏兒則表示,這次事件顯示了政府推出的防疫抗疫2.0實在為無用,[僱主可以剝削就會剝削],而警察到場只幫助僱主,只會令到勞資關係越來越不平等,被剝削而需要抗爭的工人越來越多,到時又反而指責工會叫那麼多人出來,其實問題都是制度的問題。吳表示現時事件未解決,工會會繼續聯絡僱主,以及可能會到該集體其他分店示威施壓。

===================
有關事件詳盡報導:https://wp.me/p2HdPx-5gJ
===================

[草根.行動.媒體]

網頁:https://grassmediaction.wordpress.com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grassmediactio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actionofgrassmedia

轉載|富臨員工母親節控訴無良老闆剝削 警拘捕工會幹事及公民記者

轉載自:草根.行動.媒體 2020.5.10
記者: 落草

今日上午,任職於美孚富臨皇宮酒樓的八位工友,聯同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與深水埗區議員楊彧,在其工作地點進行名為[和你飲茶]的工業行動,支持者趁母親節往酒樓淨飲茶,及呼籲食客罷食。是次行動之八名工友年資由六至十四年不等,根據僱傭條例,一名長工做滿兩年後,若不獲僱主恰當分配工作超過兩星期,則可視作停工(註1),亦有權向僱主申索遣散費。這次行動便是被放無薪假兩個多月的工友,向富臨追討被拖欠之遣散費。富臨沒有理會工友訴求,並召來警察阻撓行動,及後警察更拘捕職工盟的工會幹事林小薇及本媒體的特約公民記者思苹(筆名)。職工盟、楊彧及草根.行動.媒體皆譴責警方配合無良老闆打壓工人,並要求警方立即釋放兩名被拘捕人士。

(照片提供:現場人士)

工友控訴富臨不與員工共渡時艱  勞工處無法協助工人

富臨酒家於2月開始要求工友放無薪假,工友阿東氣憤地指,二月開始被放無薪假,一段時間後,才與一群同事一起被叫回去,逐個逐個人被經理叫入房簽停薪留職的同意書。經理在房內向每個人說,因新冠肺炎,市道不好,如果他們肯不放無薪假而是馬上接受解僱,那麼,次日公司馬上以臨時工的身份,以$50時薪聘請他們;如果不接受解僱就簽停薪留職,等待重新開工。當時年資長的工友都認為無理由自己接受解僱,又為保飯碗,便簽紙同意停薪留職。誰知,等了許久公司無消息。期後,又被公司叫回去,要求他們簽一張紙證明以前的工作時數和薪金,但這些數字均是比真實的少,例如工時每日減約一半,薪金也寫少了。他們不知這張工資證明的意圖為何,只知又被公司嚇,指其實他們不接受解僱轉臨時工,就有可能無限無薪假,不過,公司又不是解僱他們云云。他們心中擔憂,所以去向區議員尋求協助,這才明白到自己的勞工權利。

阿東指,其後他們向仍未被放無薪假的同事了解,原來他們也在八折出糧。同時,公司聘請了許多臨時工,如果是之前接受解僱而轉臨時工的,的確是時薪$50,如果新聘請的則是時薪$48。臨時工不一定每天上班,全看酒樓需要而定。如此,酒樓開支必定大減。

是次行動的八名工友,在三月初開始向深水埗區議員楊彧求助,再透過楊接觸到工會。之後,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亦有協助工友向富臨提出交涉,但富臨一直沒有回應,工會在5月5日及5月9日都有開街站,向市民講解富臨的劣行,惜富臨仍無回應。阿東更指出,即使勞工處致電要求富臨於3月23日與工友會面,富臨也乾脆不出現了事。

富臨亦向主流媒體表示要求工友共渡時艱,又多次向工會和工友稱不是解僱只是無薪假。其實,根據僱傭條例,工友現時狀況,可視為被停工。只要僱員根據連續性合約(連續4周每周為同1僱主工作不少於18小時,俗稱4118)不少於24個月,一旦遭受停工,則可向僱主申索遣散費。是次的八名工友亦是據此向富臨力爭。阿東指控富臨是無良僱主,自己為富臨打工多年,正式是共渡所有艱難時期,現在一出事,公司就棄員工於不顧,更將他們置於水深火熱之中。


(圖片:職工盟資訊頻道:美孚富臨現場:
現場大量軍裝及便衣警員駐守,並警告追糧工友「違反限聚令」。
工友問:我哋嚟追糧,要佢找數,點解會係犯法?
#藍店不了 #富臨找數)

工友遭遇證抗疫2.0荒謬 富臨若申請保就業或可獲1.6億資助

政府於上月 8 日推出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其中保就業計劃提到政府將向僱主提供工資補貼,以 2020 年 1 月至 3 月中任何一個月份的 50% 工資計算,工資上限為每月 $18,000,為期 6 個月,而僱主則須承諾在補貼期間不會裁員,並把補貼金額百分百用於僱員工資。不過,當時多個不同團體皆指出,不能裁員不代表不可以減薪和放無薪假,更不代表所有層級僱員都會獲發同等的五成工資。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推出的翌日,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已明確地表示,僱主若申請基金,就「不可以減少任何『人頭』」,而政府亦「並非檢視每名員工,因為若要檢視一、二百萬名員工的情況,計劃的申請程序及整個系統的設計都要十分之長的時間」。

由於長工工友的薪金開支遠高於請臨時工,因此富臨僱員的總人數在「人頭」的數字上並無變更,即使實際上內部的「人頭」由長工換成臨時工,亦符合資格申請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根據富臨集團最新一份的中期報告,截至去年 9 月 30 日,富臨約有 2,960 名僱員,以最高可補貼 $9,000 工資計算,如果富臨申請基金成功的話,則最多可獲近 1.6 億的政府補助。

警方配合僱主打壓工業行動 拘捕工會幹事及公民記者
警察到場先以限聚令為由要求在場人士散去,又警告參加行動人士為公眾地方行為不檢,及後更拉起封鎖線,組織好人牆來保護富臨姓胡的管理人員,並驅趕在場參加行動的人士。

據現場人士稱,上午約十一時半,行動者約四人一批地進入酒樓,但大部份一直未獲酒樓安排入座,只有少數人在一樓坐下參與罷食及呼籲罷食。直至約十一時三十五分,其他行動者想上樓上匯合但遭其他酒樓員工和警察阻撓。約十一時四十分,本媒體特約公民記者思苹在酒樓一樓進行拍攝工作,有七至十名便衣及軍裝警察多次阻撓她的拍攝工作,更包圍了她在樓梯附近的一個角落。期間,思苹多次表明自己的記者身份並指出自己正進行拍攝工作。相反,大部份警員並無展示委任證。思苹一度指:「咁,我去飲茶得唔得!」警方雖然口頭說可以,但事實上仍對她進行包圍同時又指她不可站在原地。最後,警方大約在中午十二時拘捕她,連同帶走其攝影器材。當警方拘捕思苹時,工會幹事林小薇亦有在場用手機作直播拍攝,及後工會幹事亦被拘捕。

當時部份參與行動的人士已在酒樓一樓坐低參與罷食及呼籲罷食,其餘工友或聲援市民都被酒樓其他員工及警方分隔在樓梯下。據工友阿東的回憶,當時林小薇在與幾位工友聊天,而記者在拍攝他們的談話,忽然一堆警察走來,男警粗暴推開林小薇和記者,記者大叫二人皆是女性叫男警不要觸碰她們,然後才來了個女警。推開工會幹事和記者後,警察開始罵阿東,阿東指自己一向有病須吃藥,而再被警察大聲呼喝,要求出示身份證。他慨嘆,聲援人士被捕「我真係好唔安樂」,且今次「終於親眼見到警察如何粗暴濫捕」,並對於警察幫助老闆來打壓工人十分憤慨。

(圖:現場人士提供,藍圈為被捕位置)

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及楊彧同在其臉書發聲明表示:「我們對富臨一方面收取政府抗疫防疫基金資助,一方面卻肆意剝削工人權益感到極度憤怒。而黑警濫權,打壓工會工業行動的權利,是赤裸裸地暴露了官商黑警勾結的現實。我們再次重申,嚴厲譴責黑警打壓工會及工人工業行動的權利。同時警告富臨不要以在黑警的保護下可以逃避法例,我一定不會就此罷休,一定會繼續追擊到底。最後我們呼籲全港有良知的市民,罷食富臨集團旗下所有食肆!」草根.行動.媒體亦已在網頁及臉書上發表聲明:「譴責警方一方面以限聚令打壓工業行動,另一方面又濫捕公民記者和工會幹事。本台並促請警方立即釋放本台特約公民記者及工會幹事。」

截止今日傍晚六時三十分,本媒體獲得最新消息,兩名被捕人士要到明天早上才會知道能否保釋。

(2040:最新消息: 截至八時許,被捕人士的友人送完飯後,警察又指會[好快出嚟],現時二人已全部保釋出來。)
跟進報導://…她指其實最擾亂秩序的就是警察,觀乎工會的街站,工友的工業行動,本來俱相安無事,只有當警察出現時,才會出事。…//

================================

註1:

假如僱員在任何連續4個星期內,不獲僱主分配工作並不獲支付工資的日數超過正常工作日數總和的一半;或在連續26 個星期內,不獲分配工作並不獲支付工資的日數超過正常工作日數總和的三分之一,即屬停工。上述正常工作日數,並不包括閉廠、休息日、年假及法定假日等日數在內。https://www.labour.gov.hk/tc/public/pdf/wcp/ConciseGuide/11.pdf
==============================

[草根.行動.媒體]

網頁:https://grassmediaction.wordpress.com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grassmediaction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actionofgrassmedia

女權機構「杭州蔚之鳴」被迫關閉

 

​按:本年3月, 五位中國女權活動人士因計劃倡導「防止公交性騷擾」被公安拘捕,經歷重重審問,終於獲釋。

然而事情並未完結。
五位均有參與的女權機構「杭州蔚之鳴」,自她們遭拘捕後一直無法正常運作,更於5月底被迫關閉。
以下是杭州蔚之鳴給社會各界的公開信……



今天是5月的最後一個工作日,女權機構「杭州蔚之鳴」在經歷了3月的「女權五姐妹」被抓風暴後,歇業兩個半月了,不得不被迫關閉。

杭州蔚之鳴機構自2014年8月成立以來,在推動婦女就業機會平等、防止性騷擾、反對對婦女的暴力倡導、媽媽社群面臨的社會家庭雙重壓力等問題上有過持續的推動工作,並協助了著名的浙江省性別歧視第一案黃蓉案勝訴。在2015年兩會之前,遊說多名兩會代表、政協委員提交關於反對公交性騷擾的提案。這是一家專業的倡導婦女權利平等的公益組織,以其紮實的社會工作基礎,為婦女地位的改善和發聲做力所能及的呼籲工作。她們以年輕、積極的角色參與到了廣闊的婦女議題中,不因公益組織的薪資低、工作繁重退縮過。

然而,2015年3月7日,蔚之鳴機構的兩名全職同事武嶸嶸、鄭楚然和三名合作夥伴李婷婷、王曼、韋婷婷,因計劃倡導“防止公交性騷擾”被抓後,蔚之鳴機構的其他同事和志願者多人被公安人員多次談話。盡管4月13日晚上,海澱檢察院不予逮捕後,武嶸嶸等5人被取保候審,但她們仍然是犯罪嫌疑人身份,她們被沒收的個人財物、手機、電腦等均沒有歸還。且海澱警察4月23、25日來杭州再次非法長時間傳喚武嶸嶸,並在傳喚問詢中以犯罪嫌疑人身份進行語言人格侮辱。

目前蔚之鳴機構的多名工作人員被迫停止工作在家,機構已有的項目工作處於暫停狀態,沒有辦法承擔更多的人員工資和房租等開支的情況下,蔚之鳴將停業關閉。一個新興的婦女公益機構,在經過一系列的暴風雪後,面臨多重壓力,不能繼續以“杭州蔚之鳴機構”的身份開展她們的使命工作,今天宣布停業關閉。

這並不意味著我們會停止為性別平等和婦女權利而奮鬥。即使我們不能全職做女權,我們每個人都會用自己的方式繼續關註婦女權利,並為之不斷努力。同時,我們也希望有更多關註婦女權利的人士,就會像這家機構的名字一樣,在廣闊的天野裏為性別平等和婦女權利吶喊。

杭州蔚之鳴
29 May 2015

 

相關資訊:

新婦女協進會就此事發出的訊息:http://goo.gl/0Cyiv5

[紐約時報中文網] 中國女權組織在政府壓力下關閉:http://goo.gl/yb97Gq

短片|反東北發展集會後續-警察製造白色恐怖

 

 

在2014年6月13日反東北發展的集會中,警方共抬走超過二百人,有二十二名示威者被警察拘捕,其中五名示威者在當晚被捕時,遭警察押上警車毆打。

一個月後,幾名示威者決定報案,控告警察在警車上襲擊他們。示威者親述事發經過及為什麼去警署報案,用行動證明「投訴警察查警察」的制度,是多麼無力。

政治檢控無日無之 泰歷被判刑半年

剛收到傳來的消息,參與國殤遊行的泰歷竟被重判半年!
判刑前不准保釋、不接納社會服務令報告,現時以一萬元補釋,等待上訴。
這是近年來對示威行動判刑最重的刑期!

就如FM101和佔領中環的聲明也提及,
「很多的示威場合裡面,警方都會加設不必要的阻礙、規限,導致示威者不得不作出反抗。最常見的例子就是拒絕開放示威路線的行車線,致使示威群眾必須衝擊警方防線,好使示威得以繼續進行。」

還要去年六四北角英皇道取消保釋行動被控告的示威者也將由此法官審理,
明顯是把刀擱在任何期望表達不滿的人頭上。

當示威者被警察大力拉扯頭髮,事件會不了了之,
相反,如果示威者因遊行被無理阻擋而與警察發生推鐵馬輕微的肢體碰撞,示威者卻很可能被告「襲警」,

我們更要認清,
當法律在在是為「國家權力」服務而多於為「無權勢者」服務時,
作為「無權勢者」要如何走在一起,互相支援?

-----
FM101成員泰歷於2011年10月1日國殤遊行中, 被控兩條襲警罪罪成。法官杜浩成今日宣判--

第一條控罪(推鐵馬):判刑五個月
第二條控罪(警車內突然站起):判刑一個月
兩項刑期分期執行。

是次案件的法官杜浩成, 在判泰歷罪成後, 不批准他保釋及不接納社會服務令報告,並要求控方律師呈交近年的襲警案報告,表示若案件數字有上升趨勢,不排除判以較重的刑期。

這位法官同時審理去年六四的非法集結案。

~~~~~~~~~~

重溫:
FM101、佔領中環聲援泰歷聲明
http://www.inmediahk.net/fm101%E3%80%81%E4%BD%94%E9%A0%98%E4%B8%AD%E7%92%B0%E8%81%B2%E6%8F%B4%E6%B3%B0%E6%AD%B7%E8%81%B2%E6%98%8E

轉FM101報導 – 天台和天台之外

轉自: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ovM94cd2ls

二零一一年九月三日,葵湧美適工業大廈舉行一場名為「天台band show」的天台演唱會,在演唱會期間,據稱警方收到來自華景山莊居民的噪音投訴,派員上去正在表演中的工廈調查。

美適工業大廈是一幢十五樓的工廈,換言之天台是十六樓,當日是星期六晚,工業區水靜鵝飛,最近的住宅是葵芳邨,遠望能看見位於半山區的華景山莊。

警察要求停止演出同時要求該演唱會負責人出示身份證而作記錄,有觀眾覺得演唱會發出的噪音是表演者和觀眾一起創造出來,因此提出所有參與者向警方提供資料,警方拒絕。其後

­­,部分便衣警察更帶備圓盾、警棍和警察封鎖膠帶,和觀眾談判。

二 零一二年四月十三日, 案中部份被告及朋友,以及佔領中環成員,於香港兆基創意書院舉辦了「道理唔通 講陰公 天台失守籌旗SHOW」,籌旗show所籌得的捐款,將用以支付周諾恆,Zams及Fox因審理案件所支付的律師費、堂費及罰款,部份付予參與籌旗 show的樂隊作交通費­­用。

天台show案件將於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六日及四月二十七日,於荃灣法院審理。

拍攝:葉文希
剪接:黃媛華

反資的媒體運動;媒體運動的反資!
FM101

近來政治檢控總結(請廣傳及聲援)

近日政治檢控事件不絕, 有朋友整理了在各次社會行動中, 被起訴的人士、罪名及刑罰。
希望各位可抽空多瞭解這眾多被政治檢控的示威市民行動的理念,
他們的理念,在網絡上,甚至在此「白色恐怖」網誌,也有不少資訊。

希望各位看過資訊後,如你認為這些政治檢控不合理,
請向身邊的人分享,
亦可加入相關聯署聲援被政治檢控人士。

——————————————–

【案件次序依照上庭時間排列,各位聲援者可作參考】

菜園村巡守,抵抗港鐵及政府逼遷

於去年三月至今年二月期間先後完案

  • 村民陳錦清  被控普通襲擊  庭外和解,自簽守行為12個月
  • 村民巫進嬌  被控普通襲及刑事毀壞  庭外和解,自簽守行為12個月
  • 村民陳凱珊  被控普通襲擊  庭外和解,自簽守行為12個月
  • 村民黃平智  被控兩項襲擊致他人身體受傷  宣判無罪
  • 巡守員陳寧  被控刑事毀壞  庭外和解,自簽守行為12個月
  • 巡守員林崑傑 被控刑事毀壞 庭外和解,自簽守行為12個月

三六堵路行動

完案

  • 葉寶琳 守行為十二個月 (罪名:協助組織及參與未經批準集會罪)
  • 葉浩意 守行為十二個月 (罪名:協助組織及參與未經批準集會罪)
  • 陶君行 判罰款二千元 (罪名:協助組織及參與未經批準集會罪)
  • 黃浩銘 判罰款一千元 (罪名:協助組織及參與未經批準集會罪)

科學館衝擊替補機制諮詢會

等候上訴

  • 梁國雄 判囚兩個月 (罪名:公眾地方擾亂秩序及刑事損壞)
  • 黃洋達 判囚三星期 (罪名:公眾地方聚集中作出擾亂秩序行為、作出喧譁)
  • 鄧建華 判囚三星期 (罪名:公眾地方擾亂秩序)
  • 容偉棠 判囚三星期 (罪名:公眾地方擾亂秩序)
  • 陳倩瑩 判囚三星期 (罪名:公眾地方擾亂秩序)

港鐵搶咪案

等候上訴

  • 周諾恆 判囚兩星期 (罪名:在公眾地方擾亂秩序)
  • 黃軒瑋 判囚兩星期 (罪名:在公眾地方擾亂秩序)

十一中聯辦遊行

3月28日9:30過堂 地點:東區法院

  • 泰曆 被控兩條襲警罪

‎7‧1修頓球場集結

4月20日再審

  • 莫偉傑 被控非法集結
  • 周峻翹 被控非法集結
  • 陳志全 被控非法集結
  • 林雨陽 被控非法集結
  • 黃毓民 被控非法集結
  • 陳偉業 被控非法集結
  • 麥業成 被控非法集結
  • 甄燊港 被控非法集結
  • 李偉儀 被控非法集結
  • 任亮憲 被控非法集結

天台band show

4月26日及27日審理

  • 周諾恆 被起訴意圖犯罪而襲擊或襲警 (開審前每晚12時至早上6時需要宵禁)
  • 王元龍 被票控製造噪音
  • 庾崇賢 被票控製造噪音
  • 劉俊恩 被票控製造噪音

821反排外行動

5月23日進行預審

  • 劉俊恩 被起訴在香港集結並作出擾亂秩序
  • 胡永勤 被起訴在香港集結並作出擾亂秩序
  • 邱嘉俞 被起訴在香港集結並作出擾亂秩序
  • 蘇德成 被起訴在香港集結並作出擾亂秩序
  • 馬雲祺 被起訴在香港集結並作出擾亂秩序

7‧1堵塞干諾道中

5月28日﹣6月1日審理 地點:東區法院

  • 張錦雄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周諾恆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梁穎禮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梁國雄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洪曉嫻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岑子傑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陳倩玉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64晚會後遊行

6月18日開審,至7月8日 地點:東區法院

  • 葉寶琳 參與非法集結、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洪曉嫻 參與非法集結、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朱凱廸 參與非法集結、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朱江瑋 參與非法集結、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王浩賢 參與非法集結、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李世鴻 參與非法集結、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明偉添 參與非法集結
  • 陳秉鳳 參與非法集結

民間電台案

12月3日再訊

  • 曾健成 被控非法廣播
  • 梁穎禮 被控非法廣播
  • 岑子傑 被控非法廣播
  • 張錦雄 被控非法廣播

歡迎提供資料更正

————————————————–

相關文章參考及重溫:

《聯署聲明:學界聲援衝擊遞補機制論壇罪成被判囚的學聯成員等五名人士》
http://www.inmediahk.net/%E8%81%AF%E7%BD%B2%E8%81%B2%E6%98%8E%EF%BC%9A%E5%AD%B8%E7%95%8C%E8%81%B2%E6%8F%B4%E8%A1%9D%E6%93%8A%E9%81%9E%E8%A3%9C%E6%A9%9F%E5%88%B6%E8%AB%96%E5%A3%87%E7%BD%AA%E6%88%90%E8%A2%AB%E5%88%A4%E5%9B%9A%E7%9A%84%E5%AD%B8%E8%81%AF%E6%88%90%E5%93%A1%E7%AD%89%E4%BA%94%E5%90%8D%E4%BA%BA%E5%A3%AB

《政治檢控的一天》   文:黃俊邦
http://www.inmediahk.net/%E6%94%BF%E6%B2%BB%E6%AA%A2%E6%8E%A7%E7%9A%84%E4%B8%80%E5%A4%A9

《 FM101團結聲明:全力聲援反遞補5人;立即撤銷所有抗爭者的控罪!》
https://actingcivil.wordpress.com/2012/03/22/fm101statement/

《認清階級敵人–FM101對8.21反排外行動之聲明》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7305

《把法治拉下神壇! 反抗不公義無罪!–FM101對周黃二人被判刑的聲明》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7330

轉貼: FM101團結聲明:全力聲援反遞補5人;立即撤銷所有抗爭者的控罪!

當納粹追殺共產主義者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共產主義者

當他們追殺社會民主主義者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社會民主主義者

當他們追殺工會成員

我沒站出來說話

——我不是工會成員

當他們追殺猶太人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猶太人

當他們要追殺我再也沒有人為我說話了

-馬丁·尼莫拉

2012年3月19日,5名抗爭者,包括2名學生(陳倩瑩、鄧建華),公眾地方內擾亂秩序行為罪成,分別判監三個月及兩星期。他們被指在去年9月於科學館衝擊遞補機制公眾諮詢講壇。FM101全體對此十分憤慨,並有感政府近年對示威活動的打壓變本加厲。故此我們定必全力聲援5位,並要求立即撤銷現時所有被檢控或被定罪的抗爭者的控罪(見下表)。

政府的司法鎮壓機關向學生伸出了魔爪。學校作為壟斷知識資源的機構,在歷史上往往醞釀反對當權者的基進運動,由60-70年代歐、美、日本的左翼學生運動,到89年的的天安門運動。這些學生運動往往催生更廣泛、足以動搖體制的工人、市民運動,因此也往往招致統治者的殘酷鎮壓。回到香港,由去年的港大核心保安區事件,到今天有2名學生被判監,說明了香港的統治階層已意識到校園作為基進思潮的溫床的(對他們統治地位的)危險性。

5名抗爭者雖然並非追求驚天動地的變革,但他們在一片歌舞昇平之中發出了異議,已足以引起統治者的注意。他們反對的是視市民為白痴的遞補機制:政府居然提出,要讓最大餘額得票的候選人補上出缺的議員,而不讓市民重新補選,以防出現「變相公投」。這無疑是在普羅人民參與度本來已極低的資產階級(半)民主制之上,再築一道鐵門。FM101作為政府權力以及資本專政的堅決批判者及反對者,固然支持一切增加勞動人民政治權力、改善勞動人民生活的改革,但我們同時必須指出,「遞補機制」之類的笑話,在資產階級民主制的缺憾中,只是冰山一角:即使在全面普選的代議政制,大財團及中共官僚依然可以利用其強大財力及組織能力,將他們的傀儡推上議員、特首寶座,正如他們在去年區議會選舉所做的;普羅市民即使在全面普選下,要干涉政治亦是難於登天,他們所受的經濟剝削更是難以動搖。更民主的政制可擴闊基進工人運動的發展空間、增進工人階級的短暫福利,可是長遠來說,資本主義不推翻、剝削性的經濟關係不被打碎,這些民主權利及福利都是十分脆弱、可以被統治階級取消的。

FM101跟目前被定罪、被檢控的抗爭者,對於社會變革的長遠想像未必相同,但這絕對不代表我們不會全力聲援他們,更絕對不代表我們會容忍政府繼續打壓這些意見跟我們不盡相同的抗爭者、安坐家中靜候革命來臨。絕不是這樣的。我們一直實踐直接行動,因此我們被鎮壓機關瘋狂打壓的處境,跟其餘為公義發聲的抗爭者的處境是一致的。他們本著良心,本著對不平等、不公義的憎惡,以血肉之驅實踐理念,這些出發點都跟我們的完全一致。抗爭者的行動,將促使市民對制度的反思,擴闊大眾對基進變革的想像。故此,我們將會對目前所有被打壓的抗爭者,作口頭上、書面上、行動上的聲援。縱使我們的聲音微弱,但當務之急,是被打壓者能得到各種心靈上以至物質上的支持。

是時候打破對法治的幻想。從來沒有、以後也不會有不傾斜的法治,法治本身就是階級性、壓迫性的,回歸前是這樣,回歸後也會是這樣。港英時代,政權為了捍?殖民者、有產者的利益,被監禁、迫害的反殖人士、社運人士、左派人士多不勝數。港英的確給香港留下了法治的傳統,而回歸後的香港也不過是繼承了這種虛偽的鎮壓工具。也沒有檢控不是政治性的。在階級社會中,被迫鋌而走險犯下盜竊等罪行的,往往是最受壓迫、走投無路的窮人;普通網民將電影、音樂免費分享至網絡,會因「侵犯版權」而被重判;所謂的「專業人士」、「知識份子」犯下了非禮、性騷擾等罪,則會因其「虔誠的基督徒」、「品學兼優」等身份,以及來自名校、政黨等龐大人際網絡的求情者,而獲法官「同情」而輕判。多麼有人情味的法治制度啊!法治在英國將參與暴動的青年判以重刑;法治在美國將佔領運動連根拔起-最近美國國會就通過了限制示威活動的新法案(H.R. 347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在經濟極端不平等的階級社會中,只是空話。當社會矛盾逐漸爆發,法治的鎮壓本質就會越來越明顯地展露出來!別再相信道貌岸然的「法治公民社會」辯護士的謊言了!

勞苦大眾的權利,並非由法律賦予,並非由統治階級賜與,而是源自團結一致,以及艱苦的鬥爭的。各位被打壓、被檢控、被定罪的行動者,各位愛護自由、平等、正義的青年,各位願意為勞苦大眾解放而努力的人們,讓我們在愈見猖狂的鎮壓面前,互相支援、站穩陣腳!反抗不公義無罪!

附表(由FM101成員Hea Yip製作):目前被定罪或檢控的人士:

三六堵路行動 完案

  • 葉寶琳 守行為十二個月 (罪名:協助組織及參與非法集會罪)
  • 葉浩意 守行為十二個月 (罪名:協助組織及參與非法集會罪)
  • 陶君行 判罰款二千元 (罪名:協助組織及參與非法集會罪)
  • 黃浩銘 判罰款一千元 (罪名:協助組織及參與非法集會罪)

科學館衝擊替補機制諮詢會 等候上訴

  • 梁國雄 判囚兩個月 (罪名:公眾地方擾亂秩序及刑事損壞)
  • 黃洋達 判囚三星期 (罪名:公眾地方聚集中作出擾亂秩序行為、作出喧譁)
  • 鄧建華 判囚三星期 (罪名:公眾地方擾亂秩序)
  • 容偉棠 判囚三星期 (罪名:公眾地方擾亂秩序)
  • 陳倩瑩 判囚三星期 (罪名:公眾地方擾亂秩序)

港鐵搶咪案 等候上訴

  • 周諾恆* 判囚兩星期 (罪名:在公眾地方擾亂秩序)
  • 黃軒瑋 判囚兩星期 (罪名:在公眾地方擾亂秩序)

64晚會後遊行 三月中再審

  • 葉寶琳 參與非法集結、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洪曉嫻 參與非法集結、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朱凱? 協助及明知非法仍參與集會
  • 朱江瑋 協助及明知非法仍參與集會
  • 王浩賢 協助及明知非法仍參與集會
  • 李世鴻 協助及明知非法仍參與集會
  • 明偉添 參與非法集結
  • 陳秉鳳 參與非法集結

十一中聯辦遊行 3月28日9:30過堂 地點:東區法院

  • 泰曆* 被控兩條襲警罪

?7‧1修頓球場集結 四月二十日再審

  • 莫偉傑 被控非法集結
  • 周峻翹 被控非法集結
  • 陳志全 被控非法集結
  • 林雨陽 被控非法集結
  • 黃毓民 被控非法集結
  • 陳偉業 被控非法集結
  • 麥業成 被控非法集結
  • 甄燊港 被控非法集結
  • 李偉儀 被控非法集結
  • 任亮憲 被控非法集結

天台band show 4月26日及27日審理

  • 周諾恆* 被起訴意圖犯罪而襲擊或襲警
  • 王元龍 被票控製造噪音
  • 庾崇賢 被票控製造噪音
  • 劉俊恩* 被票控製造噪音

821反排外行動 5月23日進行預審

  • 劉俊恩* 被起訴在香港集結並作出擾亂秩序
  • 胡永勤* 被起訴在香港集結並作出擾亂秩序
  • 邱嘉俞* 被起訴在香港集結並作出擾亂秩序
  • 蘇德成 被起訴在香港集結並作出擾亂秩序
  • 馬雲祺* 被起訴在香港集結並作出擾亂秩序

7‧1堵塞干諾道中 5月28日﹣6月1日審理

  • 張錦雄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周諾恆*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梁穎禮*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梁國雄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洪曉嫻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岑子傑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 陳倩玉 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和協助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

民間電台案 12月3日再訊

  • 曾健成 被控非法廣播
  • 梁穎禮* 被控非法廣播
  • 岑子傑 被控非法廣播
  • 張錦雄 被控非法廣播

*周諾恆、梁穎禮、邱嘉俞、馬雲祺、胡永勤、泰曆、劉俊恩為FM101成員。

請參考:

6.4北角警署遊行被捕事件: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7369

港鐵搶咪案: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7330

8.21反排外案: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7305

轉傳: 驅走極權黑影 還我港人自由 9.3踢走暴警大遊行

驅走極權黑影 還我港人自由
9.3踢走暴警大遊行

日期:2011/9/3(星期六)
時間:下午四點正
路線:銅鑼灣東角道遊行至警察總部
遊行後會有集會繼續

自新警務處處長曾偉雄上台後,警方大幅收窄本港的示威自由,早已使香港人固有的公民權利飽受威脅。而李克強訪港一役,警方多番侵害港人自由和權利,更早已遠超香港巿民及社會安寧所需,而僅僅是為當權者而服務。

警察在麗港城抬走身穿平反六四T恤的居民、襲擊及禁錮在港大示威的手無寸鐵的大學生、多番阻撓新聞工作者進行採訪,此等行為已然明目張膽地侵犯香港人珍視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集會自由及免於恐懼的自由。而任由身份不明的人士以暴力執法,不但使香港警察名譽掃地,更使一國兩制明存實亡。

更甚的,是曾偉雄在立法會上多番砌辭,荒謬絕倫的說法顯出他才是真正的「黑影」--他的這團巨大極權黑影,正籠罩著香港的上空,蔓延到香港的每一個角落,在這個時候,我們決定號召所有珍視自由的同行者,在今星期六走出來。黑影縱使在天空盤旋,牢牢的盯著我們的日常行為,意圖打壓異己。但我們必然反抗,反對這種不公義的暴力,重奪自由!

我們要求:
1. 政府馬上就阻礙表達自由的行為及言論道歉;
2. 警務處處長曾偉雄馬上引咎下台;
3. 捍衛一國兩制、維護港人自由,警察馬上停止濫權!

溫馨提示:
1. 歡迎各位以衣著或任何方法表達對平等自由的堅持。
2. 周六可能多雲有雨,請各位一同撐黑傘出席。

反鷹抗暴行動組

聯絡:洪小姐(62877951)、黃先生(93131940)

詳見: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php?eid=143928749032554

2011.7.1影行者綜合報導

04:30影行者綜合報導
中銀大廈示威者已全部清走, 據稱被送到灣仔警署.
干諾道中被捕人士全送至香港仔警署.

03:19影行者綜合報導

金鐘道上的示威者已被送往灣仔警署。但天橋等其他地方觀望的朋友被警察圍住。

02:15影行者綜合報導

干諾道中所有示威者上車被警方帶離,正式開始通車。

02:06影行者綜合報導

金鐘道示威者開始清場。

02:04影行者綜合報導

「人權監察」監察員羅沃啟被警方帶離。即干諾道最後一名示威者已被清走。

01:49影行者綜合報導

花園道正在散去的約200示威者被勸離開後,本正向原路離開,但步行至約法院道位置左右又被警察攔截不準離開。

01:39影行者綜合報導

花園道示威者報導,十分鐘前警方開始叫人走,現時已餘約一百人。
而警方開始換上防暴頭盔及防暴盾。

01:32影行者綜合報導

中銀位置報導,花園道上示威者仍餘三份一人,而警察三排防暴盾人鏈減至一排。另開始不準現場示威者離開。

00:47影行者綜合報導

有示威者聽到警察的講法, 是以公共妨礙罪拘捕, 現正往香港仔警署。

00:30感想

今晚成晚係到聽now直播, 現場和錄影室的記者, 每逢示威者的話, 就用「聲稱」, 警方的話就直接報, 咁算係咩報導?

00:09訊

警方今次很聰明地在清場前, 在防線和示威者之間留個位給主流傳媒, 據now的現場報導, 是因為警方遭批評不透明,所以今次咁做。即是說警方已比以往更好地準備了傳媒攻勢。

00:08訊

干諾道中第一個示威者被清場。警察兵分兩路, 干諾道中開始清場。花園道中銀大廈外, 仍只是包圍, 未清場。

00:07訊

1) 干諾道中示威者見到警察開來兩大巴士,準備拉人, 警方剛召開記者會指示威者佔路破壞法紀, 會馬上執法。

2) 中銀大廈外已開始被清場, 警察很誇張地用拿出許多盾牌, 又用防暴帽。

23:34訊

1) 警察突向金鐘道的遊行隊伍噴胡椒噴霧.
2) 大量警察正向干諾道中增援.
3) 原本在昃臣道干諾道中的示威者, 本來堵塞西行線, 現已全部轉去堵塞東行線。

22:57影行者報導更正:
剛才電話在混亂中聽不清楚, 人民力量隊是在法院道被截, 而美孚街坊是在法院道被宣稱非法集會, 但現時兩班人已集合在一起, 向著中環進發。

22:40訊

長江中心外仍有少量示威者, 警方佈重兵, 包圍他們。

22:36訊
1) 人民力量隊伍已到高院外, 警方佈重防,人群無法向上走, 暫時共識坐十分鐘, 但原來已有一班美孚街坊在高院外等他們, 但被警察隔開, 並宣佈美孚街坊非法集會。
2) 長江中心外的示威者經商討後, 警戒線內外的示威者都在10:30pm突然一起跑向立法會大樓外昃臣道, 已成功堵路。有未經證實消息話警察已噴胡椒噴霧。

22:10抗爭繼續, 主要有2個陣線
1) 3百人聚在長江中心外,過百警已封鎖現場。附近天橋已不能上。由於警察將人群隔開, 故現時被警察圍在長江中心外的約一百多人, 其他人在警戒線以外。
2)受人民力量號召的數百群眾現沿軒尼詩道往禮賓府, 但警察已在中環上山處佈重兵,已封閉再上政總和禮賓府的路。

請注意: 政府總部所有人都已撤離至長江中心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