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議聲音 (天安門迴響)

異議聲音 (天安門迴響)

 

 

 

沒有主辦單位

沒有器材提供

期待互相支援

發放大小聲音

六月三日晚上八時九分

 尖沙嘴文化中心外

自由戰士

以下是2010的文字宣傳:

一九八九六四
想的不只愛國
要的不只民主
做的不只運動
愛恨哀怨迴響不絕

二零一零六四
要再上路
愛人同志
到廣場去
死生相隨

異議聲音為一個由九七回歸開始︐迴響八九六四人民自主提出異議的年度民化藝術聚匯。我們心信人民自主的異議聲音必須被確認及鼓動,所以自零四年度的異議聲音開始,我們放棄再以主辨者的身份籌備及安排演出,只就此發出一個公開呼籲,希望接收到以上訊息的朋友,帶同自己的發聲、演展、播放器具,於六月三日晚上八時九分匯聚尖沙咀文化中心外「自由戰士」雕塑(亦被罔名翱翔的法國人) 前的空地,共構一個自主發聲、自由起動的民化藝術廣場。

回想二十一年前︐廣場上︐反官倒、要民主︐的呼聲至今依然未得到應有的回應。而當年眾志支援的我城亦已日漸反被支配。官商勾結的態勢愈演愈烈,偽民主的籠罩亦巨細無遺。這些年的爭取運動似已走進谷底,進無路、退無途。然而︐源本自民間的民主呼聲,以至發自民間的支援及實踐,本就扎根於底層草根,並以交織的血汗淚水,孕育了根脈交纏的遍地野草,抵抗了鋼鐵長城的圍困,挑戰了固若金湯的高層建築。就讓我們回到民間,扎根於底層草根,再一次協作打造,即使折翼卻依然堅持聳立的自由戰士,並肩上路。故此,我在此呼籲各位,以扎根民間、亦回饋民間的民主運動想像為題,創作展演及觀摩交流。亦寄望各位可在六三之後、六四開始,帶著匯聚交流的經驗回到我們各自的崗位播種深耕。

誠然︐在一個開放的廣場上︐任何一個聲音都應被尊重︐當中如出現任何不協調之情況,亦只可期望各參與的朋友本著互相關顧的原則作出協調及安排。

另外︐我們認為人民的廣場本就屬於人民︐任何規管者於未被要求的情況下之干預,實為不必要及壓縮人民自主表達的空間的行為。故此,此次的民化藝術廣場匯聚,將不會向任何規管機構發出申請或知會。所以,期間各參與朋友將可能需要面對規管者的干預及作出回應。當然,既稱人民匯聚廣場,人民之間的互相關顧、支援,以至共同面對及化解任何眼前的困難,將會是至為重要。

如有任何疑問,請電郵至 dizzidenza@mail.com
或瀏覽 www.dizzidenza.blogspot.com

異議丹剎啟
中國大陸東南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九日

異議聲音2010

異議聲音2010

dizzidenza 2010


異議聲音2010
(
天安門迴響)

一九八九六四
想的不只愛國
要的不只民主
做的不只運動
愛恨哀怨 迴響不絕

二零一零六四
要再上路
愛人同志
到廣場去
死生相隨

異議聲音為一個由九七回歸開始迴響八九六四人民自主提出異議的年度民化藝術聚匯。我們心信人民自主的異議聲音必須被確認及鼓動所以自零四年度的異議聲音開始我們放棄再以主辨者的身份籌備及安排演出只就此發出一個公開呼籲希望接收到以上訊息的朋友帶同自己的發聲、演展、播放器具於六月三日晚上八時九分匯聚尖沙咀文化中心外「自由戰士」雕塑(亦被罔名翱翔的法國人) 前的空地,共構一個自主發聲、自由起動的民化藝術廣場。


回想二十一年前︐廣場上︐反官倒、要民主︐的呼聲至今依然未得到應有的回應。而當年眾志支援的我城亦已日漸反被支配。官商勾結的態勢愈演愈烈︐偽民主的籠罩亦巨細無遺。這些年的爭取運動似已走進谷底︐進無路、退無途。然而源本自民間的民主呼聲︐以至發自民間的支援及實踐︐本就扎根於底層草根︐並以交織的血汗淚水︐孕育了根脈交纏的遍地野草︐抵抗了鋼鐵長城的圍困︐挑戰了固若金湯的高層建築。就讓我們回到民間︐扎根於底層草根︐再一次協作打造︐即使折翼卻依然堅持聳立的自由戰士︐並肩上路。故此︐我在此呼籲各位︐以扎根民間、亦回饋民間的民主運動想像為題︐創作展演及觀摩交流。亦寄望各位可在六三之後、六四開始︐帶著匯聚交流的經驗回到我們各自的崗位播種深耕

誠然在一個開放的廣場上任何一個聲音都應被尊重當中如出現任何不協調之情況亦只可期望各參與的朋友本著互相關顧的原則作出協調及安排。

另外我們認為人民的廣場本就屬於人民任何規管者於未被要求的情況下之干預實為不必要及壓縮人民自主表達的空間的行為。故此,此次的民化藝術廣場匯聚將不會向任何規管機構發出申請或知會。所以期間各參與朋友將可能需要面對規管者的干預及作出回應。當然,既稱人民匯聚廣場人民之間的互相關顧、支援以至共同面對及化解任何眼前的困難將會是至為重要。

如有任何疑問,請電郵至 dizzidenza@mail.com


異議丹剎啟
中國大陸東南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九日